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悲伤的日子难熬,时间总是过得很慢,一晚上我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但是也是时间最过无情,仿佛南柯一梦,我被早已设下的闹钟惊醒,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何时睡着,但此刻眼睛非常干涩,不一夜不睡更加难受。

  我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所以容不得我半点偷闲,我随即起床,连早饭都没有吃,就急急忙忙赶往酒吧。

  一到酒吧,洪辰和黑斌早已准备好,洪辰特意给我交代了一些事情,我们才赶向丧礼地点。

  丧礼地点人山人海,众兄弟忙前忙后。

  “洪辰哥,黑斌哥,磊哥。”

  众人见我们三人到来,齐声呼喊,脸上尽是悲愤之意。

  洪辰点了点头,“兄弟们,我知道你们的心情,我们三人比你们更难受。但是今天是强子的丧礼,我不想看到有人在这里惹是生非,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能轻举妄动。”

  洪辰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眼神显得有些阴郁,我从来没有见到洪辰这个样子。他说大飞今天会来这里捣乱,看来他是为这件事情而烦忧。

  “好了,今天大家应该知道自己的岗位,我们三兄弟只想好好的办完丧礼,谁敢捣乱,我黑斌保证让他永世不得安宁。”

  黑斌也是一脸的严肃,但是那种悲凉之气,还是很容易感受的到。

  我们三人神色肃穆,缓缓的走进了大厅,看着强子的黑白遗像,我有一股想哭的冲动,但是却没有眼泪。

  丧礼正式开始,因为强子没有家人在场,所以实有我们这些兄弟一一祭拜。

  我和洪辰黑斌三人,纷纷鞠躬之后坐在一边,等待兄弟们祭拜完,进行下一环节。

  我们坐在一边静静等候,都没有说话。

  “我们大飞哥知道你们办丧事,让我们来表示一下,怎么!你们这群杂碎还不滚开。”

  突然我们三人被外边的嘈杂声惊动,纷纷看向外边。

  我和黑斌在听到大飞时,都忍不住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就向外边走去。

  “慢着!”洪辰一声断喝,慢慢的站了起来。眼神阴郁到了极点。

  “我不是说过了吗?不准轻举妄动,你们两个冷静一点,不然就坐在这里。”洪辰虽然声音压得很低,但是仍然让人感到声音森寒。

  我可以肯定,若不是洪辰阻拦,我和黑斌出去肯定是直接动手,然后兄弟们打乱,一场丧礼也就搞砸。

  见我们两没有说话,洪辰首先向外走去,我们来那个也紧随而上。

  外面两帮人僵持不下,大飞那边有三四十人,虽然我们人数众多,但是没有洪辰的命令谁也没有贸然出手。

  我们三人出来没有说话,洪辰么有说话,直接走到了最前面。

  “呦!洪辰哥,黑斌哥,磊哥,要你们三个人亲自出来迎接,实在是不好意思,死者已矣,三位节哀,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吩咐,大飞哥绝对愿意帮忙。”

  对面带有的见我们三人出来,眼神微眯,语言轻浮,瞎子都看的出来他们是来寻衅挑事。

  洪辰微微一笑,“大飞就派了你们来?都是一些杂毛而已,没有任何诚意。”

  “你说什么?我们真心前来祭拜,你们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的面子你可以不给,但是打勾也要看主任,你们这么做,大飞哥的面子何存?”对面一群人听到洪辰说他们是不入流的杂毛,顿时脸色一变,然后大怒。

  “敬酒不吃罚酒?你们有那本事么?要不是看在我兄弟丧礼的份上,你们现在早已竟躺下了。大飞是哪颗葱?要老子给他面子?有本事叫他来老子面前说话。”黑斌毫不客气,魁梧的身体一下子站在了前面,给人一股无形的压迫感。

  “哈哈哈……是人多欺负人少么?这是在你们的地盘,我不想多说什么?兄弟们留下东西,我们走。”那人看见黑斌气势汹汹,顿时吓了一跳向后面退了一步。

  他的那些兄弟听到他的话,直接把手上的花圈扔在了地上,还顺便踩上几脚,有的甚至吐了几口谈。气焰十分嚣张,完全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这是你们自找的,我们诚心诚意而来,现在搞成这样大家都不好看,何必呢?我们走!”那男子说完话,直接转身,带着几人就想离开。

  众人见那些人竟然直接离开,纷纷看向我们三人,眼神充满了悲愤和不解之色。

  }最AC新√章节q上fW酷匠网N

  “这么就想走?是谁给你们的狗胆?不留下些东西今天谁也走不了。”

  “是谁?这么大言不惭?你们老大会管教你们吗?给我滚出来。”走出几步的男子,听到传来的声音瞬间大怒,直接喝道。

  “是我!除非你们会飞,不然今天不留下写东西谁也走不了。”

  “原来是磊哥啊,靠着你父亲的名声走到今天这一步,是谁给你的自信?就算是你的老大洪辰和黑斌都不敢阻拦我,就凭你这个二世祖,简直是痴心妄想。”

  男子看到是我,先是一愣,随即满脸的不屑之色,脸上浓浓的讥笑之意。眼神挑衅的看着我,并没有因为人少有丝毫惧怕。

  “磊哥,只要你吩咐一生,我们立马山前撕了这群砸碎的臭嘴,跑到这里来撒野,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

  有些兄弟早已经忍不下去,此时看到我被羞辱,直接请令出战,扬言要为我报仇。

  “我是没有什么本事,但是总比你这狗仗人势的癞皮狗强,你这种货色,活在世上简直是浪费粮食和空气。马上进去给强子跪下磕头认错,我姑且可以饶你们一命。”这种人我根本就不想跟他们废话,要不是洪辰早已有了命令,在加上是强子的丧礼,我绝对要大开杀戒。

  “好厉害的口气,不知道真本事又有几斤几两?要不是看在你们今天有白事,老子会跟你这么多废话?有本事你给老子滚出来。”

  本来被手下兄弟们辱骂,那男子已经有些忍不住了,在加上我的话,那男子直接发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