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不觉间闹成了一团,欧阳恭忽然抽身,站在外面看着眼前这两个人露出一抹笑意,他递给柯堇一个眼神,柯堇默默地回应着,转身,关上了门。

  夏梦忽然发觉了有哪里不对“前辈他”。

  柯堇只是默默地收了手在胸前环抱着,“公司有事,需要小恭”。

  “公司?什么公司?前辈向来都不管杞佑的事,出版社现在也是休假阶段,哪有什么事需要前辈亲自处理”,夏梦咄咄逼人的问着。

  柯堇也只是慢慢的走回沙发,轻轻地摇晃着杯中的酒“原来,小恭他什么都没告诉你啊”,说着,一口喝尽杯中的酒。

  “柯堇,看在前辈的份上我对你已经很礼貌了,你别太过分”,夏梦恢复以往的高傲,双手插在裤袋中,不急也不慌只是看着柯堇。

  柯堇也是笑了笑“呵,看来他说得一点都没错。既然你这么好奇,我告诉你就是了,他只告诉你从小到大他一直默默的守护着你,不过,他还没告诉你,他的守护有多么坚固。当年初琳婉用手段进法大,原本还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辞退你!不过小恭早就替你打理好一切,用他的退学换来你的入学名额。怎么,觉得不安了?这只是最小的一件事而已”。

  柯堇又去吧台倒满了酒,一边品尝一边陈述着“你进的出版社,你以为真的就是那么巧么,陈博伟当年事想让你去出版社做杂物的,是小恭把自己老大的位置让了出去才保住了你的责编位置。还有,你就不好奇小恭一个人哪来这么多钱供着你们两个住一晚上万的酒店么。”他看了看夏梦,并没有打算停止,一口酒喝下,缓缓的划过喉咙,有些苦涩。

  “小恭还没毕业就开始着手创办X公司了,等他退学后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公司上,等我们这帮兄弟毕业去帮他的时候,公司早就走上正轨了,我们去,只是帮忙处理琐事而已。他把总部设在巴黎就是为了避免顾佐和杞佑的波及,公司经营的很好,我们这帮手下拿的利润让人都让别人眼馋,不过他却一直不同意公司继续扩大,因为,现在的规模,是你,刚刚能承受的大小。”说罢,又一杯酒深深的陷入体内。

  晚风,是触及不到的梦魇,灯火阑珊处的等待,却来不及送于晚归人娇羞的回首,只有萧瑟处的寒风凌冽。夏梦感觉,此刻时间仿佛间隔了几世纪那么远,那个他发誓要守护的人,他发誓要拼命补偿的人,原来早就在不知不觉间为自己做了这么多,只有自己还不为所动。

  一个人身边的位置只有那麽多,你能给的也只有那麽多,在这个狭小的圈子里,有些人要进来,就有一些人不得不离开。可偏偏,他不愿离开,也不阻止他人的入侵。夏梦迈开步子走向吧台,将剩下酒一饮而尽,清澈的眼神望向柯堇“如果我没猜错,这些话,前辈并不像让你告诉我”,说着左手摸向左耳垂,微微侧着头“关于我,你已经知道的够多了,可这次,你还是背叛了前辈”。

  柯堇也佩服夏梦强大的气场,“夏梦!你别太过分”!

  夏梦还是不慌不忙,慢慢的转身背靠着吧台,双脚叠在一起,“其实,我也不怪你,谁让,你那么喜欢前辈么”!

  |最v新l章8节q上g酷W匠\¤网@

  这句话,戳到了柯堇的痛处“夏梦”!

  夏梦则将手搭在柯堇的肩膀,轻轻地打理着“你放心,这些话,到我这就算结束了。我不会告诉前辈,对你也会像以前一样。毕竟,我不能浪费前辈的一片心思啊”。

  柯堇暗自垂下头,即使心里一百个不甘心也只能咽回去“小恭,对不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