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瀑心中虽奇怪,但也只得先前往情砂殿中。

  路上多遇到些殿中的师兄弟,也都各自打了招呼散去。

  刚到殿中,便觉得气氛有些凝重。

  “情砂师叔?”鸣瀑弯身行了礼站在情砂身侧。

  情砂点头应了声,脸上尽是严肃,“鸣瀑,这位是祖洲殿止行师兄的二弟子,涅石。”

  那涅石身材很是高大,面貌也硬朗,看得出也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类型。平日多辅助大弟子张东海行事,听说天赋极高,但因着那前几年的任务,落下了顽疾,修炼也就耽误了些,现在乃是水阶紫级的强者。

  鸣瀑抬眼,朝着对面笑了笑,“成鸣瀑在此见过涅石师兄了”

  正想说几句轻松话,却见那涅石身后畏畏缩缩站着一个瘦小身影。

  “白胶?!”鸣瀑惊讶唤了声。

  那到身影可不正是白胶?

  “成师兄…”白胶从涅石身后探出身子,对着鸣瀑唤了声。

  “既然人都到齐了,涅师侄可以说了”情砂轻叹声,朝那涅石示意。

  “情砂师叔,成师兄”涅石上前一步,“弟子奉师父止行之命,来请成师兄一道前往山海中部!”

  听到山海中部,鸣瀑愣了下,下意识想要拒绝,见情砂向他望来,勉强笑道,“涅师兄是何意?”

  “三月前,空青师弟去山海中部执行任务,现已判定为失踪。”涅石脸色阴沉,空青乃是止行的三弟子,平日里也与他亲近些,谁曾想到会一去不回。真宇宗外出执行任务的弟子若是被判定为失踪,多是已经无生还可能,想到这般,涅石心中又是一阵钝痛。

  在场的四人都沉默下来,那涅石平静了下情绪又继续说道。

  “还有件事,怕是与空青师弟的失踪有关,白胶师弟的家族,苏家,被灭。”

  白胶在涅石身后沉闷发出声音,“我原姓苏,父亲与白家交好,那白家族长膝下无子才把我过继了去。”

  鸣瀑看他那副样子,想到幼时的自己,又想起刚才那个梦,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鸣瀑在山海中部待过几年,或许能与你们同去。”情砂退后了步,把鸣瀑的身形露出来。

  “师叔……”鸣瀑知道情砂是为着让他能够回到山海中部一趟,他与乌顷,已分别十年…期间五年前原以为能够相见,可谁知还是错过了去。

  “鸣瀑现在是水阶黄级的修为,不会拖你们后腿。”情砂微微把鸣瀑向前推去。

  鸣瀑倒也不尴尬,看了眼白胶,又直起头去那涅石对视,“师兄尽管吩咐就是。”

  “到时候请成师弟按照计划行事。”涅石勉强笑了笑。

  鸣瀑点头,表示并不在意,“无碍。”

  “如此,涅师侄可把大致情况说一下。”情砂笑着拿出几盒丹药递给他,“这是我这还有的丹药,用来止血疗伤或是用来恢复体力效果都不差。”

  “谢过情砂师叔”涅石双手接下,心中虽知道情砂是为了玄穹殿的鸣瀑,但也理解,自己出来时,师父也是给了自己不少东西。

  “三月前空青师弟从彼苍殿那领了任务回来,准备了一晚上,第二日就出发了去。”涅石慢慢说着,望向鸣瀑。

  “空青师兄接的是什么任务?”鸣瀑与他对视。

  涅石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来,“是协助调查山海中部皇族一个藏宝殿被盗的事情。”

  “山海皇族怀疑到白家身上,这才麻烦起来。”

  白胶身子一震,“白家这几年行事嚣张了些,怀疑到白家也理所当然,可我苏家……”

  “山海皇族竟是被人盗了?”鸣瀑一个激灵。

  “得来的消息是这样”涅石摇头,“空青师弟此次一去,便再无音讯。”

  “那苏家又是怎么回事…”鸣瀑点头表示理解,山海皇族一向谨慎,有那化雀量在,外族想要得到些情报,简直是无可能的事。

  “师父怀疑苏家乃是被他人当做了靶子,来暂时转移山海皇族被盗一事。”涅石看向白胶,“白胶师弟从小在山海中部长大,对这些手段应该也有个大致了解”

  “混蛋!”白胶低声骂了句,“若是得以报仇,我自是…自是……”

  到后面竟是呜咽了声说不下去。

  “涅师侄有没有想过,山海皇族为什么要发来任务请求?”情砂托着尖巧的下巴思索了下问道,“皇族不可能连破一个盗窃案的能力都没有。”

  白胶身子一震,“他们是故意的!”

  涅石按住突然激动的白胶,“师弟你冷静一下。”

  “依照皇族在山海中部的地位,想要除掉苏家,大可不必用此般手段”鸣瀑解释道,“除非像前面所说的那样,有人想把祸水引到苏家,苏家才成了靶子。”

  “没错”涅石点头算是赞同鸣瀑的观点,硬朗的脸上舒展了下,“正如刚才情砂师叔所提到的,若是山海中部根本没有必要发来任务请求,那么又是何人需要如此?”

  “可是空青师弟和我苏家被灭几乎是在同时……”白胶自知刚才失控,此时平静下来,只是脸色苍白的很。

  “找到空青师弟才是我们此次的重点”涅石皱了皱眉,向白胶警告道,“白胶师弟苏家之事,若是有所发现,我们也会尽量处理,但是祖洲殿人手不足,你若是想要单独行动,我现在就把你送回祖洲殿。”

  “不服从命令的队员,我涅石不需要!”

  “涅石师兄…”白胶心中也明白涅石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此次任务三人,就他修为最低 让他跟去,也不过是因为他对山海中部比较了解,又被牵涉进此事中而已。

  …酷匠网~Z永}E久f免j'费看Y小_说$S

  “白师弟先定下心来,所谓桥到船头自然直”鸣瀑看他这幅模样,忍不住安慰道。

  “你们此次做好长期外出的准备,明日天未亮之时出发,若是还有什么需要的,趁着现在尽管提出就是。”

  情砂说完便吩咐下去,为祖洲殿的二人置办了房间依旧酒菜。

  “鸣瀑你先留下,我问你些事情”见涅石与白胶先后出去,情砂对鸣瀑招了招手。

  “师叔?”鸣瀑疑惑了声。

  情砂替他把袍子的衣带紧了紧,叹口气,“尽量不要与你那兄长相见。”

  “嗯…”鸣瀑一愣,笑着答应下来,心中却酸痛得厉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夸徇四境说:

👿👿👿木有人…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