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如梭,很快就过了一个月时间。

  在血狼的特训之下,我和七虎哥还有文哥都参加了一些拳赛,有输有赢。我们几人的实力比起一个多月前简直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

  这一个月以来,帮派中一直风平浪静,一直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个月中不仅参加特训,还跟强子和黑斌学会了开车,而且还买了自己的车子,现在以我的收入来说的话,完全能够负担得起。

  被一阵熟悉的铃声惊醒,一看来电竟然是洪辰。

  “洪辰哥,什么事,我还在睡觉呢。扰人清梦可不是什么好事。”

  “行了吧,等会过来一趟,有事情商量。”洪辰笑骂道。

  等挂了电话,摸了摸此时还有些疼得脸。回想七昨晚那一战,不知道是怎么安排的,我的对手竟然是血狼。那场面打的叫一个惨烈,那根本不是打拳,而是挨打。

  此时回想起来,我还是忍不住想怒骂,血狼简直是不留手,见面就是干。怎么说我都是老板,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

  洪辰这一个月以来,很少找我,应该是有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我就快速的起床,洗漱完毕,想偷偷溜出去,这一个月以来我每次出门都是闪闪躲躲,生怕被小小发现。

  “你怎么跟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不想我跟着你,你就直说。”

  刚要出门的我,就听到了小小清脆的声音传来。

  “啊……那什么,我哪里有偷偷摸摸,我只是不想惊动你们。”我迅速转头看见小小一脸的幽怨之色,我尴尬的笑了笑。

  “行了吧你,我看你是怕惊动我吧,怕我跟着你。”小小一幅不相信的样子。

  我心中踌躇,为了小颖,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小小,带她去显然不太好,我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不带,看着她撒娇的小眼神我又有些不忍。

  “小小,我真的去办正事,去玩的话我绝对会带着你,你相信我。“权衡之下,我还是硬着头皮讲出了心中的意愿。

  噗哧一笑,小小狡黠的看着我。“我又没说我要去,看把你吓得。就是你叫我去我都不去,都不知道你怕些什么?”

  小小这么一说,我心里更加忐忑,快速的计算着各种可能发生的事情。

  “小小,大早上的你可别玩我了,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我硬着头皮,试探着问道。

  “我不去了,你去吧,记得要安全回来。”小小似乎被我的话触动,眼睛有些微红,低着头说道。

  “对不起,小小,我一定会找到解决这件事情的完美方法,在给我一些时间。”

  小小这么大线条的人,此时这种神态,怎能让人不心生歉意。说完话我快速的大步而去,因为我知道,在这样下去,我一定会心软,一定会心有不忍。

  我开着刚买几天的车子,急速向着酒吧而去,愿心中的郁结消散在风里。

  不得不说,有了车子之后确实方便了不少,很快就到了酒吧。

  一进门就看见洪辰和黑斌坐在一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洪辰哥,黑斌哥,一大早就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冲着两人的背影喊道。

  两人同时转过头,没有说话,只是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

  洪辰哥的伤势早就痊愈了,而且也恢复以往的神采。

  “你小子,又打拳了吧,看把你打的鼻青脸肿的。”黑斌一看我的样子,吃了一惊。

  我嘿嘿一笑,没有回答。

  “最近出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洪辰突然问道。

  我努力思索着最近的事情,想了半晌也没有什么头绪。

  我摇了摇头,“没什么奇怪的事情啊,至少我没有发觉有什么奇怪的事情。”

  听我这么一说,洪辰沉默,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黑斌则坐在一旁没有说话。

  “到底什么事情,你们说出来听听,说不定没什么大不了呢?”我见两人不说话,知道事情可能有些严重,忍不住催促道。

  洪辰依旧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黑斌看了看洪辰,无奈的笑了笑。“最近我们拍在大飞身边的几个人都失去了联络,我们想大飞肯定知道些什么。最可怕的是我们身边可能也有他们的人,而且是个和我们很密切的人。”

  我心中震惊,这怎么可能?这么机密的事情,知道的只有有限的几个人。派出去的卧底全部被清楚,肯定是有人走漏了风声,越往下想越是觉得心惊。

  “会不会是哪里搞错了?”我有些不知所措的问道。

  “应该不会有问题,我们两个也想了这几天,实在不敢想象,谁会出卖我们?”洪辰终于开口,不再沉默。

  虽然知道是这种结果,但我还是忍不住难受,知道这件事情的人,无不是最核心的兄弟,都不超过十个人。

  我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脑子一片空白,这还是我出道以来,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影视剧中的剧情,竟然就在我身边上演,最好的兄弟出卖了我们。

  酷匠9B网a唯X.一正版($,☆+其。他)都u是.…盗…K版|

  “洪辰哥,黑斌哥,你们是不是有怀疑的人了?”我嘴中发干,咬了咬牙,还是问了出来。

  黑斌和洪辰听到我的话,身体皆是一震,看着我最后默默的点了点头。

  气氛一下子沉默了下来,连空气都像凝结了一样。

  会是谁呢?我在心中不断的问自己,不断回忆和众兄弟在一起的时光,有危机,有忧愁,也有欢笑。

  我攥了攥拳头,努力使自己情绪平复下来。

  “你们认为会是谁?有多少证据?”

  洪辰和黑斌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都说不出话来。

  最后洪辰和黑斌点了点头,像是艰难的做了个决定一样。

  黑斌眼神复杂,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们这几天查了查,发现最有可疑的是强子。”

  “不可能!”我急的断喝一声。

  这不可能,强子一直跟着我们,甚至是父亲以前的兄弟,不可能是他。我心中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