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感觉有人在偷窥。。。”秦瑶有些不解的泡着澡,“是错觉吗?”她轻轻抚摸着大腿根儿,做出了一个妖娆的诱惑动作和妩媚至极的表情。身子微微扭动,心中却嘿嘿一笑:“吃小娘魅惑!”

  她没想到的是,这方法还真的管用,魅惑了一记,那种有人偷窥的感觉居然立马就消失了。她鄙视的哼了一声,自语道:“还真有人啊,这就不行了?弱比,还敢偷窥小娘。。。卧槽等会儿。。我怎么也心神不稳了,冷静,冷静。。”

  她急忙转移注意力。

  于是她开始想接下来要做的事和日程。不过,一想到接下来的四五天都会是如此乏味,秦瑶就心里莫名烦躁。青炎族虽是习惯独处,但是总在这热的要死的地方呆着,也会让这里的温度折腾的耐心全无。

  “咳咳话说回来。。怎么没有神网的人来找麻烦?”

  。。。。。

  第二天。砂颖还在睡觉,方自强悄悄的爬起来,看了看她。因为刚刚卯时,她睡得还很沉。“咳咳。。”他心虚的轻咳两声,发现她并无反应,这才蹑手蹑脚的走了开去,跑到一边,开始折腾精神联系装置。

  “嗯哼,是小强子啊。哈。。。”那头的秦瑶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用慵懒的声音问道:“大早上打扰别人睡觉,是不好的行为哦。。”

  “啊,内个。。”方自强小心翼翼的问道:“娘娘,你,你现在在哪儿呢?”“嗯?指路之峰。问这个做什么?”秦瑶不明所以的反问。“没,没啥事,我就问问!”方自强讪笑道。想起昨晚看到的那销魂一幕,心里暗自出了口气。那个不是娘娘啊。。。哎等等,这种又是庆幸又是失落的心情到底是特么什么鬼。。

  “就这么点事?你在哪儿呢?”秦瑶好似很不满他把她吵醒。方自强嘿嘿陪笑道:“我在红晶城。昨天刚从天网那边过来,想问问你是不是也在附近。。”

  “原来如此啊。”秦瑶也笑,不过这笑声竟然让方自强打了个冷战:“没有在附近真是很对不起呢。”

  最gx新)…章oP节mZ上&酷匠c"网

  “。。。怎么突然。。你好像生气了?”方自强一愣。

  “我没有生气啊。”隔着精神联系装置,方自强几乎都能感觉到那边冰冷的温度:“我为什么要生气呢,你说对不对?”

  “呃。。我想,可能有什么误会。。。。。”

  “误会毛线!滚粗,偷窥狂!!!!!!!!!”

  精神联系装置被挂断了。

  那个用手指那个啥的性感小妞。。真的是娘娘!?方自强彻底傻眼了:她还真是聪明啊,我一问她在哪,她就猜了个七七八八,还编了个谎话说在指路之峰。。卧槽不对,当时她肯定察觉出了有人在偷窥,所以那个动作。。可能只是为了作弄那个偷窥的人吧。可谁成想,那个人就是我。。。雾草,世界真是小。

  由此看来,她不是生气,而好像是。。害羞了。不仅用上了感叹句不说,还连用这么多次。。艾玛,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我把你当哥们,你却想魅惑我。

  四天,秦瑶没有再跟他联系,方自强也带着砂颖飞抵海山群岛。之后只用了一天,就和砂颖一起偷袭全场,搞垮了赤炎族的一个外围基地。赤炎族老窝在西南的群岛上,他二人现在刚刚到海山十岛的第一岛,后面颇有点任重道远。

  “休息一会儿吧。”方自强看着被二人联手捆起来的一众赤炎族守卫,嘿嘿一笑:“正好,你,领头的渣渣,咱家打算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唔,唔唔!!”被堵住了嘴的赤炎族那个领头的对他怒目而视。

  “卧槽,你瞪谁呢!?”方自强狠捶了他脑袋一拳,笑道:“还敢瞪咱家?我问你,你们的总坛在哪个岛上?”

  “唔唔唔唔!!!”

  “比比毛线呢,听不清楚!”他的脑袋又挨了一记重击。

  赤炎族领头真是欲哭无泪,自己被堵着嘴,说话你怎么能听清楚!?听清楚才是见了鬼好吗!?

  “哎呀,卧槽,你还敢露出这种委屈表情?我特么招你惹你了!?”方自强又大打出手。

  “啊啊啊让我去死吧!碰上个傻逼!!”此刻,赤炎族领头的心里是崩溃的。

  “不说话是吧?好。。”方自强扬了扬眉毛,开始继续殴打,每打一下就说一句:“你招不招,你招不招,你招不招。。”

  十分钟后,这可怜的赤炎族领头已经被折磨的麻木了,双眼无神,脑袋摇摇晃晃。方自强本不是这样的人,也不知为什么今天如此反常,心理竟有些扭曲,竟然还想打他。

  砂颖看不过去了,忙拉住了他:“大白,别打了,你有点走火入魔了。。”还好他没有用他的怪力,仅仅是用普通人的力道进行殴打。否则可不是这个结果。

  (注:方自强的怪力有两个来源,第一个是星辰力,第二个是他的血统。)

  “啊?啊。。”方自强这才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有点魔障,急忙静下心来,道:“啊,对。。对不起,好像是有点。”

  他甩了甩脑袋,把堵嘴的布拿了出来,看了看他的腰牌:“酒神礼让是吧。。复姓酒神。。和派的是吧。那我不打你。”

  “你就不能打之前先看腰牌么!?”酒神礼让真快要哭了,现在看顶鸟用,已经被打蒙逼了。

  “你们总坛在哪?”方自强问。

  “这是种族大事,不能告诉你!”酒神礼让在这种威逼下,也仍然保持着气节,不对他吐露半点消息。

  他说完话,已经把眼闭上,惶恐的等待着他继续殴打。可谁成想,拳头却迟迟没有落到自己身上。他这才慢慢睁眼,看了看他。

  方自强摇了摇头,道:“你不说,我们也不勉强。你后边的那些小兵杂碎,我也懒得去问。我们自己去找。不过我奉劝一句,别和赤邪家族的强盗混在一起。”

  (赤炎族内部并不太平,内部分为战派以及和派两个派系,明争虽没有,但暗斗不断。虽说赤炎族是毁灭冰族的罪魁祸首,但是和派却没有参与,以至于遭到战派打压。冰族已灭亡三十余年,和派也几乎被清洗殆尽。现在的赤炎族,几乎都是复姓赤邪的战派强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