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了之后,感觉有这么几分道理。可是后想想不太对……怀韵这是要和我玩阴招?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我这个后起之辈肯定敌不过他。毕竟他自己在赌场上学会了一些小技巧,胆子也格外的大,甚至敢冒着被剁手的风险在赌局上出老千。

  不管他了,反正我当时只顾着做自己的事,也就是用扩大器一边转动密码盘一边监听它里头的运作。

  而怀韵和唐诗诺则是一边喋喋不休的谈笑风生,时而怀韵会带着破坏周围的安静以及干扰我的心态,一些不好笑的笑话都能让他捧腹大笑。

  不过我已经习以成性,渐渐的学会自动屏蔽周围的那些噪音。在转动第一层密码盘时,我清晰的听到了耳边传来清脆的一声“叮”。我就知道,我已经转对了!不能再继续往下。

  记住这种感觉,记住这种声音,重复三次这样的动作,我很快就完成了利用听觉来开锁。

  “叮”的一声传入耳中,我之后最后一层密码我已经转对了。兴奋的拆下扩大器,往下转动把手再拉开,保险柜的门就这样打开。

  但是我心中真是无比自满,更多的还是骄傲。因为我花了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完成了怀韵传递给我的这套诀窍。

  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有开锁天赋?是不是觉得我像武侠小说里的那种主角。简单的就学会运用并控制那些神秘古人传授的武功秘籍。

  可唐诗诺却在那边煞风景的说。

  “这个是机械锁,我那边的公司都已经上了电子锁。”

  “什么叫电子锁?”我问。

  “6位密码输入。”她说。

  然后我再看着怀韵,用一副“你有什么开启的方法或者诀窍”的表情看着他。

  怀韵则是疑惑的问。

  “你这样看我是什么意思?”

  “我认为你比我还要有小偷的潜质,所以我正在征求你的同意。”

  “征求我什么同意?”

  “你要我去开她家的珠宝公司,我这会儿就过去。”

  “那这样我不就成了你的帮凶了?”怀韵。

  不是帮凶,而是主谋!

  唐诗诺并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沉重的说。

  “这种电子锁比机械还要先进,因为你无法通过自己的手段来打开它。电子锁今后会慢慢取替机械锁。”

  我一脸懵逼的看着她问。

  “那这就是说,我好不容易学来的这种高深莫测的听觉开锁有点都派不上用场了?”

  唐诗诺点头。

  “我想可能。毕竟我们现在没任何的线索,就算你是他们的客户,什么级别的客户都行,他们绝对不会让你进入金库一步。你甚至都不知道从哪进入的金库。”

  “别担心这点。”怀韵。

  我们两个又把眼光聚集在他身上,我问。

  ☆&更O新最0快n0上酷●匠`网-

  “这话怎么说?”

  “我知道他的金库在哪,而且需要通过多少次的安全检测,才能进入他的金库。”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问。

  “这块表我盯了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你认为呢?”他问我。

  看来他对那家珠宝公司带着极大的报复,早就对自己的那块表虎视眈眈了啊。

  “那能告诉我,他们金库是怎么设计的吗?”我问。

  “平面图我是没有,毕竟我不认识设计那栋大厦的人。但是我对内部的结构知晓部分,那就是有摄像头。”

  “保全公司。”唐诗诺。

  “那这意思就是说,我们可以利用万莲的黑客技术,将那些监控全变成瞎子。”

  “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时代我现在已经跟不上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有怎样的技术。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里边的摄像头是最主要的组成部分。”怀韵。

  之前我和他们几个早就在众多的摄像头下进行过多次的实验,我觉得我们能胜胜任。

  我们无法得知内部的消息,但我对这次的任务充满了一定的自信心。

  因为有万莲在。

  当天,我们三人就在房间里聊天。严格上来说是他们两个聊天,而我则是在练习并对用听觉这种技能开锁控制到熟练的状态上。

  傍晚,大概五点钟所有。我们所有人聚集在楼下的一间小餐馆吃饭。已经是连续监视珠宝公司的钟泽和范兴学两人这会儿也归来,将进展告诉我们。

  “唉…看来我们这次无法胜任了。”钟泽伸了一个懒腰。

  “怎么了?”我看着他们俩问。

  “那间珠宝公司,24小时全天候的巡逻,栏杆上都有摄像头。像之前几次潜入的几率非常之小。”范兴学解释道。

  “我们之前不是用了一次那个叫什么干扰器的吗?那个不能派上用场吗?”我问。

  “你要知道,那个栏杆每隔几米就有监视器,内部我们无法进入,毕竟它不是什么博物馆。”钟泽。

  是的,这意味着,即便我用上以前的那些小把戏,未必也能用得上的。

  “那么,我们要放弃这次的任务吗?”唐诗诺环视我们几人。

  最先提出异议的当然是怀韵本人。

  “不,我想你们应该能完成这一点的。我相信你们能办到。”

  他白天和我们打交道,说着又说那的,关系已经拉近一步。我更相信的是,如果我们没有这几天的交流的话,那么他的话就会说得更绝一点!

  假设是我站在他的立场上,我就会这样说。

  “想都别想,你们要是不帮我把手表给偷出来!那你们的那个什么盒子就别想我告诉你们如何开启的方法了。”

  我的大脑开始在思索着,我该如何潜入他们的公司,而且还要建立在不被别人发现的情况下进行。

  摄像头我想万莲能帮我办到这点,那么我就首先考虑到本身。于是我问范兴学。

  “他们的人几时下班?”

  “大概七点左右。不过公司内部的人似乎是有人轮班监视的,大楼上的灯一直亮着。”

  我又想到上次使用的那个什么迷药。不过太不保守,它差点让我在原地晕倒。

  “那些大门的保安呢?”

  “也是轮班,需要有许可证方可进入。”

  “你们查看四周有没有别的可以漏洞,比如说可以在晚上神不知鬼不觉得潜入的地方。”

  “没有。”钟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