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 恐怖的西陵山

  方自强再次“花容失色”,急忙把头歪向一边:“娘娘别这样。。我。。”“我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秦瑶看他窘态毕露,笑容里带了一种暧昧:“小弟弟,你该不会是。。。”“话不能乱说!”方自强吓得急忙推开她,心虚的岔开话题道:“快些赶路吧,一会儿神网的人追上来了。”“切,早货。”秦瑶白了他一眼,道:“走起,我早就不想步行了,累死个人。”

  “那正好!”方自强化作冰魔,让秦瑶坐在自己肩膀上,然后张开冰翼一跃而起。他飞行速度很快,不出意外的话,后边的追兵是不可能追上秦瑶了。

  秦瑶好不容易能歇一会儿,也就没有像原先一样蹲在他肩膀上,而是稳稳的坐下,亲昵的搂着他的脖子。“小强子,你现在多高了?我看你好像比原先高了些呢。”“大概一米七五了吧。。也没量过。”方自强想了想道,“估计。。也许。。大概是长了两厘米。”

  “哦!?”秦瑶笑的有些猥琐,颇有方自强之风:“长了两厘米?是吗?姐姐给你量量。”“。。。。别搞这种文字笑话。”如果方自强是在人形,肯定是满头黑线,“再这么搞,小心咱们被和谐。。。”“对了,零度海峡你能飞过去吗?”秦瑶问道。

  听到她这句话,方自强颇有些无奈的答道:“并不能,雾太大,百分之九十会迷路。我可不是鸽子,不能依赖磁场辨别方向。”秦瑶也懵了:“啊哈?那坐劈水舰不会迷路吗?”“不会,只要熟悉零度海峡的洋流方向就可以。”方自强有些纳闷为何青炎族首都风隐阁所在的永春森林地处海边,秦瑶却不知道这些,后来想想也就释然了,她很小就离开了风隐阁在圣灵城生活,不了解好像也挺正常。

  “好吧。”秦瑶拍了拍脑门,“好像听说过这么个知识点,但是一时没想起来。。唔,那就在鬼渡口坐劈水舰吧。你会开吗?”“略懂略懂。”方自强回忆了以前选修的科目,似乎没有学船只驾驶,不过由于好友方雪儿学的船只驾驶,自己也就相应的粗通一些基本入门知识,“不过不敢说精通。”秦瑶拍拍他的脑袋道:“总比我强,我上学时选修的制式射击和铸造锻造,这方面是一窍不通。”

  “那我就试试吧。不过总觉得忐忑。”方自强深吸一大口气,又缓缓呼出:“这种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事情真是让人蛋疼。。。不过话说回来,假如我冻结水面的话好像也是不行的。。那海峡水流太急,如果妄图冻结阻断水流,恐怕会死的很惨。。我又不会游泳。。娘娘你会吗?”

  秦瑶摇了摇头:“本宫旱鸭子一只。如果落水的话只有死路一条。”“我擦。”方自强差点哭出来,“这还真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一点后路都不给啊?”

  秦瑶耸了耸肩道:“也许你的业务很熟练呢,别太沮丧。大不了就死了呗。”“。。。你真会安慰人,真的。”方自强颇有点哭笑不得,很是“诚实”的说道。

  短短半天时间,二人就穿过了莺舞草原,开始向着西陵山的黑森林进发。这里的地势很是奇怪壮观,让人不得不感叹天道的牛逼:草原和高原的连接处不是平常的山脉或是悬崖,而是倾斜度越来越大的草坡。这种草坡,如果说它像一种东西的话,就是面对海啸时看到的那种诡异弧度的水面。而随着海拔升高,温度也越来越低,在到达西陵山东麓的小高原上后基本四周就都是茫茫雪地了,当然还有那猛兽横行的黑森林。

  方自强的速度可不是那些徒步的赤炎族能比的,光说这长长一大截海啸草坡就够他们喝上好几壶了,更别提这环境严苛的黑森林。

  史书记载,在万年之前,这里还是平坦的,气候也不复杂,也有人居住。然而由于一场不知原因的地质运动,这里环境发生了突变,原本的平原上,猛然多出来了个西陵山。原本的莺舞草原和海滩红树林相接,但突然在西边界拔地而起,成了现在的海啸奇观。甚至,如果你不够小心,那么,不管你乐意不乐意,也不管你胆子大不大,你都可以来一场不想滑也得滑的草。

  由这些条件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赤炎族人们在一天之内绝壁不会追上来了,这就意味着,在这个即将到来的夜晚,二人可以安营扎寨,休息一下。方自强不累,秦瑶可受不了了,连续这么多天劳累,如果不是方自强来,她基本上就废了。

  但是天不遂人愿,方自强飞到黑森林之时已经是夜里,并且还下着大雪,能见度简直突破下限。即便是视力如方自强者,仍然是两眼摸黑,不辨方向。没办法,他只能落地,和秦瑶开始了步行。这么大的逆风,他飞起来非常的费力,其实还不如走着。

  果然不愧是刚入冬的号称小北土的西陵山区,雪的厚度有近一米,当真是举步维艰。由于长途跋涉,羸弱的秦瑶早已气力不支,方自强只能背着她前进,速度更加的缓慢了。

  “呵,天要绝我等前路。”一个多时辰过去,大雪却仍然没有半点要停止的意思。方自强有些绝望的心道,“难道我子穆竟要。。让娘娘你葬身于此?”(注:子穆,方自强的字。)

  在这种恐怖的风雪中,哪怕是站着都是几乎不能,更别提逆着风前进了。他身为冰族,体质超乎想象,可以在这风中坚持下来,但是秦瑶却不能。青炎族不同于赤炎族,青炎族有严寒抗性不假,但是却没有冰族和赤炎族那么强。更何况她本身就虚弱的很,在这种温度下,恐怕无法坚持一晚就会死掉。如果找不到避风的地方,本来温热滚烫的娇躯,明天可能就,不,明天肯定就和这儿的空气一样凉了。

  秦瑶没有说话。

  “喂,娘娘。。你别吓我啊!?”方自强见她没有回答,也是大惊失色,真的担心她就这么去了:“快回答我啊?还活着吗!?”“你吊丧呢!?哭什么哭,本宫还没死呢。”秦瑶怒道,“我得省着点力气,别跟我说话了。”

  听到秦瑶回话,他心里的石头落下不少。但是,她的声音明显中气不足,应该是已经虚弱的狠了。

  .l最》\新章L节上M{酷d匠网E7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