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前辈,去收拾一下吧,天气凉了,收拾好了早点休息”。

  欧阳恭看着夏梦,没有说话,自己走去浴室收拾起来,夏梦就待在客厅里随手翻着杂志,赫然看到《顾佐公司新兴精英领袖----陈汎》,虽然这个公司、这个人,对夏梦来说似乎有些久远了,甚至有的时候连自己都觉得陌生,但每次一翻听,就好像回到了过去的日子。

  “陈汎,原来你已经这么优秀了,能够独当一面了”,夏梦不由自主的笑着,笑的让人觉得心暖。

  “夏梦!夏梦!你家浴巾放在哪了!”

  夏梦不耐烦的看了眼浴室,“等着,我去给你拿”。

  夏梦拿着浴巾走进浴室,欧阳恭刚刚冲过澡,丝毫来不及掩饰什么,“前辈,你!”

  欧阳恭也是一惊,随即就换了吃惊的态度,“呦,夏,来都来了,要不要冲个澡”?嘴角诡异的一笑,说着就拽过夏梦的手把他拉进浴室里,夏梦怎么能轻易妥协,一个转身把赤裸着的欧阳恭推到客厅内,迅速关上了门。

  欧阳恭站在外面,多少显得有些尴尬,“夏,…我等你…”,看夏梦没了回应欧阳恭也只能换好睡衣在客厅等着。其实夏梦并非保守,只是这样的机会他只会留给陈汎。

  一边淋浴的夏梦心不在焉,想着刚才看到的那页杂志,他似乎是有些庆幸,毕竟自己一直所努力帮着的陈汎终于有了自己的成绩,而且还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不过,也似乎是有些失望,他终于成长为自己所预想的那样优秀,也或许是早就成长的这样优秀了,这也就意味着,夏梦能够帮到他的越来越少了,不知为何,这样的陈汎竟会另夏梦有些落寞。

  欧阳恭见夏梦一直没有动静,不免的有些着急了,刚准备起身去看看就发现了在手边翻着的杂志,“原来是,陈汎啊…”。欧阳恭晃了晃神,最终还是坐回了沙发上。对欧阳恭而言,也许自己对夏梦,就像是夏梦对陈汎一样。盼取年年岁岁,那鸿影惊掠,未寄许,多少心结,朝朝暮暮与谁悦。

  夏梦擦着头发走了出来,看欧阳恭正在发呆,叫了几声也没有回应,便淘气的弯下了身子,狠狠地甩着头发上的水,“夏梦,你大爷”!

  “哈哈,你也有激动的时候啊”夏梦大笑着,仿佛心情好了不少,“前辈,你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没啊,没事,快去把头发弄干吧,一会着凉了,”欧阳恭溺爱的一笑,温柔的看着夏梦。

  “前辈,我知道,我这么大人了,不用太担心我,你也照顾点自己吧”,说着夏梦为欧阳恭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转身向浴室走去。欧阳恭也用手紧了紧衣服,仿佛感受着夏梦的温暖,“夏,我会顾你周全”他这样自言着。

  夏梦终于收拾完毕换好睡衣,路过客厅拽起欧阳恭就向卧室走去,顺便关了客厅的电视和照明,欧阳恭没有说话任由夏梦带着他,他本想握紧夏梦的手,可是他意识到,夏梦只有跟陈汎在一起时,才会握紧他的手,而对自己,永远都是拽着他的手腕,这种莫名的失落感压得欧阳恭喘不过气来。

  “前辈,虽然说我对你没法向对陈汎一样,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收着你的感情却无所作为,而我对你所有感情的回应,都是出自内心的,并不是敷衍也不是做戏”,夏梦一口气说完,转身用力拉过欧阳恭,把他放在自己的身上,虽说两人个头差不多,不过还是让欧阳恭有些心动。

  “夏梦,谢谢”,说着,正经不过两句话,欧阳恭推开夏梦将他夹在自己的手臂下,右手不停地挠痒着夏梦。

  “前辈!前辈!快放手啊,哈哈,放手放手,哈哈,该睡觉了,哈哈哈”,夏梦笑的不能停止。

  欧阳恭听着迅速放开夏梦,“走,睡觉去!”说着,骄傲的倒在了床上。

  t^酷M)匠Jp网*唯e/一正版,l其e他都是{盗版

  夜,还是那么静谧,有人想忘了过去,忘了那一年的春夏秋冬,迫忘了那开放在冬天的轮回,寂寥无助,也许,夏梦和欧阳恭皆是如此。

  “前辈,现在,可以讲讲你的故事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