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叔,丸子它好像……”鸣瀑这才想起右詹山中丸子的变化。丸子竟是那在招瑶山中的巨兽!且早就救了他与牧溪北,可从那以后,丸子和普通小兽并没有什么区别,那驱灵石被分成两半,一半给了牧溪北,助牧溪北突破,另一半却是生生被丸子吞了。

  那狌狌首领当时估计也是想着凭借驱灵石突破,却中途被丸子得了去。祁阳国发现的十寻界作为鹰扬宴第二轮场地,已是灵气皆失,那狌狌首领借着驱灵石想要一搏,最后反倒为丸子做了嫁衣,想起来也是可怜。

  “我也说不清……”情砂扶着丸子脑袋上上的绒毛,“似乎和你师父那独眼白月狼的情况还不一样”

  “当初挽鹿在荒岛遇到那白月狼,已是绝境”想起往事,又是叹了声,“上神眷顾,得幸安全回来”

  “那白月狼乃是上古神墓葬灵识所化,可丸子如今的情形,却明显有所不同……”怀中的丸子哼唧一声,许是恢复了些力气,开始闹起来。

  “到时还请师祖他老人家看上一二”情砂笑道,“老人家见多识广,必能给你解释一番”

  “嗯”点头应了声,心中却安定下来,只要丸子无碍,什么来头倒是不重要了。

  “你先下去收拾下吧”情砂笑着推他出去,师侄两个五年来虽说话不多,可默契却还是有的。

  “是”再次应了声,鸣瀑迈着步子走出大殿。

  “唉”看他走远了去,情砂却兀自叹了声。

  这些年来,她身边之人,全都……挽鹿是,木讯是,现在加上溪北那孩子……情砂想起少年时她与图挽鹿的那次任务,想起那女子满脸血污的诅咒,心中一阵发寒。

  这边鸣瀑抱着已经有些重量的丸子回到住处,慢慢整理些思路。

  玄穹殿如今不比彼苍殿,还是恢复元气为主,其余十殿虽说明面上以彼苍殿为尊,可当自身的利益受到彼苍殿威胁,一定不会隐忍。

  本月当值任务领事的本是元直师叔,因有事而暂时委托了朱砚师叔。那风拓是朱砚师叔的弟子,若说真有事需要处理,朱砚师叔也断断不会让那风拓去,一是元直师叔的弟子尚还在宗内,二是朱砚一向谨慎,这事又是同门师弟委托,自然亲力亲为。

  来这宗内五年鸣瀑还不曾再见到过拿朱予,赛场上一见,想必牧溪北失控一事与他脱不了干系。

  不过早些日子却是听说礼院玉姬成功突破水阶青级,灵草仙药堆出来的实力,若是以后没有更高级的药物,想要再次突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再说她曾经为了与师父争斗,强行用了邪物神器,已是伤了根基,这几年不但没有固基培本,甚至还一心想要提升实力,乃是修炼之大忌。

  唧唧——唧——丸子见鸣瀑没有理它,自己在旁边滚了一两圈,不满叫起来。

  “你这小家伙…”鸣瀑只好喂了它两颗果子,又把它安置下来。

  小型石殿中一人一兽,都各自修炼着。

  「山海中部」

  皇族大殿向来防御精备,今日却热闹的很。

  “你可听闻了?”

  “什么事?”那矮些的侍卫疑惑道,“今日怎么不见队长”

  “队长啊……”那高壮侍卫凑近了小声道,“队长早上就被撤职了”

  “你竟然不知道?”见对方反应不大,又继续说道,“早上屏阑殿那边的弟兄都看见了”

  “老子早上刚醒就被集合到这里守着!”那矮些的侍卫抱怨道,“哪来你那么多时间去听八卦!”

  看V正p7版《章H节_‘上;、酷、$匠网z9

  “走走下了这个值喝酒去!”那高壮侍卫拍着他。

  “队长他……”矮些的侍卫犹豫道,“是犯了什么事”

  “听说……”那侍卫往左右小心扫了两眼,低声道,“昨晚他当值的屏阑殿被盗了!”

  “队长昨晚不是应该在琦玉殿当值?”那矮些的侍卫依旧问道。

  “鬼知道!”见对方被挑起话头问个不停,那高壮侍卫低声骂道,拍了拍他,示意不要多问,便走了去。

  那矮个子侍卫见他兴致缺缺,也不好再问,只好作罢。

  「屏阑殿」

  昨日晚上屏阑殿被盗,今日上面迅速撤职了当值的几位侍卫长。随机派了人手清查,不知还会有何打算,一时间,传言变传遍了周围几个宫室。

  屏阑殿这一片宫室,因为是作为储物之所用,向来把守严密,在此当值也是各种好处。先不说不用听从各位主子随时调遣,一天只用当值两个时辰更是清闲。加上皇族侍卫安排向来严谨,一般情况下很少出事。谁想昨晚屏阑殿就被盗了,已经对着名单清点了一天的物件,还没有个结果,想来此事不会容易结束。

  “老师”白袍的少年弯腰,伸手接过那青年男子递过来的账本样的册子。

  “你眼睛看不见,倒是反应不慢”虽说是玩笑话,可从那青年嘴中说出来,多少显得有些别扭。

  “老师从屏阑殿大门东侧两步位置走进”那少年果然不能视物,脸上覆着四指宽的白色绸缎,“一直走在学生前方三步处,中间向南边位置偏移了两步,停下来后,正是如今的位置”

  “你手上是屏阑殿的物件名单”那青年拿过旁边架上的空木盒,细细擦掉落灰,“共少了七十二件”

  “老师是说不止一人来盗?”那少年面容虽被绸缎遮了大半,可依旧看出清秀模样。

  皇族宫殿守卫一向严密,值班的侍卫上下接替也只有两分钟。若是只有一人,根本不可能从偌大的屏阑殿中拿出七十二件物品,更何况这些物件并不是集中放置的。

  “我仔细看过,这殿中的大门并没有被人动过”青年疑惑道,语速慢起来,“倒是殿中摆物件的架子,少了一个!”

  “那盗贼从不同位置拿出了七十二件物件,以此来腾空一个木架”少年沉着声音思考,“最后盗走了那些物件和——木架!”

  “若是此事非一人而为,那就麻烦了……”青年叹道。

  殿中大门透过来刺眼的细光,那少年捂着眼睛往阴暗处躲了几步。

  那光照在二人身上,分明是儒相化雀量与乌顷师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夸徇四境说:

⊙︿⊙……?

⊙︿⊙……?

⊙︿⊙……?

⊙︿⊙……?

青蛙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