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餐厅的路上,夏梦牵着陈汎的手,两人肩膀靠在一起,好像只要在彼此身旁就能共同抵挡所有暴风雨。欧阳恭紧紧地跟在夏梦身后,生怕一不留神就会弄丢了他。夏梦觉得这样有些尴尬,就将自己的手插在口袋里,把手臂让给欧阳恭,欧阳恭也是有所领会,上前一步跨上夏梦的手臂。

  “前辈,你为我,真的做了太多了”。

  酷匠网\首)发

  “夏,有些话说多了就变得没有意义了…”随后,又是一阵沉默,三个人走在街上,像是久违的挚友,一路风雨共同承担。

  华灯初上,时光流转,掌心烙印,一世繁华,他们都是彼此不可抹灭的痕迹。那些无处安放的青春,破碎的让人心疼,那些纷乱的的世界,如此不堪,他们推开了所有的人,唯一把那个独一无二的人放在心上。

  三人走进餐厅时引得服务生们一阵唏嘘,“哇!他们好帅啊!”“天哪!那个不是陈汎么,财经转上上报到的那个!”“陈汎牵手的那个是谁?”“他们关系看起来好棒啊”!

  欧阳恭经常在这样的环境下闯荡,有一种天生的自信和优势。“别只顾着花痴了,不做生意了,美女们”?一听这话,羞得这些姑娘们一阵脸红“没有没有,先生三个人”?回话的依旧是欧阳恭,“恩,VVIP!”。一听这话姑娘们都惊呆了,没想到这些帅哥们还都是富贵公子,连忙回应道“好的先生,刚才多有怠慢,还请多担待。三位稍等,这就给您安排房间”。

  房间安排好时三个人已经等了一段时间了,是一间居家的餐厅,独立厨房和卧室,最高端的是,这是一间海景房,装扮的像极了个人住所,三个人在暗红色霓虹灯下享受着温存的浪漫,欧阳恭远远的站在窗前,也不知是在看窗外的风景,还是在看倒映的夏梦的影子。

  另一端的床旁,夏梦和陈汎两人温酒促膝,诉尽情话。夏梦侧身入眠唇间余温犹在,陈汎轻挑夏的发丝,划过指尖却是一阵微凉。凉,入骨,是寒冷。欧阳恭看夏梦睡熟了,终于开了口“陈汎,你就不好奇,夏的故事么”。

  陈汎抚摸着夏梦熟睡的脸庞,轻轻地说着“前辈,我并非不想知道。是夏一直不肯告诉我,他一定有苦衷吧…”。

  欧阳恭有些质疑的问着,“那你为什么还要调查夏的事”?

  陈汎有些温柔,“许宏博?到底跟你什么关系我不想深究,至于夏。我想了解的多些,我想更好地帮帮他,只是想不到,夏的故事…,其实当时了解后,有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夏,不过后来我明白,我只能拼命的对他好,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能补偿他的办法”。

  “那你对他这么好,只是为了补偿”?

  “不,如果是补偿,我也不至于这么牵挂他了。这么多年,夏已经融入我的骨髓了,前辈,请你相信我,就算我以后不能常在他身旁,就算我依旧要履行娶初琳婉的责任,但,无论如何,我这辈子唯一的爱人,都不会变”。陈汎说的坚定,也透露着很多的无奈“夏,他为我做了太多了,前辈,除了你,恐怕我无法再把夏交给其他人了吧”!

  欧阳恭笑笑,摇晃着杯中的红酒,那颜色有些魅惑,让人无法自拔,“我知道了。陈汎,你处理好初琳婉的事,至于公司,我想,我们能一起承担,你,我,还有,夏”。

  夏梦有些恍惚的睁开了眼睛,有些不清楚的说道“你们,说什么”?欧阳恭收住了嘴边的话,静静的站着,没有回应。

  陈汎安抚了夏梦的额头,“没事,怎么样了,夏,睡得清醒了么?我们出去看烟花吧”!

  夏梦不情愿的在陈汎的怀中来回蹭着身体,双手紧紧地抱着陈汎的腰“不,一个大男人看什么烟花,幼稚”!陈汎也紧紧地抱着夏梦,好像一松手就会失去一样。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望着欧阳恭,欧阳恭似乎是看到了陈汎的求助。

  欧阳恭转身走向陈汎,路过吧台时娴熟的放下手中的酒杯,修长的身材在灯光的照射下愈发的迷人,“走吧,夏”。

  “唔…,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