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恭仍旧淡定的陈述着“没错,是我,我是许宏博的儿子,欧阳恭。当年我母亲的事情,要是追溯起来,你也算是凶手了吧。当年夏伯伯一手栽培你,想不到竟会栽在你的手里。”

  陈博伟有些震怒“欧阳恭我告诉你,当年我在打天下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关于我的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孩子来指手画脚”!这次,倒是夏梦开了口“陈伯伯,在我还尊敬你的份上,叫你一声陈伯伯。我不追究当年的事,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陈汎,这点,你比谁都清楚。别说我没报答你们这二十几年的恩情,该做的,该给的,我一样不落的都给你们陈家了,说到底,是你们还欠着我的”。

  陈博伟从来都没想过夏梦的头脑竟然如此有条理,当年为了防止夏梦进军企业,他一心培养陈汎的经营理念,想不到,夏梦还是这样精明。“夏梦啊,在我们眼里你一直都是好孩子,当年你父母的事情责任在我,可是,毕竟当代不提隔代仇,你不能,害了阿汎啊!你们从小一起长大,我知道,你最了解他,可是我发现他最近不太正常。我还指着他娶妻生子将来继承家庭企业呢,可不能因为你让他乱了阵脚啊,所以我想…”。

  “让我离开汎么?陈伯伯,你该注意的是,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做了。可以说,我已经离开汎了,你还让我怎么做?是不是只有我在这世上灰飞烟灭了你才开心啊”!夏梦不留情面的说着,再无之前的尊重与礼貌。

  电话这边陈博伟刚要开口就被陈汎抢了话“夏,相信我,要是你灰飞烟灭,我一定做你轮回的路,你若不能走过轮回,我就做彼岸花望你生生世世”,陈博伟愣住了,自己的儿子何时下楼的。“爸,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我是你儿子,你教给我的,我都丝毫不差的记下来了。更何况,你要动我心上人,我怎么能不格外在意”!

  啪!又是一记响亮的掌声,“陈汎你给我记着,老子tm把生下来不是为了让你变态耍贱的,你不仅要娶小婉,还得生儿子,家里的企业一样得靠着你,你要是非在夏梦身上浪费时间,我就让你永远见不到他”!

  “你试试啊”!“你试试啊”!“你试试啊”!三人几乎同声说出,陈汎,夏梦,欧阳恭。这三个名字,自连接之日,再无分离可言。

  欧阳恭在一旁听得倒是不太在意,毕竟,比起初宏,陈博伟实在是没什么心机可言,只需要耍耍嘴皮子就能解决。“陈?博伟?不不不,陈伯伯,恕我说一句,你要动夏,别说小汎不答应,首先,你得问问我”!

  陈博伟更激动了“你算个什么东西”!

  0酷匠\S网K永rF久免'费Gv看N(小说*《

  欧阳恭还是并无波澜的回应着“我算什么?我倒是不算什么,只是,你要不想再见到双向,最好别惹我”!

  陈汎也接话道“你要是不想让我毁掉自家的公司,最好别动夏和前辈”!

  夏梦岂能错过这次的机会“你要是不想我亲手拿回双向,你最好别再打前辈的主意”!

  陈博伟竟然没办法接话,只能独自生着闷气。初琳婉好像看到了这一幕,自己脑补一下也能想到发生了什么,却有些得意的勾起了嘴角,“陈汎,你不对我好,你也别想好过。早晚有一天,夏梦会害了你们全家!”她这么想着,越发的得意。

  也许生命中最美的,就是这种没有结果的感情。一切都来不及表达,所有的,可能都因死亡或错过而冰封。活着的我们只能用记忆得到一点点人世间的暖意,真情只是如雪片,纯洁,晶莹,凉丝丝,脆弱得随时会融化在世俗的阳光下……

  “琳婉,你别得意了,好戏在后面呢”!陈汎早就看到初琳婉不对劲了,这句话早晚会说出来“别以为你会坐收渔翁利,夏和前辈练手起来,你什么都别想得到!至于我,我的态度你最清楚不过了,不是么?”说过,陈汎冷笑了声,转身走向浴室开始打理自己。初琳婉有些呆,她想不明白为什么陈汎总是能洞察她,更想不明白,陈汎为何如此相信两个根本没涉及过企业的人。

  陈汎这一家的空气凝固到了极点,谁都不敢大声说话,好像这个时候,当家的并不是陈博伟,而是,陈汎!

  “夏,你真的觉得,这么做好么”欧阳恭盘问着夏梦“你不是还不打算把事情闹大么,你说过,太过分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尤其是小汎”。

  夏梦有些慵懒的回应着“前辈啊,我说过,我看不得别人欺负你。至于汎,我相信他,我也知道他会懂我,可你不一样,凭什么你拼了命的保护我们却要受别人的责骂,能行驶这个权利的人,只有我”!

  欧阳恭心里升上一阵暖意,俯身贴近夏梦,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撩!到!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