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一说不要紧,欧阳恭托起夏梦的身子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夏,虽然我不能像小汎一样,但是,只要你回头,我永远在你身后。”说着,轻轻地吻上了夏梦的唇,没有陈汎那样热烈,只是淡淡的点缀轻轻地触碰,夏梦伸手抱住欧阳恭静静的躺在他怀里,虽然不似陈汎的感觉,但却是从未有过的安稳。

  “夏,这几天时候也差不多了,今天休息好。明天收拾收拾,我们出发去巴黎吧”,夏梦有些怀疑“巴黎?法国!你怎么知道我想去巴黎”!欧阳恭只是淡淡的回答着“夏,关于你的事,我什么时候没在意呢”,说着,嘴角上扬的微笑再也按耐不住,看的夏梦一阵痴迷,“前辈”!

  。*更@新o最快D上#酷-匠u*网d

  偏要何妨吟笑且徐行迷离的交错里,暮鼓晨钟千载太虚无非梦,一段衷情不肯休箜篌殷殷飘落,那季节站在巴黎,好似听见街头的拐角,你落寞的窃语。纵然一纸流白荒芜了思念,纵然心念的枯蝶终被时光埋葬,我想,余生里,我仍会让衣袖沾满露华滢潆,任由你的名字在心上飞舞,把红豆播撒在一年的十二个月里,以永恒的姿势等你飞渡梦海。

  “前辈,其实,汎说的那句话,我同样想说给你听”夏梦说的若有所思。

  “什么?夏,你说什么?”欧阳恭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陈汎在电话那头说‘要是你灰飞烟灭,我一定做你轮回的路,你若不能走过轮回,我就做彼岸花望你生生世世’,这话你还记得吧”!

  “当然了,那小子说的那么深情,你还再问我,你也不怕我吃醋,哈哈”!

  “前辈,要是你执念太重,我便为你踏破忘川河”夏梦说着眼里充满了坚毅和温柔“你若誓死守护我和汎,我一定视你如命”。

  欧阳恭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呵,夏,算了吧,这句话你还是送给小汎吧”。

  “不是的,前辈,我说过,我可以为了汎去死,可为了你,我只能活着,这,就是区别。”夏梦略有些不甘心“再说,汎身边已经有了小婉,虽说没有爱情,但是,一切都会败给现实”。

  两人都说不出话,毕竟,这,就是现实。

  窗外有些飘雪,一朵雪,一枚情结,一念落,一份欢愉。阑珊处的温暖与落寞,随风舞九天。若雪的天空,空濛寂寞,浅的风声私语窃窃,呢喃着雪的轻盈与欢歌。婉约一笺浪漫的邂逅,轻捻一阕清丽情挈,慢抒一曲晶莹冰洁,绕指薄凉的瞬息,却心怀生命之火。若莲跌落,入夜,月华似雪。拂袖盈盈水岸,轻弹雪的呓语,恨潇潇霜雨,泥泞满途。只得,一眸尽,长亭水榭,总有些情节,与现实难携,总有些情感,清欢着无可说的怯懦。把一眸染就的岁月,浣洗一阕爱的穿越,一路颠簸,一路歌。只因,红尘中你的执着一朵天涯的雪,飘然而落,不为今夜婆娑明月,轻摇风情,只为你涂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