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深深的相拥着,似乎想把对方狠狠地容在自己的身体里,也许这感情,别人是无法体会吧。

  初琳婉看在眼里,也没有了从前的卑微,反倒是极为张扬的说到:“夏梦,你别以为现在的你还能像以前一样肆意叫嚣,现在你看清楚,陈汎手里挽着的人,是我初琳婉,而你,早就该收拾好行李投奔他处了吧”!

  其他同学都围在一旁等着看热闹,谁知道,出声反驳的人既不是陈汎也不是夏梦,而是在教室外等候的欧阳恭。

  “初琳婉,早有耳闻,你不就是不惜一切手段只为了给陈汎提鞋的人么,噢!对!我想起来了,这辈分要是论起来,陈汎是佐氏公子,你是佑氏小女,而夏梦,是两家公司联合仅剩的唯一合法继承人,该说叫嚣的人,是你吧”!

  这话一出,没有人出声质疑,因为也没人知道两家公司具体是怎样的情况,只剩下初琳婉血腥的双眼瞪着这个不知名的男人,而陈汎,似乎有些疑问,他疑问,面前这个人是如何知道这么多的。

  “前辈,小婉不懂事,你要多担待,我替陈汎向你道歉”。

  “夏梦,哪怕是今天,你还仍然是处处护着陈汎啊”,夏梦笑了笑,不予回答。陈汎也只是笑了笑,他知道,夏梦给他的爱太过深切,哪怕是自己也很难做到,只是他不懂,为何眼前这个男人如此帮着夏梦。

  看xl正版/章o节W上M酷匠i网6)

  这种尴尬的气氛缠绕着思绪中猛烈地碰撞,周围人都识趣的走开了,还是夏梦开了口“汎,要不要一起吃个饭,带着你这位准,未,婚,妻,”!

  “夏...”陈汎刚要开口解释,就被夏梦拦下了,“汎,这是你以后注定了的事实,倘若哪天你身边站着的人不是初琳婉,恐怕陈爸不会好过吧”。

  又一阵沉默,没人能想出什么合适的话来破解,“走吧,去吃饭”。欧阳恭对陈汎来说本就是外人,也不会在意他有多么没有礼貌,只能借这不太搭调的话给三个人找一个合适的台阶。

  四个人前后走进餐厅,围着一张圆桌子坐着,初琳婉知道陈汎心里自己的位置,主动做的离陈汎远了些,不过,也是初琳婉先开的口“夏梦,说好了不再见陈汎,你为什么反悔了,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很不容易,你不是不知道”。

  “小婉,你记着,没有什么是必须的,我当初答应你是为了陈汎,现在见面也没有什么不可”,夏梦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放心吧,陈汎是你的,我把他交给你,你好好照顾他便是了”。

  “夏,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么”陈汎不死心的问道。

  “但凡是有一丁点办法,夏梦也不会走出这一步吧”说这话的人是欧阳恭“夏梦比谁都看不得你受委屈,只是,有些事一个人的力量太小,目前,他所能做的,只能做到这了”。

  陈汎尽力保持冷静的说到“你究竟是什么人,欧阳恭,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

  “复姓欧阳,单字一个恭”夏梦说着,摆弄着手中的酒杯,抬起下颚用眼底注视着杯中的酒,“你无需知道”。夏梦低头时睁大的双眼平静的望着陈汎,补充道“他不会害你,相信我”。

  陈汎有些不知所措,他避过夏梦的目光,暗自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很好的挡在眼前,他从未见过,夏梦给与谁这样的肯定,陈汎,有些担心了,这个叫欧阳恭的男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