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从何时起,我开始怜惜那些勉强才能拼凑起的过往。惜回忆中的人和事,惜回忆中的那个你,每次回醒来发现唯有空留的一双素手,一无所有。即使这样,我仍不悲悯那些残缺,反而感谢那些略显苍白的经历,感谢好不精彩的曾经,正因这样我才可以追求,追求我所向往的幸福。然而,幸运总是在不经意间发生,每个定格你的瞬间充满迷人的微笑,唇齿间洋溢着幸福。我想过,倘若终有一天我要先你离开,别跟着我来,你答应过我,要替我看过剩下的风景。汎,我爱你。

  ------爱你的夏这封信,陈汎在某天无意间的翻出,他抱着这封信,走过所有曾经一起走过的路。

  最。新章;j节上3酷Y匠)&网i

  我们的相遇并不是戏剧般的邂逅,将我们彼此深深吸引住的,是默契么,你却总是在风浪中顾我安稳。为了追上我的脚步,拖动身躯,努力前进,即使在世界的尽头,你从不轻言身边充满冷漠,但却做事习惯孤独,喜欢特立独行,最终爱上深夜中的自己。直到你的出现,寒冷中增添一丝温暖,遥远的渴望借关爱的光芒发亮,跨越时空,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那个鼓励在雨中悲伤的我,那个为我喊过加油的你。我发觉,一切还来得及,我还尚有年轻的资本,虽不服输,也不怕输,现在也可以想象着你的陪伴。如若过往的珍惜,多了几分色彩,如今,便多了几缕深刻。

  陌生,只因我也曾动摇,如果没有那次遇见,是否还能感受到奇妙世界中尚存的心灵的相遇。前辈,我,是,爱你的么?是爱你的吧!可如果这样,汎算什么?对不起这一世不能陪你共赴白头。

  ------被你宠坏的夏时隔些许时日,这封信被完整的送到欧阳恭手中,关于夏梦的感情,欧阳恭全都了然于心,其实爱就是爱,哪怕再强求自己否认,那也是事实。只是陈汎先他一步走进夏梦的世界,仅此而已。

  夏梦离开后一年,陈汎早已和陈博伟断绝了父子关系,带着夏梦的东西来到了巴黎,他也放弃了顾佐的继承,也没有再经商。只是跟在欧阳恭身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欧阳恭继续经营着X,柯堇开始愈发频繁的来到欧阳恭的家里,却并不做什么出格的事,他知道,在欧阳恭心里夏梦是唯一的。

  也许有人觉得事情太过戏剧化,也许许琪没那么懦弱早一步拿出来证据,欧阳恭早一步接到通知来到夏梦身边,夏梦安然无恙,和陈汎一起生活着。

  可毕竟,这只是也许,那个阳光下温柔的少年,暗许了我一世的容颜。我到现在都记得,初次相遇,阳光下你一袭白衣伫立,放大了每一缕洒下的光辉,手中相机的光圈逐渐放大、放大,模糊了眼前的视线,只记得那笑容刺眼,惊乱了一世浮华、一世沧桑。

  不是每个擦肩而过的人都会相识,也不是每个相识的人都会让人牵挂。至少,在今生,在那个地方,在一转身的时候没有错过。陈汎弯下身躯将双唇靠近夏梦的耳底“你是我转身遇到的晴天,请别松开你带我的温暖”,一句终结陈汎转身向楼下走去,屋内是那个任然保持着仰望姿势的不安少年。

  盛夏,灼人。欧阳恭和陈汎在巴黎铁塔下静静的站着,笔直的身影被阳光拉得修长,半梦半醒半浮生,一颦一笑一故人。

  如今,半梦初醒,半夏以致,半梦半醒,半夏离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