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柯堇载着夏梦去了机场,在路上夏梦简单询问了下欧阳恭没有到的原因,随后一路上两人都没怎么说话。登机前,夏梦接到了欧阳恭的电话,欧阳恭在电话里嘱咐了夏梦些事情,更多的是跟柯堇在聊天。

  飞机上夏梦有些心神不宁,即便有柯堇在,可他也不是前辈,夏梦始终都无法接受“柯堇,公司到底遇到什么事了,需要前辈亲自出手”?

  柯堇没有回应,只是侧着头看着窗外。而另一边的欧阳恭,正在着手解决X公司所有权及股份问题,他想早点收手去找夏梦,可是事情一如当年许宏博那样,令人焦灼。

  飞机在当天上午就回到了中国境内,夏梦其实有些心不在焉,虽说柯堇对他没什么兴趣,可毕竟是混过社会见过世面的人,分分钟就抓住了夏梦的心思“怎么?还是没法接受这个事实么?有句话,其实,陈汎,早晚是要有自己的家庭的,你和他,毕竟是兄弟”!柯堇本以为夏梦会有些心痛,不过,他错了。

  “不是的,柯堇,我是在想,前辈是不是遇到麻烦了。以他的脑子,不可能这么久了还没处理好公司的事情,你是不是隐瞒的什么事”?夏梦有些咄咄逼人“毕竟我是旁观者,有些事,我可以很理智的帮你们一起分析”。

  这是柯堇意料之外的,他一直以为夏梦是因为陈汎所以才一直这么不在状态,也许,夏梦自己也没意识到,心底的那道防线,早已被欧阳恭撞出了裂痕。

  柯堇想了想,还是按照欧阳恭的吩咐把公司的事压了下来,带着夏梦去了陈汎的婚礼。

  虽说是年关,不过天气很好,十里红装,桃花红的灼伤了眼,满城落花失了颜色,她一身嫁衣,晶钻闪耀,周围传来鸣乐声,不远处他一袭正装,嘴角低垂,望向她,缓缓迈开了脚步。可空气却如此寂静,陈汎一直在等,他放慢脚步,等着有人突然闯进来带他离开,即使步子再慢也抵不过尽在咫尺的红毯,陈汎定了定站在初琳婉身边。

  婚礼要开始了,还是不见夏梦的身影,陈汎有些失去了耐心。牧师庄重的询问着初琳婉,这个娇羞的姑娘好不顾忌的回答着“我愿意”!牧师转向陈汎,所有人都期待着他的答案。

  陈汎将手收回,插在口袋里,只是微微的低了下头,瞬间就一如平日的高傲“其实,这场婚礼并不是我的意愿。只是初家以在顾佐的股份为要挟而不得不举办的,初琳婉,对于你我说过,这是我的责任我会履行。现在我已经如你所愿,婚礼也进行到一半了,可毕竟我不爱你,我只是告诉大家,这场形式,很高兴你们来捧场”。

  说着陈汎熬不犹豫的转身,留下初琳婉孤身一人,她这么娇贵,怎么能容忍别人这么羞辱“陈汎,你别太得意了,你今天让我难堪,我明天就让你陈家破产。还有,你那些告不得人得事,别怪我不顾及情面”,初琳婉大喊着,颤抖的握着手中的花束。

  陈汎在台下停住了脚步,转身望向初琳婉。初琳婉本以为有一线机会,可她不知道,她这么做只是多了一份给自己的羞辱。“大家听好了,初琳婉你也听好了。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得事,夏梦,我爱夏梦,没错,我喜欢上一个男人,至少十五年,我爱的人,是夏梦”!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陈汎,开始指指点点,夏梦出现在陈汎身后,暗自说了一句“傻瓜”。其实夏梦一直都在,他只是怕自己太过伤心影响了婚礼的进行,所以就躲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今天的阿汎格外的耀眼。但陈汎这话一出,他怎么能坐视不管。

  %更\◎新B最快上、酷1匠网'

  陈汎转身看到了夏梦,终于露出了笑容,所有的容忍,不甘,他全都不在意,只要身边这个人就够了,他紧紧的抱着夏梦,不给他一丝喘息的机会。

  初宏怎么会善罢甘休“陈汎,你别忘了,你陈家公司的命还在我的手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