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介女子,怎么能如此!?”金族武师勃然大怒,瞬间就挥拳向她那欠揍的脸上招呼。“你。。。一介男子,怎么能如此?”秦瑶同样“大怒”,一个闪身躲开了他的拳头,而后左右两只手同时发力,左肩卡在他腋下,右手猛抓他小臂。看这样子,是誓要将他来一个狠狠的过肩摔。

  作为一只资深武师,对付这种擒拿简直就是小儿科。于是他做出了应对,右拳变肘击,要怼秦瑶颈部。然而。。。他没有预料到的是,秦瑶不是方自强,她没有那令人发指的怪力。她的力气,哪怕是正常人,都敢说比她大。所以她的这点力气根本不足以将他摔出去,这一下只是一个实打实的。。虚着。

  秦瑶身子诡异的后仰,再次躲过了这非死即伤的肘击,就像一个。。不倒翁。“鬼影身法!?”金族武师微微一愣,“这身法,不是应该失传了吗!?怎么还有!?”“这你就不懂了,”秦瑶其实也不知道那个瘦条师父教的到底是什么鬼,不过她还是挺大言不惭的解释道:“这是我偶然间找到的秘籍。”

  “别给我整没用的!不管你哪里来的自信,都给我收一收吧!”金族武师不是傻子,能看出秦瑶的表情和语气一点也不真诚,所以才暴怒:“擅闯金械城,戏弄浪人武师,按律当诛!”

  他暴喝一声,半长黑色头发在真气鼓动下挣开了发带,随着金械城夜晚的微风舞动着。“啊啊啊啊啊来吧!”他话音未落,拳头已经先到了秦瑶眼前。

  0=更$新最…快g上‘M酷N匠_网g

  “本宫一个人,估计打不过你。还是,叫个影子吧!”秦瑶一边用鬼影身法躲避着他的拳头,一边还言语上逞能,真是让人无比蛋疼:“听清我们青炎族的战歌吧,你个庶民。。。”

  (注:青炎族战歌,即灼世浮冰,由青炎族第七位监察长秦红颜所起稿,全篇流露出了对冰族侵略者方零君的憎恶,对战争和杀戮的不满以及对和平的向往。然而戏剧的是,方零君和秦红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相遇并相爱,在秦红颜唱出这首歌以表达自己不愿战争向往和他一起过余生的感情时,方零君真是哭笑不得。最终,方零君放下了权力,也放下了杀戮之心。)

  暗影幻形!

  暗影移影!

  她从身上分出一个影子,瞬间变换位置出现在武师身后,动用可复制动作的影子和本体一同发起攻击。她分裂的影子位置十分刁钻,在她本体能够攻击头部时,影子正好是可以攻击心口位置的动作。

  “雕虫小技!”武师也不甘示弱的打起了嘴炮,从容不迫的左闪,闪过了影子的攻击,又反手格挡住了来自后方秦瑶的致命一匕。

  只用身体力量的秦瑶自然吃了亏,他这一挡力量齁大,差点把她的匕首震脱。虽说秦瑶实力不输方自强,但那说的是综合实力,比如道术,精神术等等。若论起肉体力量和战斗经验,她还是差的很远。

  秦瑶皱了皱眉,却没有继续抢攻,而是转攻势为守势,开始了防守。

  浪人武师果然没令她失望,在她不再抢攻之后,一次次的将她吊起来打,把她打的血肉模糊。武师说按罪当诛,就真的会下死手,要将她活活打死。但就算这样,秦瑶也还是没有动用除了身体机能外的别的东西,只用自己的身体去硬刚。

  秦瑶那因小时候营养不良而瘦弱的身体被一次次的掀飞,一次次的狠狠扔在地上。她姣好的面庞血迹斑斑,干净整洁的衣服也是因一次次和地面的亲密接触而变得脏乱不堪。但是,便是在这种几乎一边倒的殴打下,这个浪人武师却是越打越心惊,因为他感觉到,两人之间的技术差距在以非常明显的,几乎是“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刚开打那会儿是吊打,现在却感觉隐隐有点小吃力了。

  浪人武师暗道不好,这女孩儿放弃抢攻转为防守,不是自不量力,也不是自暴自弃,而竟然是在学习,用这种近乎自残和自杀的方式,学习自己的套路打法和战斗经验。

  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不出一两百招,她就几乎能和自己打个平手。再过一两百招,可能被吊起来打的那个,真的就要换人了。

  “留着这个怪物。迟早是个祸害,必须速战速决!!杀了她!!!”

  岳,移山填海!

  浪人武师的拳头猛然间发出点点亮光,这是道法生效的表现。这一拳,武师用全了力气,用出一式从没有展现过的身法,巧妙的捕捉到了秦瑶的动向。这一拳,也狠狠的打在了秦瑶的胸口,直接让她倒飞数米,撞在墙上,将内外城交接的城墙撞碎了一大片。

  这一式,脱胎自印天府印天神功外功招式,五岳乾坤中的“填海移山”。虽然不能像印天神功那样真的用巫力将天地灵气转化为山岳实体,却也是能使拳头打出的力道重逾千斤。

  不过秦瑶受伤严重,武师也好不到哪里去。以他的身体素质和修为,这样一招却是要消耗他大部分的体力和精神力。于是接下来,如果秦瑶真的能坚持住哪怕五分钟,这浪人武师恐怕就真的要输了。

  不过很显然,浪人武师不愿意冒这个成功失败各是一半一半的风险,而是发出通信瞭灯,开始叫人了。为了金族的未来着想,他打算彻底置秦瑶于死地。

  然而,秦瑶却并没有给他等到援军的机会。武师只大概压制了她两分钟,之后便被她反守为攻,狠狠按在墙上。

  “庶民,刚才你是在叫人吧?算你走运,本宫不想杀人。”秦瑶摊摊手,一靴踩断了他的腿,“不好意思啊庶民先生,为了防止你杀掉我,忍忍吧。反正又不是不会复原。”说完,她立即动用鬼影身法和影道术,飞也似的跑走了。

  待得她逃出外城,行走在秋离山的小道上时,她突然觉得有些不爽。那个武师最后几分钟突然有了就算透支精神力也要杀死自己的高深觉悟,让她一度很难办。如果他后边依然中规中矩的打,她还可以学到更多。

  这次任务失败了,并且她受了很严重的外伤。如果她不听话还非得要继续这次任务,就真有点自寻死路的感觉了。

  因为首先她和武师打架的时候没有动用半点精神力护体,再次浪人武师也是用的很纯粹的外功。所以,她的肉体受到了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如果强行透支,会使精神的威力大打折扣,并且,她孱弱的身子一不小心就会被和她肉搏能力不成正比的强大精神力震成碎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