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这个,难道我们坐以待毙等着他提着机枪来突突我们么?这还怎么打?根本是给大飞送经验啊”

  黑斌仰天叹了一口气,“你是受了一些皮外伤么?医生没给你检查脑子么?你是被打傻了么?”

  我心中一动,显然黑斌和洪辰也是有了对策。随即我贱笑几声,竖起大拇指缓缓地说道。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更神的队友。说出来吧,你们肯定是有了办法了。”

  “你猜猜!”洪辰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看着洪辰的表情,我心中一惊,忍不住失声惊呼。“你们难道想抢?”

  洪辰微微的点了点头,“英雄所见略同!”

  “我们已经知道了具体地点,具体时间,这都不抢岂不是暴殄天物么?”黑斌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

  “大飞肯定很重视这批东西,到时候肯定是重重防护,我们想得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说不定随时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我不是没有想过直接抢大飞的军火,但是只是那么一瞬间,最后还是放弃了,我觉得很有可能会出问题。

  “就是你说的话,没有军火,只能眼睁睁的被突突掉。我们又没有任何其他的办法,所以只能铤而走险,这一次不能有任何失误。如果有什么闪失的话,我想我们的后果也不用我多说了吧。”洪辰还是平常一样的冷静,在生死关头也是一样。

  我沉默了,洪辰说的是实话,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够坐以待毙,反正横竖都是死,倒不如轰轰烈烈的拼上一把,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那看来只有这个办法了,什么时候行动?我们这边有什么部署?”我下定决心之后,急忙询问道。

  “具体时间七天以后,至于部署,你和黑斌商量吧,反正我也不去。”洪辰不以为意的说道。

  “这……”我一时有些哑口无言,洪辰还真是个奇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你就会说风凉话,这次我们两个如果出了意外,到时候到烧些纸钱给我们。即使一死又有何妨?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黑斌侃侃而谈,虽然言词用的非常悲壮,但是语气之中却没有一丝即将赴死的感情。

  “赵磊,还有一件小事。这几天大飞肯定忙着军火的事情,顾不上其他的事情。这样的话,你可以完全放开的去给大飞知道一些麻烦了。我想你应该早已经神驰已久了。”洪辰突然开口说道。

  我心中一动,这确实是一个天赐良机,大飞既然这么狠毒,想买军火来对付我们。那老子就让你后院失火,鸡犬不宁,到时候大飞一定是自顾不暇。

  “洪辰哥,真是个好办法,一直知道你厉害,但是没想你还这么贼,真是佩服,佩服。”

  “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比起他的真实面目,现在的他已经算得上是天真无邪,人畜无害了。”黑斌一向喜欢和洪辰斗嘴,此时大好机会,他怎么会错过?毫不留情的挖苦道。

  洪辰到底是智囊,到底是团队的大脑,什么也没有说,脸不红心不跳,表情淡然出尘。智商情商都没的说,都被黑斌欺负到头上了,依然是那副不温不火,不急不躁的样子。

  “既然这样,洪辰哥,黑斌哥,那我就去准备一下,这几天大飞的后院就交给我,我一定让大飞自顾不暇。”我站起身,缓缓的说道。

  正在我往出走的时候,洪辰和黑斌大婶喊道,几乎是异口同声。

  “万事小心!”

  听着两人的祝福,我心中一暖,看着他们微微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告别两人,我来到拳场,把刚才得到的消息和应对的方法,告诉了老七和文哥。

  他们听完之后,特别是文哥,那表情比我还要夸张,满脸的不可置信之色,似乎听到一个荒谬绝伦的事情。

  老七还好一点,不过也是吃了一惊。

  “这个大飞还真挺有本事的,军火这么难搞的交易,他都能够搞定。简直可以说是神通广大。”文哥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

  “这个杂碎盘踞多年,有这个人脉不足为奇。就是不知道我们抢的话,成功率能有多少?”老七还是很冷静的,一语道破关键所在。

  但是我也没有办法解答,我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我们现在可以多收些利息了,大飞现在忙军火的事情,想必没什么时间和精力来对付我们。”我直接说出了此来的目的。

  “好主意!”老七和文哥,皆是精神一振,忍不住赞叹道。

  “我们今天晚上就行动,不求轰动,只求秋风扫落叶。今晚我们不管场子大小,不管重不重要,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快。”

  我心中早已有了打算,上次为了一鸣惊人选择了地下赌场这个重地,但是今晚是为了让大飞后院失火,所以只求快速解决。

  \酷匠"1网By唯一/正版),{.其他都是7盗,版x

  “好,那我们今晚就来个大扫荡,到时候我们兵分三路,只要不离的太远,互相有个照应就好,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文哥一拍手,兴奋的说道。

  “七虎哥,你认为这个办法怎么样?”我转头看着老七,开口询问道。

  “我没有什么意见,只要能让大飞头痛,我在所不惜。”老七冷漠的开口,眼中光芒连闪。

  “那就这么决定,我们今晚就看看谁的收获更大一些。”

  我们三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熊熊燃烧的烈火,今晚注定又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明天大飞注定将会暴怒。而我们三人,只会为这一切而感到兴奋。

  时间缓缓流逝,渐渐的已经进入深夜。

  “文哥,集合兄弟们,现在我们应该开始准备了。”我冷笑一声,缓缓的说道。

  文哥没有犹豫,直接走了出去。

  我们三个人早已规划好了今晚的扫荡路线,全都是一些小场子,这些场子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对我们没有任何威胁,真可谓秋风扫落叶,易如反掌没有任何阻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