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看正版r章^k节上X酷T匠d~网

  初琳婉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个问题,或许,陈汎早就发觉夏梦离开的事情有蹊跷,或许,他早就怀疑到自己身上了,只是缺少证据,而现在,似乎因为自己的一时疏忽,所有的事情都被证实了。

  “阿汎,你听我说,我并不是故意排挤夏梦,我是因为爱你啊,只要夏梦在你身边,你就从来都不会对我关心,我是一个女人,夏梦能给你的我能给,他不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我这么做是为了我们好,是为了我们两家公司的发展好啊”,初琳婉眼神慌乱不时打量着陈汎,用颤抖的声音继续解释着“我绝对没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阿汎,你看看我,你看着我的眼睛,我说的话没有一句是骗你的”。

  欧阳恭毕竟是过来人,这种深情的戏码他见得多了,不免觉得的有些无聊,他一边用手摆弄着头发,一边关注着陈汎的表情,因为他知道,这种时候夏梦向来不爱参与,挺多也就是最后插一句话,所以也没有太担心他。

  事情还果真是照着欧阳恭所预想的那样发展,陈汎听着初琳婉那些话觉得苍白无力,定了定神向夏梦望去,夏梦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只是安静的看着窗外的风景,他应该是听到了一切,也许是不想理会,也许,是想看看陈汎会作何处理。

  初琳婉见陈汎没有回应,其他人也没有帮腔的意思,不免的着急了,“阿汎,你听见我说的没有,夏梦,你帮我说说话,我不是故意撵你走,如果我有什么事做的不好让你过意不去了,你原谅我,你帮帮我好不好,我求求你,你帮帮我”初琳婉哭的梨花带雨,向断线的风筝一样四处寻找着可以依着的地方,像做错事的孩子,渴望得到陈汎的原谅。

  “琳婉,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知道,你对夏梦做的事也许并不过分。只是,在我这,你的爱太自私,我没有办法接受,而你对夏梦所做的,就是对我最大的伤害。”

  见陈汎终于开了口,夏梦悬着的心便放下了,陈汎继续说道“不是说爱一个人就是希望他好么,初琳婉,你听好了,你的爱让我很不舒服,更何况,你逼走了我最爱的人,所以,就算以后我们结婚了,那也只是,我要履行的责任而已”。

  陈汎冷冷的说完最后几个字,没有一丝忍让的意思,说完后他又向夏梦望去,虽然看不清表情,但是陈汎相信,他看到了夏梦嘴角那丝微笑。

  “小婉,看在你口口声声说爱陈汎的份上,我就再帮你一次,你究竟知不知道什么叫爱么”?说罢,夏梦起身用眼角扫向欧阳恭,欧阳恭领会的点了点头,起身走向夏梦,两人并肩站着。

  “汎,要是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你照顾好自己,还有,顾佐,那是,你爸爸的心血”。

  陈汎叹了口气,起身走近夏梦,这是自离别后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夏梦“夏,你究竟什么时候能为自己想想”,陈汎眼睛里充满了悲凉和溺爱,他微微低头,吻上夏梦的眉心。

  良久,陈发转身背对着两人有些落寞的说道“欧阳恭,请帮我照顾好夏梦”。

  欧阳恭上前一步,坚定地拍了拍陈汎的肩膀,“谢谢你的信任,我会的,你也要,别让夏梦担心”。陈汎点了点头,没有作声。

  三人仿佛静止了一会,便散场了,唯有初琳婉,好像置身事外一样,机械的跟在陈汎身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