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野!快滚出来!”

  白家府门前,叶候带着一众人向门里喊着,此时的白府除了小厮就只剩白野一众人,哪里还有什么人,刚才那小厮被他抓来前来通报,打了一顿后,逃进白府,不敢再出门。

  “你是何人!”涅石踏出门,手里的长枪划过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听那小厮说门外人的相貌身材,知道叶家此次就只来了叶候一个,众人在里面商量了下,决定只让涅石出面,能隐藏些实力就隐藏些,将来也好再做计划。

  那紫衣青年同样拿着一柄长枪,轻蔑看着涅石,“叶候!”

  “白野那老东西请了外援?”那叶候身量不及涅石,仗着自己人多,心里底气足得很。

  要说相貌,叶候虽不及涅石硬朗,可看着也是个五官端正的,奈何一张脸上目中无人的表情实在是让人生厌。

  涅石一声冷哼,“嘴巴放干净点!”

  “被我叔叔断了手的蝼蚁而已!”叶候哈哈笑道,再次阴狠盯向涅石,“你手中是那老家伙的断刃,难不成做了上门女婿?”

  “闭嘴!”涅石本就是个不会说话的,遇到叶候那等无赖,也只能生闷气。

  那叶候却不理会,依旧说着自己的,“你若是现在把那老东西揪出来,小爷今天就放你一马!”

  他身后众人也都讥笑起来,其中不乏拍马溜须的。

  “开始吧”涅石怒极反倒冷静下来,手中长枪摆了个花式,直直扯出一阵枪芒。

  叶候斥退身后众人,他与涅石都是水阶紫级的实力,又快要突破,晋升为水阶白级,倒是真不相信那涅石能胜了他!

  两人用的都是长枪,那叶手中的法宝也是不凡,暗红的枪身握在手中,倒像是被他抓了一条火龙在手里一般。

  涅石冲上前的脚步一顿,身子硬生生停在半路,手中银色长枪此处,眼看就要碰到那叶候的身子,被他一个鲤鱼打挺躲了去。

  “受死吧!”叶候一声爆喝,手中长枪猛然翻转,向着身侧涅石的头部刺去,实在是狠辣!

  涅石的战斗经验要比那叶候多了不止一倍,反身游走到那叶候身后,银色长枪一挑,那叶候竟是被他挑翻在地!

  涅石冷冷盯着地上的叶候,不等他站起来银枪就是朝着腿部插去。

  吼——吼吼——!

  那地上的叶候却突然变化,被一个红底黑纹的大虎护着,声音便是从那大虎喉中发出的。

  涅石一个激灵,躲过那大虎一爪,身后的叶候已经从地上站起来,重新拿了长枪想要冲来!

  叶候表情彻底阴下来,他原先只道要解决这涅石有些麻烦,可现在看来,对方到底多少战力到现在他还没摸清楚。

  那血虎跳起来,两只前爪向着涅石抓去,背后叶候脚下迅速移着位置,眨眼便是到了涅石身后。

  反观涅石却不见什么动静,拿起长枪向着上空一刺,随即竟是头朝下旋转起来,那血虎头部便是被他穿了一个不小的洞!

  叶候痛得嚎叫了声,本命御灵兽血虎破碎,他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涅石从上空停下,他虽不能同时对付叶候和他那血虎,可单单治服那血虎还是可以的。

  一击毙命!

  见那叶候本命御灵兽破碎,躺在地上痛苦打滚,他那些带来的随从立刻四处散去,不管叶候是否还能活着,如今现在这般样子,他们都是活不下来!

  涅石走上前,看着叶候,手中长枪举起,落下。

  叶候,水阶紫级,身死!

  看那涅石满身戾气再次回到厅中,众人已得了结果。

  “死了”涅石收起长枪,看那长枪的眼神已经满是疼惜,像看心爱之人一般。

  白野咳了两声,“无碍,早已结下了梁子,不过涅小兄弟这次可真是解气啊哈哈…咳!”

  “涅师兄果真厉害!”白胶赞扬声,对涅石崇拜的很。

  “只是那叶候死了”鸣瀑皱着眉,“那叶孔与叶冬定不会善罢甘休!”

  一时间厅内又静下来。

  “成小兄弟担心的也有道理”白野脸上笑意明显,“不过,他来了又如何,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众人又是笑作一堂。

  【魔域之城深海】

  “成家…子嗣……成家……”

  “成家……”

  “……成家…四圣兽……呵……”

  “咕噜噜——”

  幽暗,阴冷,毫无生气,这便是大海“魔域之城”的深处,抬眼日日夜夜升起落下,但这与魔域之城无关,海面上会有波涛汹涌,会有异鸟走兽,会有阳光放射出的五彩光线,而深海——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

  偶尔有全身闪着亮光的鱼路过,被那海底的骨塔吸引,黑色的塔身一层层叠起,塔上被珊瑚覆着,那小鱼就从一个个珊瑚丛之间游过。

  塔身早已破败,有大大小小的孔洞,塔顶上隐约看出以前的檐边,那小鱼游到塔的半腰,被那塔腰上雕刻的人脸吓退了回去。

  咕噜噜——咕噜——

  古怪的声音再次响起,像是鱼类吐泡的声音,又像是溺水之人最后挣扎的声响。

  cZ看Tw正版章#节,Z上酷匠#9网

  那小鱼感觉大概感觉这塔不同往日,用尽了力气想要游回去。

  咕噜——噜——咕噜噜——

  黑色的水涡出现在小鱼下方,眨眼间又重新消失。

  深海,塔前,又恢复了平静,除了多出来的那副鱼骨。

  【山海中部白城白家】

  自从上午涅石一枪毙了那叶候,府中的情绪明显轻松了一点,正如白野所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那叶候也是死有余辜,怪不得别人!

  就算这次涅石饶他一命,他又何尝是知错就改的主?

  府中因为先前白野的话,倒是没人怪涅石鲁莽,白叶两家的梁子早已结下,连白野的左手也是拜那叶家叶冬所赐,这口气若是不出怎么咽得下!

  与其畏畏缩缩祈求保命,不如拼死一搏,也好过躲躲藏藏,受人屈辱!再说那叶家,不论是叶孔叶冬兄弟,还是刚被涅石杀死的叶候,又有哪个是宽容大度之人?就算现在去对叶家俯首称臣,也难保不会全族覆灭!

  “嗯?”鸣瀑脸上突然惊疑不定,“番禺城来的车家被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夸徇四境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