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这都多长时间了,你快去约约人家汁沫呀,你看看人家特意为你回来,你怎么也不表示下?”

  l#更新j最d快6上酷A匠'}网

  谷雪梦真的是受不了谷雨那闷葫芦性格,既然有好的就要抓住嘛,谷雨从座椅上起来,走到谷雪梦做的沙发上,认真的看着她说。

  “雪梦姐,我想你可能是想的太多了!或许人家汁沫对我没有意思哦。”

  谷雨可是亲眼看见那天陆汁沫是怎么照顾谷雪梦的,又加菜又剥虾给她吃。

  “怎么可能没意思?她……”

  谷雨立马打断了她的话。

  “她怎么?雪梦姐你别忘了,当时你可是在她身边,她一顿饭下来喂你吃了多少东西你不会不知道。”

  说到这里雪梦也只是尴尬,“我,我只是以为她要报复我,进门时给她难堪……”

  谷雨对于这个傻白甜已经无力吐槽了,智商高点情商都低吗?

  “表姐,你不会告诉我你不知道汁沫对你有意思吧?”谷雪梦也很是无措,她也想不到陆总除了报复这么做的理由,可是那又不像报复。

  “我……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她那么做。”

  “什么?表姐你是神经有多粗大条?笑死我了,哈哈……”谷雨从沙发上笑到地板上。

  “我,我又没谈过恋爱,怎么会知道,再说我以前也没见过陆总,她怎么会对我有意思?”

  谷雪梦最见不得人笑她,坏坏的用手掐了掐谷雨。

  “疼,表姐,疼,好啦,我不笑了,不过说真的,你没见过陆汁沫,那她怎么认识你的?而且你看她一直拉着你,不让你离开。”

  谷雨快速地摆开表姐的手,重新回到座椅上去,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或许我是你的助理,查你的时候顺带着把我的信息也了解了。”

  现在谷雪梦也只能用这个借口来为自己开脱,她只希望事情不要往那一方面发展,她的情况和谷雨可是不同,她已经做好了为谷家付出一切的准备,包括婚姻,在国外这么多年,也不是没见过用婚姻来维持生意的,如果中途出了什么她无法控制的差错,那可就真的挽回不了。

  “表姐?表姐?想什么呢?我都叫了你好多次了。”谷雨的呼唤声终于把雪梦从深思中拉出来。

  “哦,没想什么,怎么了?”谷雪梦的担心是有的,可是她不想说出来,毕竟事情还没发生。

  “刚刚陆总来电话,点名要雪梦助理去趟她的办公室探讨一下这个案子的后续发展。”谷雨笑的很是意味不明。

  “雨,不是,雨总,我可以不去吗?”谷雨在上班的时候最不想让人叫她的名字,而她非常中意有人叫她雨总。

  谷雪梦一想到要去见陆汁沫,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她恨不得现在就逃离这里,回到她的国外去。

  “你说呢?陆总说了,这件事必须由你来,要不然后果我们都承担不起。”

  谷雨也只是吓吓她,其实刚刚陆汁沫只是说了来讨论下案子进展,谷雨见谷雪梦一直坐在那里不知道纠结什么,索性就说让表姐代替她去,陆汁沫也觉得她来回跑挺浪费时间,就是一个小问题,而且谷雨说表姐时间比较多,也就答应了她的说辞。

  况且,也已经好久没见谷雪梦了,上次见面那人真的是完全没认出自己来,这回叙叙旧也挺好,谷雨这边连吓带骗的把谷雪梦弄到了陆汁沫那里。

  “您好,我是旭尚公司的负责人我叫谷雪梦,来找你们陆总。”

  谷雪梦到了前台说明情况之后,就坐沙发上等着通知,环顾着四周,陆总这才回国多久,就已经把分公司的办公楼弄好了,看来她真的是下定决心要回国发展了,也对,父母都在国内,怎么舍得,谷雪梦又摇摇头,生气自己在想什么。

  “怎么,我们凯乐的设计让谷助理不满意吗?见你一直摇头。”

  谷雪梦被陆汁沫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随即想到自己刚刚还在想她就羞红了脸,不过她还是装作很镇定的样子。

  “对于陆总公司的设计我很满意,而且也很佩服陆总只用了短时间就把凯乐分公司弄得这样好。”

  陆汁沫对于她的说辞也只是笑笑,然后很习惯的去拉谷雪梦的手。

  “雪梦姐不要叫我陆总了,和小雨姐一样叫我汁沫吧,还有我是把总公司搬来了,分公司在国外,小雨姐没和你说过?不过旭尚很快也会搬过来。”

  说完就拉着谷雪梦回了办公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