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段时间,夏梦终于平静下来,他轻轻地松开紧握的手,又一次恢复了往常的冷静,“前辈,你是不是忘了什么,许宏博到底为什么没去现场,这么多年了,你一定调查的差不多了吧。还有,他不是一直追随我父亲么,后来又为什么加入杞佑,这点,现在的你不会不知道吧”。

  欧阳恭身体一颤,想不到夏梦的恢复能力这么快,到底有什么事是夏梦所不能处理的,那大概,只能是陈汎了吧。“夏,你就这么怀疑我么”,欧阳恭有些失望,说话的语气显得低沉。

  夏梦靠近欧阳恭,伸出手紧紧额抱着他,深情的说“前辈,我知道,一直默默喜欢一个人是多么煎熬的事情,你明明能够看见他,看见他过得好,你多想上前祝贺,却又只能站在远处看着。我从未怀疑过你,只是,既然故事已经讲到这了,也不能让它烂尾吧,我想要还原事情真相,只有你能帮助我”。

  欧阳恭笑了笑,上前贴近了夏梦,“夏,你不要这么温暖,我不是陈汎,我是,欧阳恭”!

  夏梦似乎听出了欧阳恭的顾虑,“前辈,我知道,你就是你,我并没有当你当做谁的影子,我对你好,是因为,这么多年,你的付出,是该得到回报的。至于陈汎,他在我心里,永远不能被代替”。

  欧阳恭听着,不知是该开心还是该悲伤,他想不出如何回答只能继续讲着为讲完的故事“其实,我父亲那天没有去,是有原因的,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那天在公证处一直处理着你们股权的事,由于当时你和陈汎刚出生,很多领事都不认同股份的划分,我父亲一直据理力争,把属于你们的股份公证给了你们,而那些老员工,因为提前被夏天启告诉了事情的真相,所以早就撤资各立门户了”。

  “可是我还是不能原谅,他放手不管我母亲的死活,就算是我对他有所缓和,这也并不能代表什么。后来,由于陈博伟转给初宏3%的股份,所以初宏手里的股份达到了5%,本来初宏让陈博伟加入杞佑,可是林梦雨有些信不过,毕竟林渊那么聪明,她不会一点都不告诉自己的亲妹妹的,在我父亲的支持下,陈博伟拿着剩下的股份创办了顾佐,在一定意义上,那是与初宏的杞佑有所关联的”。

  夏梦听出了故事的原委,“那许宏博,是为了调查初宏的内藏实力和资金分布才决定加入杞佑的”?

  “不只是这样,他为了保护你,初宏知道你是夏天启和林渊的儿子,很怕你以后会对他不利,所以提前就计划好了两家的婚事,也就是初琳婉和陈汎,他一直计划着怎么让你那公开的15%的股份转到自己手下,我父亲一直暗中调动着,所以才维持到了现在”。

  夏梦忽然有些感激,有这么多人忠心与自己的父亲“那你呢,前辈,你为什么不留在杞佑,或者去顾佐帮忙,反倒是来了出版社”。

  欧阳恭不紧不慢的回答道“两家公司既然已经有人在调动,我一个晚辈,各项都不熟悉,也不需要我做什么,而且,你不可能一直都在公司待着,有那些前辈照顾就够了,我需要在生活上和公司外照顾你,我知道这家出版社你一直很向往,就想着进来看看,说不定以后能帮到你什么”。

  夏梦刚要开口,欧阳恭就打断他说道“更何况,以图书出镜记者和编辑的身份,各项调查都会变得很方便”。

  夏梦有些佩服,欧阳恭明明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可是头脑已经这么清晰了。“前辈,谢谢”。

  Iy更EO新。最●@快上酷Ta匠#网O“

  欧阳恭有些犹豫,最终还是吻上了夏梦的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