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八角石台上的棺椁突然的变化,让鸣瀑一惊,又重新镇定下来,此刻自己连怎么走出这青丘小世界都不知,也只得顺着这青丘的规则慢慢定下心来。

  那乳白色闪着荧光的棺,映出里面青色金纹的用宜章圣竹做的椁,一时间清白两色交替,竟是惹得人离不开眼睛。

  鸣瀑上前,拿手抚了上去,一阵温凉之感传来,那乳白色的棺荧光更甚。

  唧唧——唧——

  丸子趴在鸣瀑肩上,此时两只乌黑的眼珠中竟满是恐惧。

  鸣瀑安抚了它一阵,目光重新回到那棺椁上,不知里面躺着的是什么人物,棺椁厚重,材质更不必说,虽不知乳白色的玉石是何物,不过既然能与做椁的宜章圣竹合用,想来也极为不凡。

  青丘小世界的轮回演替仍在继续,花开花落,枯枝腐水,道不出的意味深长。

  刚才那歌声,正是从这棺椁中传来,此时靠近了,听得也就更清晰了。

  涂山青萝的声音凄凄楚楚,鸣瀑听得也是伤痛起来。

  丸子一声尖叫,竟是跳到了那棺椁上方,鸣瀑连忙将它拽了下来,直到被鸣瀑拽在怀里,小家伙也不安生。

  “丸子你——”话音未落,鸣瀑眼梢瞄见那棺椁,竟是自己打开了!

  身子一软,御灵力随着那棺椁的打开,迅速流失着。

  鸣瀑情急之下拽着丸子,向着来路那巨骨的方向跑去,却发现那巨骨前早已横了一道人影,身上披着五彩软甲,拿着一张大弓,不断往巨骨中射着羽箭,那人影每射一道,巨骨中就是一声惨叫。

  鸣瀑心中知道那是幻影虚像,可听到那惨叫,仍是忍不住的发寒。

  再看眼前那棺椁,已是打开了小半,露出里面青底金丝的椁的模样。

  宜章圣竹的气息充满生机,可是却被人用作了棺椁,现在想来,以前以为做这棺椁的人是想借此复活里面的人,可如今看来,却是不太可能的。

  远古之后,人死不能复生,传说中的不死之草,覆面而生也只是夸张,就算能肉白骨,又怎可能有生死人的功效,有违天理的东西,从来都不存在。

  那么用这宜章圣竹做椁,只可能躺在其中的那人本身就没有死!

  这棺椁只是用来方便疗伤之所,只是为何做成棺椁的形状,是为了掩人耳目,或者是某种祭祀的规矩,亦或者有其他原因,已是不可得知。

  乳白色的外棺仍然在不断移动着,里面那宜章圣竹制成的内椁已露出了大半。

  时间不断流逝着,满山的梨花开落了又几回,一人一兽,一口棺椁,以及那不断向巨骨山洞里射羽箭的人影,一切似乎回到了远古年间。

  丸子意外的安静,两只眼珠麻木的看着那棺椁,此时的小家伙,倒像个人了。

  喀——喀喀——

  零零碎碎的撞击声,里面的青底金丝椁彻底露出来,那棺上面的金丝,乃是宜章圣竹天生的纹路,互相缠绕着成云雷的形状,一派祥和之气,往底部看去,却见那下面的纹路交缠着形成一只展翅的鬼车鸟的图案!

  鸣瀑一惊,传说这鬼车鸟原有十头,被伤后只剩下九头,所到之处,鸣声如鬼车过街,血从断头处滴落,可染红半座小山。

  这鬼车鸟性情凶残,宜章圣竹乃是神物,又是发生了何事,才把鬼车鸟的图案印在了肌理上?

  里面的内椁也突突震动着,鸣瀑凑上前,看见那内椁已开了一条细缝,里面隐隐看出青蓝衣料的颜色。

  丸子的表情凶恶起来,想再次扑到那棺椁上,被鸣瀑一把拽下来,扯在怀里。

  鸣瀑一双桃花眼死死盯着那内椁,细缝越来越大……

  咻咻——!

  羽箭破风的声音,鸣瀑回头,只见那向巨骨山洞中射箭的人影不知何时转了身,竟是朝着鸣瀑这边射过来!

  羽箭裹着刺耳的声音,四周的空气被压缩的厉害。

  情急之下,来不及反应,鸣瀑只听见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唧唧——唧唧——!

  丸子尖叫着扑到鸣瀑身前!

  【飞获城车家】

  鸣瀑身子一阵,茫然看向四周,自己仍在车家!

  背后早已被冷汗浸湿,袍子黏黏的贴在身后,颇不自在。

  “原来是幻——”一句话未完,鸣瀑看着自己手中的青底金丝样的一块碎料。

  那是最后自己情急之下抓着的东西,那不是幻境!

  鸣瀑此时有些呆滞,看向趴在自己脚边睡着的丸子,丸子爪下的肉掌上,贴着一片泛着枯黄之色的梨花花瓣!

  鸣瀑把那宜章圣竹内椁碎片平放在手心,青色竹片流转着玉石的光泽,上面金色纹路的云雷纹只得了半个部分。

  -O更新最YB快Dk上√Q酷%匠网$0

  看着四周破败的车家宅子,车九,她到底遇到了什么……

  【山海中部化雀量府邸】

  “老师”白袍的少年弯身行礼,“那山海东部的真宇宗来了消息”

  “我真怀疑你这遮掩的绸缎是不是透明的”那中年人赞叹了声,绕着少年转了圈,“他们说些什么?”

  “学生幼时眼疾,就算真是透明的也看不真切”少年再次弯身,“真宇宗方面说已派出了一名弟子,是祖洲殿的空青,但……”

  “我们这边并未看见那空青!”中年人甩袖,“莫不是眼瞎了?”

  “那空青确实来了,不过在路上失踪”少年拱手道,“现在那真宇宗向我们要人,我们该如何……”

  真宇宗在山海东部势力不小,若真是为了一个弟子向皇族较起真来,他们定是理亏的一方,化雀量有些头痛,那空青既然已经接了任务过来,又怎会在路上失踪?

  “你下去后去拜见下单甘育单大人”化雀量沉着脸色,“若是他有什么妙计,尽管请来!”

  “学生还有一问,那真宇宗的任务请求可是何人发出的?”少年把覆着眼睛的绸布紧了紧,“在学生看来,完全没有必要”

  化雀量叹了声,“你以后便会知道,晚些破了这案子,总比早了好”

  “学生不知”少年皱着眉,“可学生知道,老师教过,为官者,先修其心。”

  “那你的心又在何处?”化雀量反问道,他这个学生哪里都好,就是没经过人情世道,看得不能透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夸徇四境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