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恭想了想,还是说了下去“可毕竟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林渊和林梦雨几乎是同一天的预产期,两个人都高兴的不得了,林梦雨回到家一时激动,竟把林渊怀孕的事情说了出来,陈博伟一听就觉得来了机会,于是急忙去找初宏并告诉了他这件事。但碰巧的是,那天我父亲许宏博和我母亲欧阳夏海都在,我母亲觉得事情不对,就提前拽着我父亲回了家”。

  “后来,林梦雨发觉了事情的严重性,就找到林渊告诉了她这件事,林渊似乎是知道事情并不能遏制了,就尽力拖延时间,并且交代好林梦雨,以后要照顾好她们两个人的孩子。这一切都是作孽,林梦雨意识到自己之前所做的事情是多么的不可理喻,她竟然能放手不顾自己亲姐姐的安慰,许是为了弥补过错,她跟陈博伟也说了好多话,陈博伟也意识到,要是没有你父母,他就不会走到今天,他想收手了,可是发现事情已经不再他的控制范围之内了”。

  天色太晚了,欧阳恭看不清夏梦此时的表情,接着说到“陈博伟许是出于愧疚,把初宏的计划告诉了夏天启,其实,在之前我母亲就来找过林渊,已经把事情告诉的差不多了,当天,夏天启把陈博伟一家和我父亲一家都找到了一起,他们谈了很长时间”。

  “夏天启交代陈博伟,如果自己来不及见孩子一面,就要把孩子托付给他们,林渊还特意补充道,孩子就叫夏梦吧,挺好的,有两个自己毕生所爱之人的名字,林梦雨听到这已经哭得不能遏制,陈博伟也非常自责,紧紧地握着双拳,随后,林渊把公司的股份平均的分给了在场的人,陈博伟一家9%,许宏博一家9%,留给你和陈汎各15%,还有5%,是留给我的,剩下那1%就送给了初宏”。

  欧阳恭又是一个转身,背对着夏梦,“其实,你母亲是很机智的,她看的出来怎样的安排才能保住你的安全,她代替你父亲把一切都安排妥当,只为了将来让你安稳”。接着故事继续讲了下去。

  “初宏见陈博伟最近少与他走动,就知道事情可能已经被发现了,于是提前采取了手段,他拿着不成规定的法律威胁着陈博伟,陈博伟为了他妻子和将要出生的孩子,不得不勉强答应,可是,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欧阳恭有些哽咽。

  “前辈,我听得下去”。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其实欧阳恭已经听出来,夏梦现在很是虚弱了,但还是坚持着说了下去“林渊和林梦雨是同一天的预产期,当天下午你和陈汎就出生了,那时候我还小,只知道我父亲拉着我站在你面前,告诉我这辈子不能负了你,第二天初宏以谈心为借口拖着夏天启上了医院顶楼,林渊当时正在病房内,也预感到将要发生的事情对刚出生的孩子来说多么残忍,于是命令陈博伟让他将林梦雨和两个孩子转到其他病房,林梦雨怎么肯,毕竟那是亲姐姐,可是林渊说‘妹妹,只是我最后一次请求你,照顾好,我的孩子,夏梦,他还小’她含着泪,狠心的别过头”。

  “后来我母亲就去了,林渊本是叫她走,可无论怎么样我母亲都不肯走,毕竟,当年我母亲的命是林渊拼死救下来的,本来她给我父亲打过电话,可是,呵,许宏博竟然为了逃避风险到最终也没肯去,”欧阳恭狠狠地吐着气,过了许久终于平静下来,接着说“当林渊再回头的时候,就看见夏天启从楼上掉了下来,当时她一阵惊慌,拼命地向楼下跑去,我母亲就跟在她身后。刚走到楼下,一辆车就向没有方向感一样向林渊撞过来,我母亲奋力推开林渊,可车速太快了,两个人都没有能活下来”。

  “在屋内的林梦雨和陈博伟很快就知道了外面发生的事情,林梦雨哭的泣不成声,连孩子的苦恼都没办法再去安抚,那个疼了她一辈子的姐姐,如今的死,有一部分原因竟是她造成的,她不知道以后怎么样面对自己的父母,更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

  “我父亲呢,呵呵,在接到电话后很多天都没有再去上班,而我,就是在那个时候恨极了他,也是从那个时候,决议要改成欧阳姓”。

  “后来,就没必要多说了吧,你和陈汎生活着,林梦雨和陈博伟对你们很好,只是从未跟陈汎提起过这件事,而从小就机敏的你,可能自己也搜集了不少情况吧,我呢,从那时候开始就一直专修法学公关,一直默默关注着你的动态,一直追随着你的脚步,这么多年,我一直没参与你的生活,是因为我知道,你过得很好,可是自从陈博伟找到出版社来,我就知道,事情不一样了”。

  夏梦沉默了许久,终于安奈不住这么安静的氛围,狠狠地抓着自己的睡衣,慢慢的缩到了一起,欧阳恭转身抱着他,极力的安抚着他的不安,只能轻轻地安慰,无可奈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