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那你就尽管使出你的本事,只不过希望你等一会跪地求饶的时候,也有现在的这份勇气。”大飞就像看啥子一样看着我。

  他身后的众人也对我露出了极度仇视的神色,我丝毫不会怀疑,一旦双方混战的话,我将会首当其冲,成为他们头号的猎杀对象。

  看着这些人凶狠的眼神,我只是随意的一笑。既然已经决定和大飞决一死战,也不会想他们废话。但是有些事情不会尽如人愿,即使我再不愿意,但是为了寻找机会,我就不能随意而为。

  我要寻找机会,最好的选择就是擒贼先擒王,所以我要吸引大飞的注意力,然后一举擒下这个最重要的人物。

  “我今天来的墓地,可不是来认输求饶的,我的最大愿望就是取而代之,对于你的地盘我早已垂涎已久,今天就是我的机会。”我现在只想故意激怒大飞,让他的防备之心被打乱。

  “你……你简直是不自量力,还真以为我大飞是什么善男信女么?还想取而代之?我大飞辛辛苦苦打回来的江山,谁也别想取而代之。”大飞冷冷的看着我,恶狠狠的说道。

  果然如我所料,大飞听完我的话,不禁怒极而笑,练身体都不自禁的向前挪了一步。我不禁心中暗自高兴,脑内快速闪过各种各样的能够快速激怒大飞的办法。

  突然灵光一闪,我向前跨了一步,挡住了老七。

  “我呸!你辛辛苦苦打回来的江山?简直是恬不知耻。你的江山不是当年昨收渔翁之利,杀了你老大一家,才抢回来的吗?不然的话你到现在依然是个小角色。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取而代之有何不可?”

  我能感觉到站在我身后老七的情绪急剧变化,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是最直接的办法。

  对于这种成功人士,最害怕别人揭自己成名之前的糗事。尤其是江湖中人,最注重的是义气二字,所以这种为了地位连自己老大都杀的人,绝对会受到众人的唾弃。

  果然如我所料,一些不明真相的人顿时哗然,开始议论纷纷,大飞那边有几个人眼神变幻不定。

  “大飞哥,到底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杀害大哥一家?”

  “大飞哥,你当年不是说大哥是被仇人所杀么?”

  “大飞,外面这么多年都一直又流传是你当年杀了老大,但是我们不会轻易相信we爱人的传言,小子你还是省省吧,”

  几个年龄大一点的人先后忍不住开口询问,看来大飞这么多年并不像表面那么风平浪静。

  “你……你特么的,在胡说些什么?不要造谣生事,老大对我一直有提携之恩,我一直想报答他,我怎么会杀他?简直是一派胡言。”大飞忍不住怒骂道。

  大飞一反常态,大吼大叫,已经完全没有一开始的镇定自若,此时说话吞吞吐吐,说着上前一把抓住我的衣领,恶狠狠的指责我胡言乱语。

  机会到了,我毫不犹豫的抽出了腰间的手枪,直接抵在了大飞的下巴上。

  “你……你想干什么?”大飞大惊,直接止住了骂声,惊恐的问道。

  “你说我想干什么?我都说了我今天是来取代你的位置的,我不会说话不算数的。”我冷笑着缓缓的说道。

  众人都是一惊,都没有想到会出现如此戏剧性的一幕,听完我说的话后,众人才反应过来。

  “小子,你敢动大飞哥一根头发,我就让你后悔来到这哥世上。”

  “我现在给你一次机会马上放了大飞哥,不然的话,你们一个也别想离开这里。”

  “有话好好说,先放了大飞哥,我送你们离开便是,绝对不会为难你们。”

  “你……”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有强势威胁的,有将换条件的,也有一些人冷眼旁观。

  “你小子,怎么这么贼呢?不过你干的漂亮,我喜欢。”黑斌大喜,直接上前一巴掌排在了大飞的后脑勺上。

  “你敢打我?你特么的这是在找死?”大飞没想到竟然有人这样羞辱他,顿时气得直跺脚。

  “有什么不敢的?要不是你还有一点点用处,老子现在立马锤死你个不顾江湖道义的杂碎。”黑斌怒喝道。

  “你……”大飞暴怒,直接就想还口。

  我用手枪轻轻的碰了碰他的脸,“大飞哥就是大飞哥,连手枪都是不惧,不知道子弹你能不能吞得下?”

  大飞被我直接打断想说的话,但他还是慢慢的忍住了想出手的冲动,乖乖的站在我的面前,一动也不敢动。

  我把大飞交给其他兄弟之后,转过头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众人。

  “你们这一群废物,竟然还效忠这个大逆不道的的人,我虽然刚才只是为了能够抓到他,但是我说的话开始千真万确,没有任何怀疑我们的必要。”我忍不住冷声喝道。

  从刚才发生的一切来看,大飞一方似乎真的有不少人,对于大哥当年一家被杀的事情耿耿于怀。

  果然我的话一说完,顿时对方像炸开了锅,你一言我一语,场面好不热闹。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为了活命现在都已经抓了大飞哥,你完全可以安安稳稳的离开这里,何必还要如此恶毒,诬陷大飞哥嗜兄杀嫂。”

  酷s匠c网,首~发

  “说得对,黑道中人还是要有一定的底线,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样的罪名,一般的人可是担不起。”

  “我呸!你们的废话说完了没有,我说话千真万确,你们助纣为虐这么多年,还要继续装聋作哑么?”我忍不住厉声大喝,对方明显是动摇了,一时开始拿不定主意。

  我心中暗想,“或者这样下去,或有更哈的解决办法,这一切就看老七的了,他这个前任大哥的儿子这时候站出来,振臂一呼多少会有些支持的人,都时候我们胜算将大大增加。

  “七虎哥,你来告诉他们。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究竟当年的一切孰是孰非。”我拉了一把此时早已竟激动的微微颤抖的老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