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颖看到司马明心的表情,不禁暗暗气苦,方自强这个笨蛋真的什么都敢说,也不过大脑。。。就仿佛他的脑子还没有再生,简直笨到家了。明明是你先告诉我你要找碎片,我才把资料和你分享,谁成想你还先把我供出来了。

  “既然她告诉了你,我也不好推脱什么了。”司马明心也给她来了一记补刀,直接把砂颖的心戳得稀碎:“我只能说,这次学院方面让我们寻找的,很可能不是宝藏。因为,我们的人,已经有好一部分失去了踪影。。”

  看方自强在听了这句话后脸色越来越不对,司马明心忙补充道:“事情并非晋公公所想。因为在我们学员的身上,都有一个发信器,遇到什么危险都可以直接发出信息求救。但是这些人在失踪前都没有发出求救信号。虽然说遇到猛兽的话也有可能发不出信号,但若是二十多人都发不出的话,那可是有点太巧合了。”

  方自强看了看砂颖,一脸的疑惑。似乎在询问发信器一说是否真实。

  砂颖自然了解了方自强眼神所指,点了点头,小声道:“我也有,但是在遇到你的那会儿不知丢哪里了。”

  方自强脸一红,知道当时自己正处于发疯状态,估计是把她吓到了连发信号都忘记了,然后。。估计是在与鬼茉莉那傻妞一起和自己周旋的时候弄丢的吧。尼玛这血魔之眼真是害人不浅。

  他微微颔首,扭回头对司马明心道:“那司马兄,你们现在是。。?”

  司马明心似乎也是个大烟枪,又点上了一根烟,语气中满是担忧:“正在找人,但是他们的信号好多都不见了。。我的意思是,不是像砂颖这样丢了,而是连信号都收。。。。”

  “噤声。”方自强在他还没说完时突然捂住了他的嘴,对司马明心三人和砂颖精神传音道:“有东西来了。”

  砂颖皱了皱眉,也是从倒下的树干上坐起,屏住了呼吸,进入戒备状态。“什么人?金族么?”她单独精神传音给了方自强。

  “是金族我怎么会不知道。他们可是冰族最早的宿敌。”方自强冲她比了个奇怪的手势,之后传音道:“现在我闻到的,是一种同样令人恶心的炽热味道。。。是赤炎族。”

  “呆在这里别动。”

  放下这一句话,方自强隐去了身影,开启折光就循着气味而去。

  “公公还有这能力!?”若宝乐呆滞的传着音,“远古时期的刺客们不是都会潜行吗,他难道是远古时期的。。。人?”“不对。”砂颖皱了皱眉,“盗贼的潜行是肉眼可见的,因为毕竟是用消失粉,还是有一个大概的透明轮廓。而大。。晋公公却没有用消失粉,也没有轮廓。”

  “那。。那究竟是怎么隐身的!?”甄强也凌乱了。

  “不知道。他不告诉我们的话,我们再怎么问也不会有结果的,还是照他说的做吧。”砂颖叹了口气道。

  。。。。。。。。

  是夜,秋离山附近阴云密布,月光都被遮住了,并且下了一场特别暴躁的夜雨。说它暴躁,并不是说下的大,而是一阵又一阵,突如其来。

  一般像这种天气,人们都喜欢窝在温暖的被窝里吃零食,喝暖茶,几乎不会出门去洗这免费的无根之水澡。然而,就在这几乎伸手不见黑夜的五指,啊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有一个模糊的红发影子忽然闪过,快速隐进了一排排的房间小道。

  守卫们不惧风雨,仍然在兢兢业业的巡逻,仿佛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盔甲和身边的机械在第二天会不会锈到六亲不认。

  红发影子盈盈一跃,便是在守卫经过这里时跳上了旁边的墙,险而又险的倒挂在屋檐上,躲过了守卫们的巡查。“呼。”红发影子长出了一口气,暗自后怕:“还好学会了倒挂,不然可就麻烦了。。”

  太古金族,自从用不知名的方法来到现世,就在秋离山定了居,建立了第二个金械城。就在金械城建立之后,规模越来越大,势力范围也越画越大,在神网的经济支持下,隐隐似乎有超越当年方零君执政下的第一大城——雪月刃崖的趋势。

  就在不久前,金族在埋骨地得到了一块碎片,应该就藏在这庞大城池的某处。

  秦瑶,也就是这个红发影子,来这里的目的便是盗取金族收集到的所有碎片,交给冥镜以便重组某个东西。在印天府等三族弃暗投明叛出神网后,神网的碎片控制量便仅剩了十块不到,而且有一部分在金械城里。如果这次得手,就会直接导致神网的削弱。

  之所以不派方自强来,其一是因为方自强对金族苦大仇深,很有可能自乱阵脚导致任务失败。其二,也不知秦瑶这女人究竟有多聪明,还有没有个极限,总之就是,她的实力在近几个月突飞猛进,修为竟然隐隐有高过方自强的趋势。

  c最新$U章节上&酷匠Ji网CF

  所以说,这世界上,可怕的不是天才,也不是刻苦的家伙,而是明明是个天才却仍不顾死活的修炼的怪物。或许只有猎手们知道,她究竟受了怎样的罪才能在短短几个月内达到这样的成就。

  她跳下地,蹑手蹑脚的四下看了看,发现没有危险,这才放心的窜了出去,慢慢接近金族权利的中心——锈水大厅。在对碎片位置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她需要做的便是抓一个看起来比较贪生怕死的家伙,然后折腾他,让他明白,之后说出碎片下落。当然,这个人必须要知道碎片下落,否则就白忙活了。

  这偌大一个金械城,相比外城的繁荣,内城却是静的可怕。偶尔一队卫兵经过,也只能将这里烘托的更加沉寂。

  一般来讲,在这种死一般寂静的环境下,人很容易产生焦虑情绪,进而影响自己的所作所为。

  不过,这种潜在的心理暗示却对秦瑶毫无用处,因为在苦修时,她早已经尝试并挺过了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心理压力。

  她并没有过于急躁或者过于谨慎,而是步步为营,安安全全的通过了一个又一个怎么看都是死角的防线。虽然没有方自强精密的计算能力,但她毕竟比他大了五岁有余,所以在沉着冷静上是远高于他。方自强有低危抑郁症,在这种环境下虽然会发现更多细节,但却很容易暴走。如果硬要做个对比的话,就是:秦瑶的心理活动像冥镜湖,而方自强的心理活动却像苍棱江。

  所以猎手们还是蛮深思熟虑的。

  秦瑶安静的等了半个时辰,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在守卫换岗的当口,有一个看起来比方自强还要小的小脑残忘了带驱动守卫机械兽的金魂,于是只能原路折返去取。可谁成想,这一下马虎,直接将自己的人生推入了深渊。

  就在他刚走到拐角,便忽然感觉一只温暖的,消瘦的手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而后就听到了一句细软的声音:“小家伙,别出声。我已经把你挟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