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若黎话音刚落,那小林娘子就被后方侍者一个手刀打晕在台下,而台下亦有拔出刀剑法宝相应和的,动静最大的果然是后台,前前后后涌下来近百人。

  “救命!来人啊!”

  “城主大人!”

  “废物!快过来护着小爷!”

  “众位别慌,他们——”

  “该死的!”

  台下多的是普通百姓,随身带着两三个护卫就来了,哪里见过这等场面,此时都慌起来。

  “你去把那小林娘子带过来!”辜若黎扭头道,“快点去,没时间了!”

  鸣瀑也是瞬间明白过来她的意思,小林娘子是拍卖会的人,对其中情形自然要他二人熟悉的多。若是能从她口中得知一二,也省得再到处寻了。时间最宝贵,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满打满算也就将将剩下两夜一天。

  为了避人,两人拿的都是普通刀剑,辜若黎不会使这些武器,把手中的长剑往地上一扔,双手各拽着数十张符文就跳进那骚乱之中。

  鸣瀑看着辜若黎在人群中大肆扔着符文,符文所到之处就是一片爆炸,放下心去台上寻找小林娘子。

  台下的那些个大老爷们带着仆从侍女慌慌忙忙跑出城主府。

  其中不少人已经开始骂城主了,毕竟在城主府上发生这种事,而那城主大人,却一次面都没有露过,难免让人心生怀疑。

  台下后方距离台上有些距离,鸣瀑一路过来一把长刀上已是粘了血。就连脸上的也是不小心被溅了血块,拍卖会发的面具并没有什么用,遮住了下巴,刚刚掩住鼻子,完全没有遮挡效果,想来也是拍卖会故意为之。

  辜若黎手上符文的威力不小,加上她又对符文把握地极为精确,因此尝了不少甜头。

  刚飞身落到台上,鸣瀑就一眼望见躺在柜台旁边地上的小林娘子,反转长刀,把其身边的一个侍者打扮的人拍到台下。那小林娘子在刚开始骚乱之前就被人一记手刀打晕了去,直到现在还未醒来。

  鸣瀑随手把她身上纱衣又裹了几层,以防纱衣在路上缠住枝叶之类耽误时间。

  看向辜若黎那边,似乎是已经得手,正在不紧不慢的扔着阵法符,那小林娘子看着不重,扛在身上却沉的很。

  “你先带她去城外!”辜若黎扔过一个包袱,想来是趁刚才骚乱时抢的宝贝,“我等下就来!”

  “小心点。”鸣瀑接下包袱与那小林娘子放在一起扛着。

  “啰嗦!”辜若黎留下句抱怨,继续投向厮杀中的人群。

  到了外面,才发现整个城主府连上番禺城几乎都很难见到人影,偶尔看见一个身影,也都是匆匆忙忙躲开,想来着拍卖会上的事已经在城中传开,普通百姓家无论贫富,没有不锁紧大门的。

  斗争开始,谁还在乎是砍柴卖炭的贫民还是香车玉食的富贵人家。

  番禺城说小不小说大不大,比那先前的远良城是大了不小,可比起鼠堰城都小了不少,更别提夙岚城了。

  根本用不了多长时间,鸣瀑就来到番禺城城外与远良城相接的地方,等辜若黎回来。

  正准备拿出些灵药补充些体力时,突然听到那靠在树上的小林娘子一声嘤咛。

  快速吞下几口灵果,转身去看醒来的小林娘子。

  “大人是什么人?”小林娘子看了看四周,大概也清楚自己身在何处,连连软声哀求道,“小女子一人在外…”

  “不用这般,我问你些东西”鸣瀑皱着眉,“若是回答的好,自会放你离去。”

  *M看正版章‘3节上酷匠网jC

  “大人您说就是了小女子——”对面少年虽用面具遮了脸,可正如先前鸣瀑所想的那样,他们拍卖会的人确实不想让各位来人,完全遮住面部,此时能清晰看到少年上挑的眉,和一双烈烈桃花眼。

  “你们是从哪里来的”鸣瀑打断她的话,“最好不要对我使出你那些路子。”

  “小女子乃是那拍卖会的拍卖师”小林娘子听见鸣瀑的话一个冷颤,双眼泛着泪光开口,“两年前入的这拍卖会,我们平日只当是游商,只有当收到好东西又急需出手才开场拍卖会,干的都是不害人的生意。”

  “那今日的拍卖会你又作何解释?”鸣瀑眯着双眼问道,“你再这样拖延时间,就要等我那同伴回来再问你了,她可不是我这性子温和的主。”

  番禺城外四处漾着虫声,可此时的气氛却不大轻松。

  小林娘子身子一震,又重新开口,“三个月前我们遇到了那伙匪盗,与其发生些争端,这次想着把东西快点出手,情急之下连着看开了几场拍卖会,可没想到今日他们……”此时已经带了些哭腔。

  “好了,先不说这个”鸣瀑看她凄楚这般凄楚模样,心中也知道问来路问不出什么,“你们都有什么东西需要出手?”

  “这……”小林娘子一愣,没想到鸣瀑会先问这个。

  “你只要如实说即可。”看她犹豫,鸣瀑出言道。

  那小林娘子倚在树上的身子一颤,“我们这次带的东西不多,其中最珍贵的是药材”

  “都有哪些?”鸣瀑抱着长刀反复擦拭着,那秋木瓜已经是不凡之物了,那其他……

  “少年郎问这些这些是做什么呐?”小林娘子把身子往前倾了倾,轻薄的纱衣下一片白净丰满。

  “你回答就是”鸣瀑有些尴尬,把眼睛瞥向其他地方。

  小林娘子的身子却又故意靠近些,几乎要挨着鸣瀑,看见鸣瀑往后躲了两步,笑着再次靠近,化了妆的脸蛋又带着羞意,低声喘息了声。

  “呐呐别急~”说着那半截藕臂半搂半抱着鸣瀑胳膊,“我知道也不多,只知道多是些你们这些修行之人不在乎的料子~”

  “说”鸣瀑心中尴尬,一时间不知如何做,若是挣扎起来,必定会有更多接触,她穿的单薄,又推开她不能,只能任由她抱着。

  “小女子知道点,似乎是相思子,春不见,枸骨子,柿霜之类”小林娘子的动作愈发出格,竟是紧贴在鸣瀑身上,拿手指在鸣瀑脸上化了起来,唇边贴着鸣瀑的耳朵呢喃,“那南天竹根,祖师麻,梅花刺果,捆仙丝……”

  “好了你可以——”鸣瀑虽然迟钝,但也隐约觉得什么不对,想让她自己离去。

  “你们做些什么!”还未说完便听见辜若黎一声轻喝。

  接着那小林娘子手中竟是多了两张阵法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夸徇四境说:

(●´ω`●)……小林娘子也是有故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