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的很快,在家人的悉心照料下我很快就已经全部恢复了过来。

  虽然在康复这一段时间比较难受,不能出门,只能整天呆在家里。但是却让我空出时间享受家人的照料和关怀,不失为另一种开心。

  最近倒是出过不少事情,黑斌和洪辰忙的不可开交。自从上次我们几个遭到伏击不但成功逃脱,而且一晚连杀大飞一百多人,包括几个大飞的得力助手。

  {}酷2匠网唯l…一正版I1,其《他!j都!\是盗,版

  听到消息说大飞知道之后,当即震怒,差点气的吐血,所以最近他开始了疯狂的报复,曾放出黑道诛杀令。若是有人查到我们的下落,并且帮忙干掉我们,就可以得到巨额悬赏,听说足有八百万,可真是相当大的手笔想制我们于死地。

  黑道之上为了这八百万悬赏,还有我们的神秘和铁血的手法,令得黑道之中掀起不少腥风血雨,也有不少一些经常隐藏在背后的神秘任务纷纷出手,想查出我们的底细。

  不过我们每一次都做的干净利落,再加上我们几乎可以说是刚刚诞生的队伍,他们根本找不到一点蛛丝马迹。只知道是一群统一服饰,统一面具,统一武器的黑道执法队,其他认知几乎为零。

  这一段时间我们这批人马,自从取得那一晚的辉煌战绩之后,更是穿的越来越神乎其技。更是又有不少人认为,我们根本就是人类,我们是一群异类,所以才能来去如风,不留一点痕迹。

  听到这些消息,我心中更是欣喜,随便他们散播谣言,这一切竟会对我们更有利,让我们可以尽情的去做我们想做的一切事情。

  人们对于未知的事情的恐惧来自于天性,没有改变的办法,他们只要把我们说的更厉害,更加的力气,匪夷所思。那我们以后岂不是事半功倍,一些胆小的人可能一听到我们的名号就要心惊胆颤,全无抵抗我们的信心和欲望。

  想着这种种的一切,我开着车子,正在赶向去七星帮的路上。一路上望着车外川流不息的车流,还有那行色匆匆的人群。很快我就到了目的地拳场。

  我缓缓的走进拳场,可能因为我是一早就赶了过来,这时的拳场静悄悄的,只是时不时会传来一些声音。

  我走进了我们平常训练的地方,这里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我走过去向着沙袋猛挥了几拳,看着剧烈摇摆的沙袋,还有那拳头击在石头上发出砰砰的响声,令我的心情一阵激动,好久没有如此畅快的感觉。

  “磊哥,你回来了,我还以为是其他兄弟在训练呢?你要来怎么不提早通知一声。”

  熟悉的声音在背后想起,听着那激动的语气,不用想我都知道是文哥来了。

  我没有回头,继续打着沙袋。“我也是刚到,回来就回来通知你们一声,不是麻烦你们了么?那样我又于心何安哪?这样悄悄的回来不是很好,还能给你们一些惊喜。”

  这时文哥已经走了过来,站在令一个沙袋前,猛烈的一阵拳打脚踢。

  “你怎么说都对,我不跟你争辩。最近兄弟们还长问起你呢,都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来他们还是很想见到你的,你平时也不回来看看。”文哥一直拳打开沙袋,喘了一口气笑嘻嘻的说道。

  “我……我知道了,我也一直想过来,但是家里人,看我还没没有痊愈就出来,肯定会比较担心,我不想她们担心,所以才没有来。这几天怎么样了,还有那个刀疤胜现在怎么样?”我猛然想起了,留了活口的刀疤胜,他害我和我们的兄弟在医院躺了这么久,现在想起来依然恨得是牙痒痒。

  “他没事,被七虎哥关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奇怪的是七虎哥有几次都忍不住想杀了他,但是最后终究是没有下手,我从来没见过他有这么重的杀气。”文哥疑惑不解的看着我说道。

  “是吗?”我也有些难以理解,老七一向淡漠,怎么会对着刀疤胜如此的愤怒,这其中肯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磊哥,答应我一件事情,刀疤胜最后交给我亲自了结。”

  突兀的声音突然响起,没有任何征兆,虽然一下子就听出了是老七的声音,还是让我心头一惊。

  老七缓缓的出现在我和文哥的视线內,看着我微笑的点了点头。

  “这一点要求,肯定能够满足你,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们原因呢?大家都是兄弟,即使你有痛苦我们也可以分担。”我看着老七,不紧不慢的说道。

  老七沉默了,像是陷入了思考之中,从他一直紧皱的眉头,不难看出他和刀疤胜之间肯定有着一缕联系。

  过了半晌,老七才缓缓的开口。“我家人被杀的时候,我目击了整个过程,其中就有刀疤胜,直到现在我还清楚的记得,他向我家人出手时,那狰狞的面孔,还有那残忍的笑声。”

  老七越说面色越冷,但是说话的声音夹杂着颤抖,可以想象这个回忆令他多么的难受,多么的难以自控。

  虽然我对刀疤胜已经恨的牙痒痒,但是比起前些天动手的那一晚,已经消磨了很多,此时听完老七的话,我心中的怒气再次飙升了起来。

  “刀疤胜,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七虎哥你放心,我们终有一天,不但刀疤胜,还有其他害你家人的人,我们都会一一手刃。”

  现在因为一个刀疤胜又勾起了老七的伤心往事,我心中难免有一丝愧疚。希望我的话语,可以安慰到老七。

  “七虎哥,怪不得你每次见到刀疤胜的杀意如此那浓烈,对于这种禽兽不如的东西,即使死上千次万次都不足以偿还他犯下的种种罪行。”文哥也急忙出声安慰。

  老七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我们几个人经过两次的行动,再加上时常一起训练,现在的关系已经越来越好。虽然有时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小小的动作,都会明白其中的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