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是夏梦一直向往的地方,这事陈汎早就知道,只是在夏梦离开前,他还没那个能力带着夏梦一起走。不过欧阳恭就不一样了,早早就在打理公司的时候开始了自己的事业,这么多年一个人也用不了多大花销,攒下的钱都是为了夏梦准备的,这场旅行也是计划了好久了。

  隔天,夏梦的能量已经补充满了,欧阳恭一手拽着行李箱一手领着夏梦穿梭在机场中,弄好行李托运办好登机牌,两人就正准备过安检,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夏!前辈”!两人回身,看着陈汎不顾一切的冲进来,两个保安奋力拖着陈汎。

  “前辈!前辈!照顾好夏。”陈汎有些哽咽,也有些力不从心“夏,我爱你”!这句话一出,连保安都放慢了动作,可能整个机场的人都有些震惊,这两个男人,竟然,有爱情?欧阳恭朝着陈汎点了点头,转过头拥着夏梦进入安检,离别前,夏梦送给陈汎一个苦涩的微笑,也许陈汎会明白,同样苦涩的笑了笑,随着人潮的反方向走去。机场外,陈博伟一家和初琳婉已经等候多时。

  在那年入冬的季节,心绪的风就如着落雪的声音,吹动着爱情的果实,它一点一点地敲开愚钝的情殇,让那些熟悉的眼眉向熟知的暗语靠近,也许没有这次的离别,故事真的会是另外一种结局。

  两人下了飞机都有些疲惫,欧阳恭依旧不忘了将夏梦安置在马路内侧,拖着行李箱慢慢的走着,夏梦紧紧地拽着欧阳恭,虽说这两个大男孩在国内所向披靡,可毕竟单独出国还是第一次。到达预定的玛尔戈公寓时天色已经晚了,欧阳恭在屋内收拾着两人的行李,夏梦走到室外阳台,宽敞的沙发坐席搭配着些慵懒的深黄色灯光,这是夏梦的最爱。

  酷o匠网…永z7久,:免¤费9Q看A小9x说GA

  夏梦紧贴着栏杆,远远地看着隔岸的埃菲尔铁塔,深深的呼吸着巴黎的空气。屋内传来一阵催促声“夏,快来收拾收拾,明天早起还要出去玩呢”!

  “知道啦”!夏梦一阵暖心,从未笑的如此温暖,“来啦”!说着转身扑进欧阳恭的怀里。

  浴室内夏梦调皮的打扰着正在淋浴的欧阳恭“前辈,你腹肌怎么练出来的?前辈!你看,你肥皂掉了!前辈,你饿不饿?前辈,你要不要吃点东西”?欧阳恭静静的听着,一时想不出来应对的办法,此刻这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夏梦。

  “前辈,要不要帮你拿浴巾”随着这句话说出,欧阳恭终于忍不住了,一手拦过夏梦的腰,把他放在自己的身前,仗着一点一点的身高优势帮着夏梦收拾起来,夏梦也没有反驳,还有些享受的在前面动来动去。洗到头发的时候,欧阳恭狠狠地揉着,把那些揉出来的泡沫抹在夏梦的脸上,弄得夏梦睁不开眼睛“前辈”!

  “哼!让你再烦我!”欧阳恭一边说着,一边继续着手中的动作,两个人看起来有些像情侣。终于,两个大男人历时一个多小时的洗漱终于结束,欧阳恭没办法对故意调皮的夏梦下手,这次淋雨可是累个半死,一出浴室门就摊在沙发上。夏梦倒是也不稀奇,扛起欧阳恭向卧室走去。这动作倒是让欧阳恭呆住了。

  “夏,你是不是,把我当做小汎了”?欧阳恭自始都有些怀疑。“前辈,你还要我说几遍,其实,我只是觉得不公平,我更不想浪费青春啊,说不定,就没几年活着呢”。欧阳恭一听就明白了,夏梦做好了随时为陈汎牺牲的准备。“夏,那你把我当什么”?

  夏梦犹豫了下“其实,你真的更像是恋人啊。只是…,我有太多的时间和感情都给了汎,对于你,现在的我,不知道是恋人还是朋友”。其实欧阳恭是明白的,也许夏梦想把自己当做恋人,只是这么多年的执念和习惯,已经把陈汎的名字刻在夏梦心里了。那种思念,那种感情,恐怕连夏梦自己都无可奈何。

  我一直以为思念抵不过似水流年,是以为思念没有穿透流年的勇气,分别后才发现,不是思念执着不了,而是流年的那一头,早已没有了谁可以等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