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恭似乎看出了陈汎所思索的事情,他笑的有些得意:“陈汎,常听夏梦提起你,我知道,我们都知道,你准备赢取初小姐也是出于无奈,不过…”欧阳恭故意拉长了语调,慢悠悠的说道。

  “无奈归无奈,有些事你还是不得不做,况且,你娶了初小姐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欧阳恭,你这话怎么说”陈汎有些按耐不住的问道。

  “陈汎,恕我多嘴,夏梦,只有跟我在一起,才会变得轻松些”,说罢,欧阳恭翘起了修长的腿,身体向后靠去,像是个领导责备下属一样看着陈汎。

  “欧阳恭,你不要太过分,夏,他究竟是谁,他的家庭、背景,你一无所知,怎么能轻易相信这样的人,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陈汎话音一落,似乎是惊到了在场的所有人,夏梦有些失望的苦笑着,微微仰头定了定,向身后的椅背靠去,双手交叉随意的垂放在身上,“陈汎啊,该失望的人好像不是你吧”夏梦瞥了眼陈汎。

  酷C{匠6◎网永久免费看小》说vx

  陈汎有些慌乱,不停地摆弄着手中的酒杯掩饰着自己的错误。

  “汎,我还是那句话,前辈不会害你,你若是连我都不相信,就不要再追问为什么”

  “可是,夏…”“陈汎,你相信么?”

  ……

  “好,夏,听你的就是了,我只是怕…”

  话还没出口,欧阳恭就主动地搭话到“陈汎,你放心吧,就算我对夏梦有什么感情,那也是不可能的”他叹了口气,摇摇头继续说道“夏梦把你看得太重,他心里,根本就装不下其他人的好,就算是我,也只能以朋友的身份守护他”。

  陈汎如梦初醒一般看着夏梦,他不禁感到自己的渺小,曾经那个耍赖幼稚的夏梦,如今竟变得高傲不可一世,唯一没变的,就是夏梦留给陈汎的温柔,细腻体贴,却又,如此低悯见不得光亮。

  夏梦没有说话,毕竟,他所能给陈汎的,他都在一点点的努力做着,夏梦并非不善言表,只是他知道,说多无益,一旁的欧阳恭也没有动静,他是个机敏的人,他看得出存留在夏梦和陈汎两人间的感情是多么的坚固,多么的功不可破,自始至终他都无法参与,只能默默的守护着夏梦。

  这其中最属安静的,该算是初琳婉了吧,虽然她极力想表达,但却无法参与其他三人的谈话中,她爱陈发,却又不知道爱在了什么地方,她只知道非陈汎不嫁,她只觉得没了陈汎活不下去,可是,也许这并不是爱情,只是强烈的占有欲,当欲望满溢当任性冲昏了头脑时,就顾不得什么情理颜面。

  “夏梦,丑话我可说在前面,当初我们签约时说好了在我和陈汎完婚前你不许出现,现在你已经算是违约了,看在陈汎的面子上我就放过你,但是你也别得寸进尺了,我初家手下占有顾佐公司的15%的股份,小心我翻脸不认人。”

  “小婉啊,我违约也好,毁约也好,你可别忘了,你要真是有所动作,搞垮的可是你未婚夫的企业,还有你们的未来啊”,夏梦有些挑拨的说道,习惯性的左手抹上左耳的耳垂,微微侧头,手指在耳垂边轻轻地摩擦着,这动作有些妩媚,撩的欧阳恭一阵激动。

  陈汎看着夏梦的招牌动作也无力应对,然而针对初琳婉刚刚所说的话,陈汎忽然意识到什么,“你终于承认你见不得光的勾当了,初琳婉”!

  “什么!不是这样的汎”初琳婉紧张的解释着“不是我说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陈汎用手抬起初琳婉的下颚,步步紧逼,逼近她面前轻轻地说“你慢慢说,我听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