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睡得有些清醒,夏梦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依偎在陈汎的臂膀下,陈汎也动了动手指,将夏梦紧紧地搂在怀里。“夏,好些了么”?也许是没有缓过来,两人都显得有些无力,“汎,其实,我们算是兄弟,不是么…”。陈汎有些无奈,“可是事情知道的太晚了,我对你的感情已经变成了畸形,我无法再坐视不管。爱就是爱,兄弟就是兄弟,你就是你,前辈就是前辈。很简单的理由,没有为什么!”陈汎说的坚定。

  夏梦有些小小的得意,缠在陈汎身上不肯离开。欧阳恭看了看窗外的天空,有凌晨三点多了吧,也不知道夏梦那边折腾的怎么样了,他默默地走到厨房,为夏梦和陈汎准备好夜宵,走到两人门前,示意性的敲了敲门便走回自己的房间。陈汎起身赤膊着上身走到门口,开门看到欧阳恭准备的夜宵,不免得一阵暖意,回头对夏梦说道“夏,有前辈在,我真的很放心啊”!

  说着他将食物端近屋里,一迈腿趴在夏梦身上,耍赖的蹭了蹭头发“夏,累坏了吧,起来吃点东西吧,前辈好不容易准备的”。夏梦一下精神起来“什么?前辈啊!这么晚了还不睡”说着,嘟了嘟嘴。

  欧阳恭在一旁已经醉的不成样子,为了防止打扰夏梦两人的情趣,欧阳恭提前将房门上了锁,独自一个人抱着酒瓶醉倒在窗前,背后抵着床箱,霓虹灯打在他身上,衬托出一屋子的悲凉。

  %‘酷:匠q网da唯一正◇版(G,V0其^他l◎都是盗v…版

  夏梦和陈汎两人填充能量完毕,夏梦起身披着被子走到欧阳恭屋前推门便进,谁知,吃了一个闭门羹。夏梦无奈,敲了敲门,“前辈啊。前辈!”,见欧阳恭没有回应,夏梦依旧不太死心,“开门啊,前辈”。

  “好了,夏,也许,前辈是不想打扰我们”陈汎打了一身马赛克,站在门口望着夏梦。“夏,前辈他…,真的是,太辛苦了”。语终,两人一阵沉默。夏梦沮丧的摇了摇头,拖着被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汎,什么时候走”?

  “如果可以,我不想。我想要的幸福,没有多么伟大,两家公司蒸蒸日上,前辈能一直照顾着我们,我能一直照顾着你。这就够了”。陈汎也是一阵叹息,“明晚吧,让我再多陪你一天”。

  “不了,汎,明早走吧。前辈,也需要人照顾,何况,小婉,也等不及了吧”。夏梦说着有些不甘心,也无可奈何。“其实,兄弟也好,爱人也好,你都是我要守护的人,汎”。陈汎立马打断道“不是兄弟,我对你,我很清楚,我是爱你的,超过了兄弟之情。我再最精彩的年华遇见你,已经错失了当兄弟的年纪。有些事,你比我清楚,为什么总要强调这些”!

  夏梦有些焦急的说着“如果是兄弟,我们可以一起下去,更长的时间。可如果是恋人,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守护在你身边”。陈汎立即反驳道“和初琳婉的结婚不算,如果以后陪我终老的人不是你,那我宁愿守孤终身”!

  夏梦吸了吸鼻子,扑进陈汎的怀里“汎,如果哪天,我真的比你早一步去了天堂,你要代替我的眼睛,和前辈一起,帮我过完剩下的生活,看尽剩下的风景”。说着,夏梦踮起脚,吻上陈汎的唇,松手放下披在身上的被子,紧紧地搂着陈汎的脖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