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几天,我一直在耐心等待文哥查到的结果,事实证明,跟我想象的一样,洪小姐和丧坤的关系犹如李厉风的身份一样让人无从了解。

  这几天我除了等待消息,则是每天送小颖她们上学,虽说同在一个屋檐下,但是我和小颖的接触却越来越少。

  我很向往和小颖一起上学的那一段时间,我们两个上课在一起,下课在一起,放学还是在一起。但是现在我不上学了,却偏偏不能和小颖在一起,虽然我不想这种情发生,但是这是事实,唯有尽量挤出时间陪伴小颖,才能令我的内心得到一点安慰。

  今天和往常一样,我准时到学校接铁娃和小颖放学。

  很早我就和小颖订好了计划,依照计划行事,我要负责煽动铁娃到网咖去上网,这样的话我和效应就有单独在一起的时间。

  不知道是我表达的好,还铁娃聪明。我随口说了两句,铁娃就给我眨了个眼睛,然后头也不回的一头扎进网咖。

  “我们很久没有这样单独在一起了,我好怀念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小颖紧紧的依偎着我,漫步在公园的小道上。

  这是离网咖不远的一个的小公园,平时根本没有什么人。

  “你放心,我们很快就会过上和以前一样的日子,我保证。”我紧紧的把小颖拥在怀里,低声温柔的说道。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相信你。”小颖用那一双纯真的大眼,紧紧的注视着我。

  我微微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无声胜有声,我继续拥着小颖向前方缓缓走去。

  这一刻我的心很宁静,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仿佛时间都停止在这一瞬间。黄昏的余晖,透过浓密的树叶照耀在我和小颖的身上,这一刻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妙,那么的轻松惬意。

  小颖一右手紧紧的握着我的右手,我们缓缓的坐在公园的石凳上。

  小颖火热的身体,令我的身体阵阵躁动,我尽量控制自己的心绪不要往那一方面想,因为我不想破坏此刻的气氛。

  酷ZZ匠{网首}发

  “你今天不舒服吗?”效应突然问道。

  我心中一怔,暗自奇怪,小颖问什么这样说?我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

  “没有啊,你怎么这么问?”我柔声问道。

  “感觉,我觉得你和平时不一样,平时的你,恐怕早已经忍不住开始毛手毛脚了。”小颖抬起头,狡黠的望着我。

  我尴尬的一笑,“我在你心目中就是这么没有定力的人吗?况且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一点小小的痛苦我还是能够压制的。”我尽量装作很平静的样,生怕露出什么破绽来。”

  “不是我想太多,更不是我不相信你,但是我觉得你确实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小颖撅起小嘴,缓缓的说道。

  我只得无奈的笑了笑,如果说我变了。那么我觉得应该说是我的心境变了,现在我有时候觉得只要能够对方开心,比单方面自己开心更好。

  我和小颖一直聊了很多,看着身旁的美景,把城市中那种喧嚣,把酒红灯绿抛诸脑后。处在这种安静的环境之中就是一种幸福。

  不知不觉之间就这样平淡的过了好几天,至于姗姗和丧坤的关系,依然是一无所获。

  非常有意思的是最近黑道中出现一批神秘人,没有人知道他们属于那个帮派,更没有人知道他们有多么大的势力。更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目的,现在位移能够知道的是整个黑道都在关注他们,因为他们成立了一个暗花悬赏任务。

  暗花,这个词语相对于一些年轻人来说,根本就是一无所知,只有在很多年前才会有人在黑道出暗花,而对付一个人。

  在这种情况下,有谁可以无视他们的存在呢?而且他们这个任务是一个长期任务,不像以前一样,只负责一个单一的目标。

  这批神秘人是成立了一个暗花基金,他们不指定水位确切的目标,而是等人杀了人之后,然后他们基金的人自然会找上你,开始为你评估到底有多值钱。

  这一下打破了传统意义上对于暗花的理解,没有目标,没有准确的钱数。所以这才造成了巨大的轰动,很多人惶惶不可终日。

  但是也有一部分更为怀疑这批神秘人的动机,以前的暗花大多是以复仇为目的,亦或者有利益方面的纠葛,所以不得不花钱买个方便快捷。

  这个神秘组织却还是另辟蹊径,悬赏所有人,换言之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别人的猎物。

  有的人甚至怀疑他们是为了分化整个黑道,让大家互相猜忌,人人自危,防范身边的每一个人。这个神秘卒子的最终目的就是打乱现在所有的平静。

  还有人爆出几份名单,说是神秘组织的终极名单,有的名单是针对一些老大,有的是针对一些在道上凶名赫赫的人。

  当时我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怎么一下子多了这个神秘组织,竟然还要嚣张到暗花整个黑道,与整个黑道为敌。这样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我实在无法理解他们的行事作风,难道是他们有钱没地方花,随便的找个刺激的方法,拿黑道中人消遣解闷,全然没有把大家放在眼里?

  其中一张名单更是对于很多人明码标价,但是就是不知道其中的真假。黑道众人最近最为盛行的是一股攀比之风。

  有的人知道自己在神秘组织的价钱之后,更是不惜麻烦找出与自己不和的人的价钱进行讥讽,谩骂。

  “我靠!你怎么比我贵这么多?丧坤和青龙比我贵也就算了,你还比我贵,就连那个李厉风都要比我贵?”黑斌看着手上经过多次翻印的名单,大吼大叫。

  “有什么好奇怪的?再说了,不是谁钱多就该谁担心么?怎么现在反倒轮到嫉妒这种事情了?最重要的是你认为这份名单是真的吗?”洪辰不禁淡淡一笑,不以为意的解释道。

  “让我看看。”我一时兴起,随口说了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