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一出马上就轰动了媒体,初宏看起来并没有多难过,熟练地操纵着手中的资源运作着这件事,倒是许琪难得精明,强忍着悲伤地情绪骗初宏,说自己的女儿只需住院就好了。可毕竟这件事需要人承担,作为顾佐旗下,承担人自然是陈博伟,不过初宏怎么愿意,他以公司所有权划归陈汎为由,要求判处陈汎死刑。

  事情发生的太快,夏梦和陈汎来不及通知欧阳恭就被催促着尽快交人,陈博伟和林梦雨此刻还哪有什么办法,自己当年的江山都是夏天启和林渊打下来的,换到自己身上根本就是无能为力。就在公安部规定的时间要节制时,夏梦忽然站了出来“顾佐和杞佑都是当年双向的财产,现在顾佐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不得站出来。”他依旧高傲的抬了抬头,这次,没有向陈汎望去“我是夏梦,是夏天启的儿子,是双向的唯一继承人。现在顾佐的股份,在我手中占有30%,我承认,是我的疏忽,这次事情,将由我全权负责”。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陈汎将夏梦拽在身后极力的解释着,可并没有人听他的。陈博伟也极力掩护着陈汎,这次,陈汎终于认真了。

  陈汎划掉陈博伟在顾佐仅有的股份,紧接着联系到了欧阳恭。在巴黎一端,欧阳恭慌乱了,不是因为他无能为力,只是他知道,太迟了。

  欧阳恭把公司留给柯堇,一个人去找了陈汎,刚一见面就是一个狠狠地拳头,欧阳恭紧紧的抓住陈汎的衣领“陈汎,当初我走的时候你他妈是怎么说的!你说拼了命也好护好夏,你到底为他做了什么!”欧阳恭双眼猩红,手背青筋暴涨“你他妈倒是说话啊,出了这么大事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下午就要处刑了我他妈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处理好啊”!

  陈汎眼神呆滞,嘤嘤的哭了起来“前辈,你救救夏啊,我他妈不是人,我没有说到做到,我求你,你救救夏啊,啊”…他不知道没有夏梦的日子该如何继续。

  初宏动作很快,说是下午处刑,欧阳恭本以为自己还有机会,不过哪敌得过初宏老奸巨猾。初宏动尽了手中的资源,买通了处刑官,即刻就执行了枪决。夏梦那么高傲,他怎么肯低头,他那么爱陈汎,怎么肯出卖陈汎,他那么坚强,怎么肯求饶。

  这件事一传出来,欧阳恭和陈汎摊在了地上,陈博伟拍了拍陈汎的肩膀,一掌被拍下,陈汎冷冷的说着“陈博伟,你记着,你给夏带来的所有伤害,我,陈汎,都要代替他,一点点的还回来”。

  陈博伟有些怒了“你是我儿子,我这做还不是为了你好”!

  陈汎感觉有些讽刺“呵,儿子?当年你可以杀死林渊,你儿子又怎么了!别说的那么好听,给谁看啊,说到底你还是夏的叔伯呢,你他么又做了什么”!

  啪!又是一记响亮的巴掌,陈汎嘲讽的笑了笑,搀扶起欧阳恭,向卧室走去。

  许宏博和许琪知道这件事更是不能容忍,许琪晚了一步拿出初宏陷害顾佐的资料和自己女儿的死亡证明以及初宏手机里的视频,许宏博手拿杞佑这么多年的违法操作,联手将初宏告上了法庭。

  就算最后初宏会被依法处置,可死去的人,却怎么也无法回到身边。

  h更O,新eL最(快上酷#匠}i网…

  陈汎在书房内像当年的夏梦一样,静静的翻开桌上那本书,一如当年那个安静地背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