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虫撕咬的声音不断,红白两色的斑点,四处散落都有破碎肢节,还有渗人的互相咽食得声音。

  正在战斗的五人都是一阵寒意,那涅石虽早已见过转场面,可每次看到,都是一阵恶寒。

  这巫术过于阴险凶残,他才一再不想使用,御灵能力者与巫术一脉毫无共通之处可言,御灵师讲究温和延绵之道,其中有暴烈,温和之分。可总得来说,还是比较在意人道的。

  甲虫互相吞食的声音终于减弱下来,经过一番撕咬只剩下十来只较大些的甲虫,比较起来一只大概有人的巴掌那般大!

  嘭——!

  待烟雾散去,那两个黑衣人已是没了踪影。

  “喝!”依旧坐在地上的涅石浑身一阵震,随即软下身去,那剩下来的十来只甲虫开始四处散去。

  鸣瀑隐约感受到四周有个屏障之类的东西破裂了——咔嚓一声!

  接下来又是一阵咀嚼声,虫子啃食着阵法所需的能量,不大一会,四周场景就变了样子。

  原本三人所处的荒野,竟是一变成了郊外树林的样子,甚至依稀可以看见远远有身影路过!

  “果然是幻阵!”鸣瀑拿着长刀的手一挥,“那黑衣人什么来路?”

  他们这一路上多有磨难,怕是与那黑衣人脱不了干系!

  黑衣人每每行动,都把三人的速度拖下不少,到底想做什么。

  “终于出来了!”一旁涅石勉强撑起身子,脸色苍白,“白胶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不…不用看了…”那边的白胶原先被黑衣人缠着,此时还未反应过神来,愣愣看着周围的场景,“还有二十里便是白家领地,怎么…会突然到这的……”

  “哈哈”涅石轻松咧了咧嘴,“接下来就麻烦成师弟了!”话音刚落便一头栽在地上。

  “涅师兄!”鸣瀑连忙上前把他扶起,想来也是刚才使用那巫术消耗心神过度了。

  白胶也两个快步冲上来,把涅石背在了背上,“成师兄把涅师兄交于我就行!”

  见那白胶主动请缨,鸣瀑也不好再说话,只得任由他把涅石被在背上。

  “到了城内以后就好,你先坚持些”鸣瀑把长刀收起,看白胶略微吃力的神色,“也凑巧让你锻炼一下。”

  【山海中部白城】

  白城不大,可粗略算来,也有四五千上的人口。

  涅石在半路上醒来,见白胶背着自己,也不大好意思起来。

  可他毕竟不是有小心思的主,感谢了白胶一番后,便自己下路走着了。

  鸣瀑看师兄弟二人的动作,也是笑起来。

  三人一路下来,已是遇到不少事情,此时都疲累下来。

  白胶嚷嚷到要休息一下,被涅石一个白眼瞪了回去。

  这白城也是白家的基地所在,白家内部族居地在白城东南角。

  “两位师兄!”白胶心里终于是彻底放松起来,“到了白家以后,由着我招待两位就好。”

  “招待什么!”涅石用长枪勉强撑着身子,语气却不弱,“我们是来做任务的,把事情问清楚就好!”

 鸣瀑本来走在最前方,听到二人对话,也扭头笑道,“若是白家能助我们找到些空青师兄的线索就再好不过了!”

  白胶咧着嘴笑起来,“叔父叔母他们人很好的!”

  “白家如今都有些什么人?”鸣瀑心中隐约有些担心,“我们这样过去会不会太突兀了点”

  “成师弟?”涅石不知他为何这样说。

  白胶上前扶了一下踉跄的涅石,“如今白家大概人口五百,家主白野,娶了两位夫人,大夫人生下老二白谷,二夫人生了两个女娃,白妙和白舞”

  那白谷是白胶过继给白家之后才出生的,如今还年幼 ,过了今年才将将十五。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有些…”鸣瀑犹豫道,自从进了白家领地之后,他心中就开始隐隐不安起来。

  “哎?”白胶疑惑一声,“成师兄大可不必担心”

  鸣瀑摇摇头,不再多说。

  三人继续走着。

  黄昏左右,终于是到了人多处,四处还能看到未收摊的生意人和已经升起各样花灯的门铺。

  “这白城到了晚上才热闹呢!”白胶向两人介绍道,“幼时我常和两位姐姐来此处,既热闹又不会被夫子发现”

  “夫子呆板的很,不会来着热闹地方!”

  【真宇宗彼苍殿】

  朱砚此时的模样颇为渗人,不大的炼丹房内,披散着头发的朱砚低着头手中不断折着灵药,那些个灵药被他折断,发出断断续续的咔嚓声。

  。更%*新最#快ZO上\酷8匠‘网T

  “化…骨丹……”朱砚嘶哑着声音,像是多日未饮水一般,“化…骨丹……呵……”

  炼丹房中间的炉子中燃着熊熊大火,蓝紫色的火焰突突跳着。

  那炉子上纹着的异兽图纹,三头四翅,单足鸟的模样,一直从底部蔓延到炉肚位置,最后又向炉颈上延伸了数十道,看起来十分华丽,又意外的不显得花哨。

  朱砚坐在炉前的地上,眼中迸裂出红黑色的血丝模样,双手迅速翻飞着,不大一会儿下来,地上各种被他掰断的灵药,有枝有茎,甚至有些连根部都被他拿去折成了三四段。

  咚咚——!

  “朱砚师叔?”门外有人敲门的声音,“朱砚师叔?”

  “谁?”朱砚在门内应道,极力平复着呼吸。

  辜若黎疑惑起来,朱砚怎么会不认得她的声音,可也并未多想,“我是若黎啊”

  “你来这做什么!”朱砚呵斥道,房中炉火窜了两下,突然噗嗤一声灭掉。

  “风拓他有些事,不能下床,托我来……”辜若黎莫名被呵斥了顿,可也不敢表现出来,“您什么时候去?”

  “好了好了!”朱砚眼中血红褪去,“老夫等下就去!”

  【山海中部白城】

  一行三人在穿过东城门,向东南角行着。

  白胶此时心中既欣喜又莫名的酸楚,像是在外面受了委屈的孩子回到家一般,复杂的很。

  越是离那东南角越近,心中便越是紧张。

  三人远远看见那处与白城其他地方隔离大片房屋院落。

  “到了——”白胶向鸣瀑二人介绍道,“我们直接找去白野叔父的府上就可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夸徇四境说:

ಠ╭╮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