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万莲那双带着一丝诡异的眼珠子转了转说,“除非姐姐你不要骂我,我就跟你说实话。”

  “好!不骂你!说吧。”唐诗诺翻了个白眼。

  “那这个我得试试,看对方的防火墙到底是怎么个级别的了。”万莲说。

  “要是你没成功的话那该怎么办?”唐诗诺问。

  “那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就把这个当作是对黑曼巴的考验。”万莲说得理所当然。

  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抱怨为何自己被当成出头鸟一样看待,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要考验我?难道你们以为我不怕被抓啊?

  后来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们分成两组。一组是围绕着珠宝公司的保全来看,另一组也就是我、范兴学和冯文明则是前去珠宝公司勘查。

  当我们来到这间珠宝公司时,面向它,仔细的数了数,一共有十层,大概20米左右。

  yx酷~U匠网JM首$发e8

  而范兴学所说的就是两栋建筑物,也就是我们身后的这一家24小时开放的电玩城。

  这并非是一栋大厦,两座建筑物相比之下,珠宝公司的要高大一些。

  珠宝公司对面的这栋大厦,除了电玩之外,楼下铺面是卖衣服,楼上则是麦当劳。

  再往上是干什么的我就不从得知了。反正冯文明告诉我说,这样做的话难度相当大。

  我问为什么,他说。

  “攀爬的时候是处于上坡,这就等于一条鱼往上游。体力耗得非常之大。”

  可环视珠宝公司的两侧,都是一些私人财产,这栋电玩城就是最好的下手目标。

  我问冯文明。

  “那安全系数呢?怎样?”

  “这点不用担心,我只要稍微改装一下就没什么大碍的。”

  他这么说的话,我这也就放心了。

  大概就是这样子,之后我们就回旅馆,等待着那天下手的机会。

  为了安全不惹人注目,我们制定了一个计划。计划当中我们最迷茫的就是:金库在哪一层?

  我总不能从十楼一间一间的往下找吧?这样得花多长的一段时间?

  但是这一点完全不用担心,因为怀韵自身早就知道了,在六楼。

  当天,我们选择下手的时间是夜幕降临,大概十点钟。

  我们准备了一系列的工具,进入电玩城,用我自身的开锁技能打开电玩城顶上的大门后,我们就来到了顶层。

  卸下一系列的装备,冯文明利用十字弩在两栋建筑物之间建立了一条桥梁。之后他尝试性的拉扯,确定支点稳定之后才帮我安装上保险装置。

  就是在我的腰部系上一个环,它能保证我不会从8米高的地方掉下去。

  因为珠宝公司是全天候24小时有人看管的缘故,我们想找一个他们换班的空隙都找不到。所以干脆就这样上了。

  站在楼顶上,腰间系着铁环,铁环连接着钢丝绳,俯瞰下方,突然觉得我这是在找死。

  虽说我的距离距离地面只有8米高,可还是让我产生了错觉。

  仿佛我一摔下去就会粉身碎骨的错觉。

  晚上十点多钟,这条街的行人不太多,时不时经过几对情侣,也有不少成群结队的兄弟出来闲逛。

  但是他们要发现我们,需要专心注意他们的上方。因为我们的位置高于路灯。

  只是往下看了几秒钟,然后再顺着钢丝绳往上看过去,我的手掌心中不由得冒出汗水,前额一样。

  冯文明在一旁说话,让我分散注意力。

  “只要你照着我说的方式去爬的话,那么我绝对相信,你能行的。”

  我当时连说句话都难,因为我正在内心这样说服我自己:不用怕!人家冯文明当过兵的,这种事他们相信他们已经训练了不下一百次!相信他的就对了!

  我点头,向他表明自己已经准备好。

  可就当我刚要俯身顺着钢丝绳往上爬时,无线电那头传来了万莲的声音。

  “伙计们,看来计划要推迟了。”

  我赶紧追问。

  “怎么回事?”

  “我是黑进了他们的系统,可我找不到他们保全系统。他们的系统是独立的。”

  我和冯文明迷茫的对视一眼后说道。

  “这意思就是说,你无法黑掉他们的监视器?”

  “是的。”她说。

  好了,刚要行动的时候你才告诉我,为什么不早点说?现在都已经箭在弦上,你却让我们停止?

  然后我卸下了身上的铁环,从屋顶落下来,同时也卸下了背上的背包,通过无线电问其他人。

  “你们有没有什么意见?比如说能告诉我如何能避开他们的监视器。”

  现在又回到了起点。

  庆幸的是,万莲早点把自己的困难告诉我们了,要不然的话,我到对面的珠宝公司顶楼她才告诉我的话,那我又得白费力气重新怕一次了。

  照现在的情况看来,我们只能是打退堂鼓,重新回去重新制定计划重新调正。

  老实说,当时我的确是感到意外的,我以为世界上没有哪个系统是万莲搞不定的。可事实证明却不是。

  我在屋顶上来回踱步,苦思冥想的想着该如何想到对策。

  就在这时,无线电内传来怀韵的声音。

  “黑曼巴,我现在有一个办法,你要不要听听看?”

  “说来听听。”我。

  “买相机,然后带个夹子,给这些摄像头戴上面纱,你认为怎样?”

  我寻思仔细推敲他的话,知道他想的方式。

  “你是说,给这些摄像头一个假象?是不是?”

  “是的。”他回应。

  “那我总不能爬进去了之后照一张相让你们去洗出来,然后再进去一次吧?这浪费很多时间的。”我。

  “不用担心,现在相机已经有了一次成像相机,照片清洗出来几秒钟内就能使用。”唐诗诺说。

  原来,是我的世面见得太少了。入狱前,市场上并没有所谓的一次成像相机。

  “那好!快去买一个!”我命令道。

  “但是黑曼巴,这个有一个风险的!但凡你有一些动荡的话,监视室内的那些保安就能看出一些端倪的。”怀韵说。

  “万莲,上次的那个干扰器还能不能在这里使用?”我问万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