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总是无常,越不想发生的事情,却偏偏接踵而至。

  现在狼烟四起,是敌是友根本无从辨别,他们听青龙说的话,他们根本不是为了三大巨头而来,更不是整个黑道而来。那么他们想得到些什么呢?

  接下来的日子,整个黑道都陷入了恐慌,自相残杀之中。有人为了那虚无飘渺的暗花四处行凶,虽然现在四处袭杀不断,但人人都加强了自我防护的意识,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重要的人物遇害。

  相对来说最为安静的就属于天狼帮,黑龙帮,还有我们三联帮。除了上次青龙遭到袭击以来,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从铁娃哪里的道消息,李厉风早已退学。他现在贵为天狼帮的老大,不管到了什么地方皆是前扑后拥,再加上他本人做事从来都是谨慎而为,事事做到滴水不漏,想从他那里得到关于一点消息,已经是不太可能。

  姗姗除了和丧坤有联系之外,目前还查不到和任何人有接触,不知道是我自己想多了,还是事实如此。按照姗姗和李厉风出现的时间来推算,他们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横空出世。

  这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二人都是和那个洪爷有密切的关系。至于具体如何,我也说不上来。虽然两人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任何交集,但是正因为如此,我才断定两人绝对是认识的,很可能两人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现在最危险的反而不是我们这些价钱高的人,而是那些价钱上差不多。最近死伤的尤其多。没有人知道那些行凶的人有没有拿到响应的报酬,但是那些人还是为了一个不知真假的名单,四处暗杀不止。

  “现在看来这件事情的确信度还是蛮高的,不然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暗杀之中。现在很多的小门派,都放弃了原来的所有,听说还有人专门成立了一个杀手组织,专门针对这个秘密的暗花组织。”文哥皱着眉头,有些气愤的说道。

  我正在和老七加紧训练这一众兄弟,最近外边正逢乱世,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和他们搀和在一起,最主要的是将其爱那个自己的实力,这才是最实际的办法。

  听到文哥的话,我和老七不禁放下了手上的动作。

  m酷)!匠¤#网首u发y@

  “你是说,现在外面又多了一个暗杀组织?”我不禁有些惊讶的说道。

  文哥点了点头,“不光是这样,这个明面的杀手组织,都是一些小帮派联合而成,可以说是一群乌合之众。有人传言,还有一个真正的杀手组织,这些人来无影,去无踪,和那个神秘组织似乎是一伙人。”文哥犹豫了一会,才开口慢慢的解释。

  我和老七皆是一愣,事情的发展越来越快,却也越来越扑朔迷离。最近一直没有消息的神秘组织,再次以一个全新的杀手组织,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更为扑朔迷离的是。丧坤和李厉风,还有整个天狼帮的上下,更是静悄悄一片,似乎是默许这一切的发生。他们身后的那个洪爷,更是没有任何行动。

  “大家最好还是小心一些,空穴来风,未必无因。这个消息很可能就是为了制造一些麻烦,自己放出来的。他们似乎要亲自动手了,现在似得这些人,远远没有达到他们的预期。”我认真一想,这样的可能性的确是非常的大,他们不光光是为了制造一些混乱。

  “我完全同意你的观点,试想想他们费了这么大的周章,现在却只是死了一些无关同样的人,他们在不站出来的话,很可能事情将慢慢平复下来。看来真正的暴风雨,即将到来。”老七眼中精光连闪,以他淡漠的性格,很少会一口气说这么多的话。

  “照你们这么说,他们的真正目标,很有可能就是,你们这些绝对的高层,很有可能就是三大巨头之一,也有可能是全部。”文哥看着我,有些担心的说道。

  “丧坤和青龙可能性很大,但是我觉得未必是他们两个人,剩下的人似乎都很有可能,最有可能的就是李厉风。只有他的身份最为神秘,或许只有他才能让人大费周章。”老七眉头紧皱,慢慢的分析着种种可能性。

  “这个就不一定,他们要是想对付李厉风的话,绝对不会如此声张,大可静静行事。现在弄得满城风雨,人人自危,对它们来说岂不是成功率大大降低?我倒感觉他们是目标不明确,所以才漫天撒下大网,宁可杀错也不可放过。”

  听了老七的见解之后,我突然灵光一闪。正是这个想法使我越想越心惊,从种种迹象来看,这确实是唯一可以解释的通的地方。

  犹豫老是和洪辰和黑斌在一起,我已经习惯了他们做主的惯有思维,即使有时有些想法,也轻易不会说出来。

  老七和文哥,自然是以我为主导,所以我不得不尽可能的想的全面一些,尽可能的说出所有有可能的事情。

  老七和文哥听完我的话,一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虽然震惊,但是他们不得不承认我的这个想法更有可能性一些,两人皆是点了点头。

  “嗡……”

  陷入沉思的我,被放在裤袋的手机,突如其来的震动声,吓了一跳。

  我急忙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一片嘈杂,我心中大急,因为这是洪辰打来的电话。

  “洪辰哥,什么事?”我急的对着电话大后起来。

  还是无人回应,我心中更是惊怒,再次对着电话催促了几声。

  “酒吧有麻烦!”忽然电话中传来了黑斌的一声低喝。

  “砰!”一声巨响传来,电话也被挂断了。

  “集合兄弟们,以最快的速度去酒吧。”我来不及放下电话,对着文哥和老七一声断喝。

  二人没有回答,急忙跑了出去。

  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冷静,我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

  越是强迫自己,越是适得其反,我的内心又惊又怒,恨不得立刻非去酒吧的现场,但是这根本就不可能实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