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您今天又来看老爷啊。”花园里林麟正推着段御华在遛弯,就看到凌雨蓝由远及近的走了过来,随后露出了长辈看晚辈的笑容。

  “林叔,都说多少次了,叫我雨蓝就行了,这里风大还是把段先生推进去吧。”

  说完就只是向着段御华喊了句“段先生”,之后再无其他,因为不知道要说什么,因为也无话可说,工作上的事情自然有段晨峰来汇报,所以她现在比较轻松。

  三年多的时间,凌雨蓝已经完全的蜕变,现在的她永远都是诱人的黑色与白色相搭,一头棕色的波浪长发,紧身西装更能展示出她的好身材,给人一种禁欲的美感,就像是高高在上的,不容任何人亵渎一样。

  时间里可以容下很多事情,比如凌雨蓝见不到谷雨后,她也不想再去学校上班,比如两年前她突然找到那三封信,按照上面的地址找到了段御华。

  比如她现在正替段御华处理公司的事物。

  比如他口中的段先生,如今已然只能以仗着轮椅,不过精神确实比以前好了许多。

  1r酷RP匠F网^唯一n正Q版.,*其他mJ都_4是A…盗版C

  再比如现在出现在凌雨蓝面前的段晨峰,十六岁时巧合之下成了段御华的养子,不过凌雨蓝总觉得他看她的眼神里有着一丝让她弄不明的味道,所以对他也没太大的好感,冲着他笑了笑算是打招呼,然后随着林叔回了客厅。

  “雨蓝……”刚到客厅凌雨蓝就被从后面追上来的段晨峰叫住了去路,凌雨蓝对这叫声不明所以,疑惑的看了看他。

  其实段晨峰比凌雨蓝年长那么几岁,虽说是养子,但名义上来说也是凌雨蓝的哥哥,而他每次在家里见到凌雨蓝的时候也总是亲切的喊“雨蓝”,而在公司就会认真的喊起凌总来。

  段晨峰瞬间明白过来什么意思,而后咳了咳又接着说,“我有点事情和你说,跟我来下书房。”

  凌雨蓝看了看他,其实内心是不愿去的,却也不得不改变路子的方向,朝着书房走。

  段晨峰见这次凌雨蓝没有回绝他,马上加快步子跟了上去,可还没到楼梯口,就又被段御华叫住了。

  凌雨蓝很不解这法律上的父子究竟在搞什么名堂,但也只是皱了皱眉,留在楼梯间等着下文。

  “晨峰,你先过来坐下!小蓝回房间等下让林麟喊你吃饭!”被叫住的段晨峰一时的尴尬,还是乖乖的坐到沙发上。

  凌雨蓝也很高兴不用面对他,对着段先生点了点头,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到三楼那个唯一的房间。

  刚来这里的时候,林叔说过段先生一直为她留着房间,可她却不愿住在这里,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只知道房间却没见过样子。

  凌雨蓝有时候都觉得自己有病,明明拒绝了谷雨,明明不忍心却还是狠下心伤了那人,却还是依旧喜欢那个曾逗留过谷雨的地方。

  那人说这是我们的家,那人说的“回家”,导致她现在住在哪里都觉得不舒服,而刚刚到这个房间的时候,慢慢的淡蓝色,让她颇是有些好感,房间的装饰不是像她想象的公主房,而是蓝色与白色相间,给人舒心,让人有家的感觉。

  凌雨蓝记得她看的一个漫画里曾有过这样一句话'一个女孩若对一个地方产生家的感觉,不外乎两种情况,第一是一个爱她的父亲,第二是自己爱的人'也是从那时凌雨蓝才渐渐明白过来,她也慢慢理解段先生当年的苦衷,开始把他当家人。

  “晨峰啊!算算你在这里生活了多长时间了?差不多二十年了吧!”

  段晨峰不明白父亲为什么开口说这个,“是的,父亲,准确的说二十年两个月零一星期。”

  “好,好,很好!”段御华看到他如此流利的回答出时间心里不免有些欣慰。

  “晨峰,你虽是我养子,我也早已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小蓝现在还不认我,可她也是我的女儿,虽然你很早就知道她,想要认这个妹妹,但有些事有些话,不能做也不能说。”

  “可是……”段晨峰刚要回驳,突然明白了父亲的意思。

  “可是明白了?”

  无奈的点了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