“卧槽,你这乱入了什么东西啊!?”方自强哭笑不得,“我选修的是荒野生存和单人捕猎好不好。。”

  “不管怎么说,本宫很满意。”秦瑶嘻嘻一笑,“来亲亲。”丝毫看不出刚才的劳累和疲惫。方自强听她说话,心里真是大喊卧槽,寻思这几天秦瑶是不是思春了,怎么有点死皮赖脸呢!?且看咱家正面硬刚一波。他这么想着,便也顺势抱住了她,笑道:“来,么么!”

  “哎呀,滚粗。。”由于往常他都畏畏缩缩,这次秦瑶真没想到他竟然蹬鼻子上脸,还真的要。。于是果断有些慌张,忙推开了他笑意吟吟的脸:“小强子,你胆儿肥了啊?”

  “呵呵哒,我还治不了你。。?”方自强心中窃笑,道:“娘娘,天色晚了,咱家服侍您更衣就寝吧。”“哎呀别搂着我,你身子太冷。”秦瑶脸色有些不对了,忙把他搂在自己身上的胳膊拿开:“睡吧睡吧。”

  “娘娘洪福齐天,晚安晚安~”方自强吐了吐舌头,自顾自的跑到了墙角:“有什么事就叫我。”说完便闭上了眼睛。

  他眯了一会儿,差点儿就要睡着,却被不明原因惊醒。在他睁开眼的时候,竟然看到秦瑶正在盯着他,一动不动。脸上也没啥表情,就像一个木头人。

  他有些疑惑,看了看依然缩在墙角的秦瑶,问道:“呃,怎么了?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意欲何为啊?”

  秦瑶沉默半晌,一双美目依然盯着他。就在他有点发毛的时候,秦瑶才扁了扁嘴,道:“小强子,我冷。”

  “啊?”睡得迷迷糊糊不知东南西北的方自强听到秦瑶这么一句话,脑子不禁当机了一下。明明已经裹得这么严实了啊,怎么会冷呢?这不科学啊。难道是病了?卧槽,听她说她这么些天一直在赶路,没怎么休息,别是累出病来了。

  他急忙跑过去,伸手摸了摸秦瑶额头,却发现是和往常一样的温度。这不禁让他摸不着头脑了。“怎么回事?温度正常啊?”他又想。

  “哦草,也对,得病不一定是发烧对吧。。”方自强心里慢慢念叨,恍然大悟似的拍拍脑门,开始在秦瑶疑惑又带点羞涩的目光下检查她的身子。

  方自强在睡觉的时候思维有缺陷,这跟他得的失魂症有关。此时的他,如果非得找个比喻,那就是:一个正在梦游的傻逼。

  他温柔的帮秦瑶把衣服扣子系好,又掀开被子,把自己背包里的衣服给她穿上了几件。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唔。。这下应该不会冷了吧?”方自强帮她盖好被子,坐在她旁边,笑道:“娘娘,你衣服扣子没系好,不冷才怪。”

  “。。。。”秦瑶无语,又盯了他良久,才撇过头轻哼道:“注定孤独一生。”

  “。。。你在说什么?”方自强耳朵不太好使,听她嘟囔,却不知说的什么。这让他更加摸不着头脑了,不禁问道。

  “你听不懂吗?我是想。。让你帮我。。”秦瑶说到这儿,脸上不禁发烫,这实话,果然还是说不出口啊,太羞人了。于是,她有些赌气的打住:“算了,没说什么。”

  1看正Q版f章J节上)酷匠网

  “哎呀,我都懂。”方自强失魂症一犯,就真的不知道脑子构造了,居然把她被子再次掀起,自己钻了进来,在秦瑶身上蹭了蹭:“娘娘是不是想我啦?那我就陪你一起睡吧。”

  “。。。。。给你两秒钟,圆润的离开。”秦瑶脸一红,轻拍了几下他的脑袋,一指另一边墙角,冷哼道:“本宫早给你机会你不要,现在颠儿颠儿贴过来了?告诉你,晚了。”

  “。。。。”方自强被她拍了这么几下,果断清醒了许多,一看自己竟然和秦瑶挤在一起,果断楞了,急忙躲开:“咳咳,娘娘,我有失魂症,如果刚才做了什么。。。呃,我会负责。。。”

  “负你个大头鬼。。。”秦瑶一记枕头扔了过来,直接贴在了方自强那张怎么看怎么欠揍的脸上,“快给本宫睡觉。”

  “。。。”方自强蒙逼了,这特么算哪门子事啊!?

  第二天。

  “吗蛋。”方自强骂骂咧咧的从破房外边走了回来。这短短两分钟,他的身上已经是雪白一片。可见雪下的是有多猖狂:“还是太大,估计一时半会儿没法走。”

  秦瑶慵懒的躺在被窝里,两条纤纤玉腿暴露在外交叠在一起,如果她的耳朵没这么尖没这么长,还颇有点苏妲己的既视感。。

  “料想那些赤炎族也上不来,就再歇歇吧。”

  方自强苦笑摇了摇头,嘲讽道:“身子刚有好转就这么作,真有意思。。”他走过来摸了摸她的大腿,笑道:“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看我。。噗。。。”

  他的肚子被踹了一脚。

  “你可是说过,小心被和谐。”秦瑶白了他一眼,踏上小靴子缓缓站起身来,穿上了衣服:“对了,你还剩多少金?”

  方自强揉了揉肚子,嘿嘿笑道:“八百左右吧,上一个任务奖励了二百。”“果然如此。。”秦瑶暗地攥了攥拳头,咬牙切齿:“昭爷,你还不如一个女的给的多呢,丢不丢人?”不过她没说出口,只是面色生硬的笑了笑:“呵。呵呵呵。此番回到过去,不知道要呆多少天才能在神网的重重阻挠下完成任务回来。。所以。。所以。。那个。。如果。。如果可以的话,请在资金方面多多关照。。。”

  上次问你你还说你有的是钱,现在露馅了吧。要不是咱家跟你顺路,要不不得饿死你!?方自强一阵无语。

  “这自然是没问题。”方自强耸了耸肩,“对我来说金币乃身外之物,你只须给我留着买竹花酒的金币即可,其他的你用。”

  “别。”秦瑶当机立断的拒绝,道:“还是你拿着,我用时自会向你借。我花钱也没个分寸,给了我的话估计就全造出去了。”“不该买的别买。”方自强道,“我早就提醒过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