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吹过海风后,终于回到了住所,这一天的奔波有些让夏梦吃不消,倒在床上就沉沉的睡了过去,欧阳恭也没有打扰,只是帮他褪掉外衣和鞋子顺便给他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欧阳恭守在床前看着熟睡的夏梦,轻轻地吻上了他的额头,随后迈着不紊的步子向屋外走去,他停在了门口,回过头再一次像夏梦望去,最终还是关上了房门。

  我轻唤思念,你转身扣门,窗外天空正晴,你似艳阳,温暖了窗内的月光。…

  在X公司内,欧阳恭正熬夜看着近期的资金流动,“这笔钱怎么无缘无故没了”?有人立刻回复着“前些日子你父亲说杞佑公司周转不开了,就来调动了下资金”。欧阳恭一副严肃,冷冷的说着“你听好了。X是我欧阳恭的心血,我才是你们的顶头上司,我才是这家公司的老板!我父亲怎么了,杞佑怎么了,以后要是没有我的允许,就算他许宏博也别想动这公司一分一毫,你们谁要是敢背地里出卖这个公司,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在场各部门经理都不免有些打怵,所有人都知道欧阳恭是什么性格,这个人他们惹不起,不过还是有人不知死活的开了口“老板,毕竟那是你父亲啊,再说了给杞佑的那些钱,对我们公司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啊,你为什么这么激动”?

  “呵,我父亲?你知不知道,企业纷争上根本就不分父子!不算什么?没错,那点钱我跟不就不在乎,可是,如果初宏知道这笔钱的来头,他就不会放过X这个强大的后背资金库。这是以我个人名义也是我一手打拼起来的公司,不能就这么毁在我父亲手上,他如果需要帮助,我会用我的个人资金,可至于这个公司的资金,那不只是我的,也是你们的命根子,你让我手拿着这么多人的命开玩笑么!”欧阳恭有些嘶吼“我知道,这几年辛苦你们了,我也没能为你做什么,你的问题很好,作为回报,你可以休假了”。这句话,被欧阳恭说的一点波澜都没有。

  “不!不!老板,我只是随口一问,我在公司辛辛苦苦这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策划经理连忙解释到。

  “的确,这几年辛苦你了。不过可惜的是,你这句话,谁都会说。我需要的是能维护这个公司能跟我一起打拼的人,而不是,随时会质疑的人!”说完,欧阳恭起身翻出了策划经理的资料,丢在粉碎机里被压榨的干干净净。

  在场没有人感到惋惜,也没有人安慰,毕竟,他们眼前这个老板是他们共同的信仰,而且,这个公司乃至这个社会,一直都是适者生存。跟在欧阳恭身边这些人其实都是他最要好的兄弟,偶尔会外聘个职内所需,他们最了解欧阳恭,也最了解,他心中的夏梦。

  X公司是欧阳恭还在读法大的时候就着手的一家企业,他在大学中用命换来的几个朋友也在毕业后纷纷加入,在夏梦快毕业那年X公司已经被这几个人做的风生水起,然而欧阳恭只是让他们默默地收着利润,却并没打算扩大影响力。然而他们都明白,这家公司不只是为了给他们带来巨大的收益,他只是为了,随时给夏梦做有力的支撑。

  这么多年,欧阳恭做的一切他们都看在眼里,却没有一个人不心疼。欧阳恭做的每一个决定没有一个不是为了夏梦,但他却始终不愿别人替他说好。但这么多年,他们愿意始终追随着,不只是因为欧阳恭精明的头脑和才智。当年校架事件,有好几个人的命都是欧阳恭拼死救下来的,因为这事,欧阳恭整整在床上修整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缓过来。剩下几个人,都是欧阳恭拼了全部资金才救起来的高企的后代。

  L,最k新/9章节上%S酷hf匠h(网.

  说起来,X并不比顾佐和杞佑差了多少,甚至远远超过了杞佑。只是,他不愿告知别人,也不愿被别人告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