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还是随便吃了些,母亲特意给我留得饭菜。

  吃完之后,还是感觉头很痛,只能坐在沙发上歇息。

  小小随意的撇了我一眼,并没有说什么,这倒不像是一直以来小小的作风。

  不过小小不来烦我,我当然乐得清闲,一个人坐着闭目养神,不问世事。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不要没事就装睡觉,你以为昨晚的事情那么容易就过去了吧?你是不是借酒行凶,趁机占我便宜。”小小见我竟然坐着闭目养神,随即出声质问。

  “你还想怎么样?我真的喝醉了,其他事情我一点也不知道。你可不要冤枉我。”

  这种事情当然是打死都不承认了,何况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了。

  “你一定是见我的身材好,所以一时忍不住,是不是?”小小娇笑着说道。

  “我不是那种人,我要是那么饥不择食的话,你汉族在这里这么久,我早就动手了,怎么会等到今时今日,而且还是在小颖的面前占你便宜,你真当我是傻子么?”一贯作风,打死不承认。

  “那倒也是,什么饥不择食?你的意思是我配不上你了?”小小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随即话锋一转突然问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是”我实在想不出好的借口,一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什么呀?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说不出来了,像你这样的男人我还看不上呢,只有小颖这么笨才会对你死心塌地。”小小见我答不上话,顿时脸色一变,一幅非常嫌弃的表情。

  “我懒得和你争,我的好处要深入了解才行,所以小颖才会死心塌地,像你这种肤浅的人怎么能理解呢?”说归说,但是羞辱我就绝对不行。

  “深入了解?用得着吗?你有多少尽量我还不知道么?”小小随意的瞥了一眼我的下身一眼,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小小尖酸刻薄,在加上鄙夷的神情,令我不由得双腿一紧。小颖何时变得这么奔放?连这种隐私的事情丢说出来给她听,而且看样子对我的尺寸似乎描述的不太准确。

  “君子动口不动手,要是看你不是个女的,我早就上去揍你一顿了。你已经进入人身攻击的范畴,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你可不要乱说。”小小一幅鄙视的表情,令我顿时怒火中燒。

  男人被人这么羞辱,在不还击的话,还算的上是男人吗?还算得上是一个大丈夫吗?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是不是说到你的痛处了?不过现在医学这么昌明,你也不要太过自卑,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的。”小小狡诈的一笑,根本不把我威胁的话放在心上。

  “你……你,算了,好难不跟女斗,我就不跟你解释我的凶悍之处了,难道你以为大就是好么?真是肤浅,自己慢慢领悟去吧。”我实在被呛得说不出话来,只能随便说几句搪塞一下。

  我边说边向外面走去,也该去七星帮那边一趟了,最近忙着大飞那边的事情,都没有注意过七星帮这边的事情。

  “你去干什么?说不过就想走么?”小小见我想走,立刻焦急的问道。

  “听你的话,现在医学这么昌明,我该去想想办法了。”我随意的回了几句,已经走出了门口。

  一出门我就毫不犹豫的冲着停车的地方奔去,免得小小死缠烂打。我也知道他的心意,更知道她一个人在家里有多么的无聊,但是我出去一整天,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发生什么事情,我怎么能让她跟我一起去冒险呢?

  路上已经联系过了,文哥和老七都在拳场,所以我直接来到了拳场。

  远远的就听到,男人的呼喝声,不用看我都知道是他们又在训练的缘故。经过上次的损失,这一算时间文哥和老七又挑选了一些新的兄弟来顶替以前的位置,此时正是他们正在接受魔鬼训练。

  看着众人尽情的挥洒汗水,有的人即使已经累的气喘如牛,但是已然坚持不懈的锻炼着。

  见我到来,众人连忙打招呼显得很是拘谨。随后又进入了不要命的训练模式,我明白这一切不光是因为他们被选中而喜悦,还有很大的原因是上一届执法队兄弟的精彩战绩。不光是在外界,就算是在帮内他们的名气也是非常之大,很多人都把他们当作是人生的榜样。

  我也以他们为荣,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精英,每一个人都是为了救兄弟们而牺牲,虽然他们离开了我们,但是他们依然活在我们的心中。

  这一段时间都是,他们不但为死去的兄弟不开心,更是为了他们生前的目标,而在这里艰苦的训练,务求尽快的能够和我么参加新的任务。

  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训练的样子,渐渐的我从他门身上感到了以前那些兄弟的影子,我知道这一切都是虚幻的,他们只是有这某些共通点而已,我暗自发誓,绝不会在让兄弟们轻易地去为我送死。

  这时正在帮忙训练他们的老七和文哥一经发现了我,都放下手中的工作走了过来。

  “怎么样?感觉这些兄弟怎么样?虽然现在还不如以前的兄弟,但是这已经是最好的了,他们还会慢慢进步的。”文哥看了看正在训练的那些兄弟,缓缓的说道。

  “我觉得挺好的,只是他们还训练的时间太短,慢慢一切都会变好的,只是那些死去的兄弟再也看不到那一天了。”我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忍不住说道。

  “我知道,你怀念以前的那些兄弟,我们也一样,只是人死不能复生,我想就算那些兄弟也不愿意见到我们为了他们,而从此边的一蹶不振。”文哥拍了拍我的肩膀,认真的劝解道。

  最U&新6r章%:节1上酷$匠oX网%$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无声胜有声,一切尽在不言之中。文哥说的对,没有人不为了他们的死而感到遗憾。但是却没有人能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所以只能顺其自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