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琳婉有些发愣,“阿汎,你说那个欧阳恭,他可是底细不明的人,夏梦轻信他也就算了,现在连你也信他,别怪我没警告你,他可能就是冲着两家公司的股份来的,好在夏梦在公司并没有什么实权,可你就不一样了”。

  “琳婉,我一向尊敬你,你别以为,这天下所有人都跟你一样,你要是没有过这种勾当,怎么可能这么胡乱想别人”陈汎依旧是波澜不惊。

  “阿汎,你…”!

  陈博伟有些看不惯,上前缓和道“好了,儿子啊,既然小婉都在我们家住下了,更何况,过了年你们就要结婚了,你不能这么一直抵触着啊,就算小婉她有错,可她还是孩子,有什么事你多担待一下不就过去了”。

  陈汎冷笑了一下,“呵,我当你是我父亲一直忍着,要不是你出头给夏找住处和工作单位,初琳婉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就得手了。她是孩子,那夏呢,夏也是孩子,他一个人受了这么多的委屈,谁替他抱怨。那我呢,我也是孩子,我凭什么就要忍着不相关的人对我无理取闹”。

  林梦雨也有点看不下去了,她上前安抚着陈汎,轻声说道“好孩子,我和你爸都知道你跟夏梦的感情深,可毕竟兄弟就是兄弟,你早晚要娶妻生子,夏梦也是一样,你也是时候该离开他成长了”。

  陈汎显得不耐烦了,他控制着自己的冲动,强装淡定的说着“呵,兄弟,是个人都看得出来,我对陈汎,并不只是兄弟情义那么简单。娶妻生子?别开玩笑了,我没那个兴趣,更何况,我身边的女人并不优秀。我相信,夏,他会一直为我保持着少年的状态。有句不该说的话,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说好听的是联姻,说的直白一点,不就是你老公没能力么,想借着我拿到杞佑的股份”!

  啪!林梦雨上手甩给陈汎一个耳光,有些激动地说着“陈汎,你别没大没小的,那是你爸爸”!

  陈汎终于突破了防线,嘶吼到“看在我还能接受的份上,你们都别太过分,你们能撵走夏,又何尝不忍心我出走呢。噢,对了,没大没小?你对自己亲姐姐都能放手不管,现在凭什么管教我尊卑长幼”!

  陈博伟上前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陈汎本已经准备好迎接,可是初琳婉移步上前,不偏不倚的接住了陈博伟的巴掌“爸,妈,别再说了,我知道,阿汎他需要时间,你们别再逼他了,我等得起”,初琳婉眼眶有些泛红。

  林梦雨疼惜的说道“好,小婉,没事吧,快去敷一下,我们家陈汎能娶到你是他的前辈子修来的福分”。

  陈汎看不过眼,转身上了自己的房间,狠狠地关上了门,他不自觉的摸起了手机,犹豫了片刻,熟练地在屏幕上按出那串再熟悉不过的号码,静静的等着接听。另一端的夏梦也是稍作犹豫,最终还是接起了那个熟悉的号码“汎”。

  -酷e。匠B网Mn永¤久{X免!费看小y说I

  电话通了,却是久久的沉默。“夏,为什么要离开,不是说,我们可以处理的么”?

  “汎,相信我么”?

  “你知道的,我信”。

  “这出戏,好好演给初宏看,你不是要把属于我的追回来么”。

  “夏,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要瞒着我”.“没有的,汎,什么都没有”!

  “我不想像傻子一样,夏”。

  “对初琳婉好,我要我的公司,也要送你份大礼,不过,时间还不到”。

  “好,夏,我等你…”!

  “等我….”。

  陈汎挂掉电话,心里多少有点安心,他不知道为什么夏梦会让他演好这出戏,但是他知道,夏梦一定有自己的理由,于是,他决定慢慢的接受初琳婉。而挂掉电话的夏梦,依旧保持着站立姿势,他拨开窗帘,静静的看着屋外的天空。

  欧阳恭在一旁闪出,问道“夏,终于要有所行动了么?为什么?”

  “前辈,我不想,我爱的人再这样煎熬下去了。”随后,夏梦又补充道“还有,前辈,我不能,让你再受委屈了”。

  欧阳恭有些感动,他走到夏梦身后,轻轻地靠了上去,窗外投射出两人相互背靠的影子,举手投足间尽显着默契,像是久违的挚友,一如当年夏天启和许宏博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