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瀑一个闪身,躲过小林娘子手上的阵法符,下一秒长刀便落在她的脖颈处。

  “等下!”这边辜若黎赶上来。

  她刚从番禺城出来,便看见那小林娘子与鸣瀑二人缠着,瞬间红了脸,不知是愤怒还是羞赧。

  那小林娘子抬起头,一张脸上满是泪水。

  辜若黎伸手抢过先前递给鸣瀑的包裹扔在地上,赫然是用锦缎暂时缠住的灵药之类!

  那些个灵药主干被人拿锦缎缠了,现在被辜若黎扔在地上堪堪漏出个头尾。

  “灵药!你——”小林娘子泪眼朦胧,盯着那地上的灵药又望向辜若黎,惊疑不定。

  鸣瀑手上的长刀依旧没有放下,“给你一炷香时间说清楚。”

  “你们什么时候猜到的?”那小林娘子用手弹了弹鸣瀑的长刀,见他二人都没反应,也就直接将那长刀拂了去,站起身来。

  鸣瀑按着长刀的手缩回,“大致已经了解,只是想向你问些细节而已。”

  “小林娘子,还是说我们应该叫你林知女呢?”鸣瀑突然笑起来,一双桃花眼灿灿的发亮。

  林知女,以女儿之身组建了数百人之大的游商队伍,或者说是盗匪队伍,大概前两三月与另外一队游商在远良城几百里外发生战斗,赢了之后带着对方的财物离去。

  为了洗白那笔财物,在番禺城化名小林娘子,伪装身份为那拍卖场的拍卖师。

  “与她说那么多做什么!”辜若黎上前一步,把林知女身上的阵法符全部搜出来,挥手全部烧掉。

  “与你作对的那伙人——”辜若黎烧了你阵法符正想后退一步说话,却见那林知女衣衫尽碎,接着体表生出灰色的细软绒毛,耳朵也变细变长,转眼间便成了狼女的模样!

  鸣瀑伸手把辜若黎拉到一旁,躲过林知女的攻击。

  “你们是如何得知我的身份的?”林知女扭着细腰腻声问道,两只玉手却已变成了狼爪,长长的指甲短匕一般亮着光泽。

  “没什么,是你自己暴露的而已”鸣瀑垂着眼睛,看到旁边辜若黎无碍松了口气,“你那腰上的香囊只有远良城才有。”

  虽是夜晚,借着月亮的光亮,倒也能大致看得清那林知女因幻化狼女掉落在地上的香囊。

  “这个?”长长的指甲挑起那水红色香囊,上面绣的也是普通鸳鸯样式,坠了两颗小小的红色玛瑙珠子。

  “不是寻常香囊?”辜若黎也疑惑起来,鸣瀑匆忙之下只与她说了个大概,具体如何并没有说明。

  鸣瀑伸展下胳膊,长刀在地上划出声响,“是啊…”

  “那你说——”

  “样式是寻常样式,手艺也是寻常手艺”鸣瀑挑着眉笑,“只是你们大可闻闻那香囊中的香料,是在远良城边特有的期红草”

  林知女幻化成狼女之后感官要灵敏的多,这下听鸣瀑提起,便也明了。

  幼时在神殿中学到的功课,总算又派上了用处,鸣瀑自小对草药的气味敏感的很,乌顷因为眼睛的原因更是如此,甚至能通过气味的浓淡分辨出药物的分量多少。

  “少年郎果然聪慧”林知女媚眼如丝,舔了舔嘴角笑道,“不知此刻如何惩罚小女子呢”

  “哼!”辜若黎扭过头,“你这幅模样,若是不要了命的想要逃走,我二人就算想要拦下,也要耗费不少心力!”

  “小妹妹说的实在话呢~”林知女顺势弯腰想捡起地上散落的灵药。

  “若是我们想要耗费心力呢!”鸣瀑拦在她前面把包裹连带灵药收入储物石。

  林知女弯腰的身子一顿,“小女子是无论如何也要拿到这笔货的呢”

  长刀与狼爪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鸣瀑弯腰躲过林知女的一脚,随即用双手紧紧捏住她直直劈过来的长腿。

  林知女踢过去的左腿被限制住,一个猛缩后又是一个用力踹去,看着揉着手腕的鸣瀑,轻笑起来。

  一旁辜若黎随手抛过来的阵法符被林知女一个掌风震开,又是几个连环符咒抛过来,她本身只能使用阵法攻击,此时若是布置些大阵法,必定会因为体力不足而拖了鸣瀑后腿。

  再则鸣瀑虽说御灵力已消耗不少,但是对付一个狼女还是有把握的。

  这林知女变幻的程度远不及在祁阳国时那黄楝变幻的白猿,只是她心计了得,不像那黄楝只能靠蛮力直冲,因此想要对付下来,倒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一个不想丢下灵药独自逃去,一个不想耗费过多体力,双方就这样纠缠下来。

  “你先退下”鸣瀑转头对辜若黎笑道。

  两日相处下来,两人各自的脾性多少有点了解。辜若黎看他坚持,冷哼一声后只得作罢。

  “哟?少年郎~学会心疼女人了?”林知女一只狼爪护着要害,另一只竟是从腰间解下一柄软剑,“可惜我看那小妹妹不领你人情呢~”

  “嗯”鸣瀑点点头,桃花眼中的光亮更甚,手上一转,长刀便换成了渠焰。

  林知女随手扯下几片树叶,脸上的娇媚尽数褪去,已是一脸认真模样,那树叶被她用腰间的软件细细切成了碎片,捏成了糊状护住了耳朵。

  B;酷H)匠Bw网AW唯一正版"",/其m他s√都是盗版

  “嗷呜—呜——”

  鸣瀑身子一震,意识有些模糊,隐约看得出那林知女幻化成的狼女模样仰着头嚎叫着。

  那林知女此时的模样实在有些骇人,先前幻化狼女,衣衫尽去,被体表冒出的灰色细绒毛遮着,耳朵和双手也都幻化成了狼的模样。

  原本娇媚的脸蛋此时已有一半变成了狼头模样,一双晶黄兽眼冷冷盯着鸣瀑看。

  额间一凉,鸣瀑咬下舌尖,随着疼痛传来,猛的清醒过来。

  对面林知女呀了声,似乎没有想到鸣瀑会那么快就恢复过来,她的声波如果不事先准备好防护措施,风阶以下很难经受住,从而陷入恍惚甚至幻境。而鸣瀑眨眼间恢复意识,几乎没有受到影响!

  渠焰晶黄色的刀身在夜间显得格外华丽,番禺城外,半人半狼的林知女与红袍少年对峙着,谁也不肯放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夸徇四境说:

(〃'▽'〃) (´ ❥ `)……亲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