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任务失败了,并且她受了很严重的外伤。如果她不听话还非得要继续这次任务,就真有点自寻死路的感觉了。

  因为首先她和武师打架的时候没有动用半点精神力护体,再次浪人武师也是用的很纯粹的外功。所以,她的肉体受到了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如果强行透支,会使精神的威力大打折扣,并且,她孱弱的身子一不小心就会被和她肉搏能力不成正比的强大精神力震成碎片。

  于是她决定,珍爱生命,远离金械城,先去休养一段时间再做打算。毕竟武师这一波肯定也会带起来一波加强戒备节奏。但如果没有他从中阻挠,故意弄响警报的金璧肯定会被深渊巨锅给砸个半死。现在这情况,也顶多是个处分,小黑屋之类的。。。

  这么胡思乱想着,秦瑶悻悻然离开了。反正这碎片也不会消失,最难接受的结局,也不过是拜托瘦条师父出马而已。

  她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啊走,不知不觉天色就亮了起来,附近小礼镇的人类居民也开始了工作。

  秋离山地处指路之峰西北,和极北雪漠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南麓这里二季分明,雨季主导了十三个月中的九个,从八月到来年三月,这里都会是天气清凉,阴雨绵绵。剩下的旱季只有四个月,却是受指路之峰附近沙漠的信风影响,燥热不堪,最是难熬。眼看着旱季即将到来,人们都在紧张的储备粮食,储备水源。

  秦瑶走在小礼镇并不算繁华的街道上,忽然记起了去年的三月。那个时候的自己还在那草长莺飞的圣灵城(落雷城)做着与世无争的小铁匠。但短短一年时间,便是把自己那只会为那些繁琐小事发愁的生活彻底推翻了好几遍。看着身边这些忙碌却乐在其中的人们,她竟然有些憧憬和嫉妒。

  酷R(匠:网》U永久(免费;看Jv小说

  “呀,好漂亮的青炎族哥哥!”她正在看路边的现做甜点店,猛然间听到了旁边一个约摸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儿突然叫道。

  秦瑶正在寻思如何才能说服老板让自己试吃一块自己从没吃过的梨酱面包,但突然听见了旁边这个女孩儿的叫嚷,瞬间就饱了。“小妹妹。。”她正要做出恐怖的表情来教训她,却又遭到了甜点店老板的无情补刀:“小晴啊,大哥哥怎么能用漂亮呢?漂亮是对女人用的。”

  对女人用的,女人用的。人用的,用的,的。。

  秦瑶仿佛听见了自己身子里有玻璃碎掉的声音。

  她连辩解都不想辩解,买了一块梨酱面包,无精打采的走了。老板一脸疑惑:“卧槽。。这人怎么了?被夸奖反而有些低落?”

  虽然语言上接受不能,但是这老板做的面包还是不错的。秦瑶一边嚼着面包,一边寻思怎么去跟猎昭解释这次的失利。这时距离警报响起已经过去了八个小时不止,也不知有没有追兵前来找自己麻烦。

  她的思维有点混乱,这么多想法同时在思考,竟然还能井井有条,因为所有的问题都有一个共同的解决方案:回冥镜。于是她开始向反方向走,一路向北。

  “滴滴滴!”就在她刚刚离开小礼镇时,她的精神联系装置响了起来。秦瑶冷不丁在这寂静环境下听到声音,楞了片刻,之后才接通精神联系。“您好,我是秦瑶。。。”

  “我是猎昭。冥镜有新任务了。”秦瑶听见了猎昭那沙哑的声音,“我们调查发现,西方死神曾在一千多年前的时间点策划了四起命数逆转事件,妄图使这四个人为他所用。你要做的就是在西方死神之前找到他们,把他们带回来。”

  “啊,是昭爷啊。”秦瑶皱了皱眉道:“带回来?这会不会影响现在这个时空的进程。。?会不会出什么乱子?”

  “这四个人自从命数逆转后,就与一千年前那个时间点附近的事再无瓜葛,也就是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影响到之后的历史。但是如果把他们带回来,效果就不一样了。”

  “唔。。。。我大致明白了。。”秦瑶揉了揉太阳穴,叹气道:“那四个人都是谁?我该怎么去一千年前?”

  “摘星大陆有星阵,可以助你去往过去。”猎昭顿了顿,“他们四个分别是摘星冷锐,烟坴庭,刘协,方自强。”“小。。强子?”秦瑶一呆。

  “他也是西方死神的目标之一,然而你的出现让他偏离了西方死神既定的轨道。所以,你只需要带回其他三个人就可以。死活不论。我们可以复活。”猎昭没说几句就又开始用上他的流弊语气,让秦瑶无比奶疼。什么就死活不论?自己看上去很像杀人狂吗?并且这刘协是什么鬼?有什么别的东西乱入了好吗。。。

  秦瑶想了一会儿究竟是什么时候自己把方自强的轨道给改变的。是因为自己一意孤行非要跟着他离开圣灵城的时候吗。。如果不是我跟着,他应该不会要挖地道逃跑,也不会遇到骷髅师父,也不会去猎手那儿,也就不会迷迷糊糊的就加入了冥镜。。。。于是乎,她得出了一个结论。

  “昭爷,我要求加薪。。”

  “工资不会变,固定二百。奖金本有一百金,但你没能完成上一个任务,扣除三十。今天下午我会把七十金转到你的背包里。”猎昭沉默了几秒,道。

  秦瑶上个月的工资加奖金一共二百二十,早在上个星期就被她挥霍一空,剩不下几个钱了。刚才买那面包,已经是把她最后的二十银用掉了。。。如果没有这笔奖金支持,她起码得再饿上七八天左右。

  “谢昭哥。”秦瑶喜笑颜开。“不是我说你,”最喜欢插嘴的猎云似乎是从猎昭手里抢过了精神联系装置,那头的声音有点嘈杂:“年纪也不小了,都三十多的人了,得学会节俭,光这么挥霍怎么能行?”

  正当秦瑶吃惊猎云怎么会说出如此大道理时,他果然又接了一句:“所以啊,你把钱给我,我勉为其难帮你管管,控制着点你的开销。当然,这也是为了你今后着想。。。。”

  秦瑶只听的满头黑线:“我才二十多好吗?什么就三十多了?还想拿我的奖金,想都别想。”说完之后,愤愤的挂断了精神联系装置。

  她虽然一直标榜自己二十多,但她真实年龄已经三十二了,比方自强大十二岁。。。那也怪不得猎云,毕竟这句是实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