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的关系,唤醒了潜藏在他内心深处的长久记忆。就像火山爆发那般势不可挡涌进他的脑海里。让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不禁留下了眼泪。

  毕竟他不是小孩,并没有哭泣声,只是干坐在那,双目无神,脑海里似乎在酝酿着什么事情。

  我不太会安慰人,但是我与他有部分相同的经历。所以我默默的给他递上一根烟。

  他接过,我给他点上。抽烟后的他情绪变得安定不少,眼泪也被风化,干了。

  接着,他不吐为快,把他的经历告诉了我。

  如他之前所对我们说的,经营一个铺面,卖保险柜。但生意一直不冷不热,即便是盒子的出现仍然解决不了他的燃眉之急。所以他决定赌一把。

  你们也知道,赌就像我的职业一般,是非法的!

  怀韵告诉我,他知道这是死路,可他还是决定试一试。

  他进入地下赌场,那种见不得人的。赌场一开始给了他一些甜头,赚了每天的生活费还有剩余的钱来缓家计后,他重心转移,开始忘记自己经营店面的事情。

  每天去赚一小点就回来,克制力非常的好。

  但是好景不长,他撞南墙了。也就是幸运女神不再眷顾他。

  他开始输开始输,输又不服气,回家拿他的那些积蓄来赌。就算这样,一成不变的结果还是输!

  他告诉我,那时候他的心情差到极点,回到家后面对他妻子的唠叨就是拳打脚踢的。

  这段时间长了,自然可想而知。他妻子带着他的孩子都跑了,嫁给了别人,他经营的店面依旧一如既往,不过不同的是,他在外边欠了很多债,是高利贷。

  所以经常会有一些不三不四的人经常来闹事、恐吓威胁他,不还钱就这样那样的。

  店面经营不咋滴,干脆破罐子破摔,直接卖掉。可他却怏怏不服,卖掉店面的钱想赌一把大的,把过去以及未来的开支全部算上。

  结果自然那不用他说,全部输掉分文不剩。

  店面没了妻子跑了,连居住的地方都没了,他还剩下什么?

  别忘了就是他左手腕上的表。

  但是别人是强的,并非他乐意当掉或者是别人从他那买的。

  强掉怀韵的手表的人,后来在商场上风生水起,而他却一蹶不振。

  在他说这些的时候,我也曾问过他:为什么不找警察看看,他们不可能置之不理吧?

  他只是说“没用”就代过了。

  后来他的情况可想而知。他经常游荡,打零工,可他的赌瘾却一直在他身上来回徘徊。每次工资到手后第一个念头就是去赌,每次赌输了之后他都非常严肃的、带着海枯石烂的心态对自己发誓:今生肯定不再赌!

  什么海枯石烂或者是什么都罢,他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但他并非死脑筋,想在那些地下赌场上耍一些手段,也就是所谓的“出千”赢一些钱。

  赌场的人这么多人盯着你,你怎么出千?

  后来就在我面前上演他的追兵一边追着他,在后面扬言要把他的手给砍掉。

  这就是他的故事。一个关于他堕落的故事。

  听了他的故事后,这一系列连串的事情才能贯通。

  他把我们这些年轻人给联想成那些向他讨债的人物。他本身也知道要是自己一旦被抓下场就惨了。

  而他欠债的人员并非一家,很多家!

  所以面对最先找到他的柯阔和任康他们,他会选择逃亡。而每次我们想接近他,他都想尽力甩掉我们。因为他被人背叛过,知道人间的冷暖。

  但他做的有些过头了,我们并非和任康柯阔他们划等号。

  他的故事对我来说,引起非常大的共鸣。

  有三点。第一点:我是个失败的人。第二点:我也有过相似的经历。第三点:我也不太相信人。

  所以我感觉这个老家伙很像我。我听着他的故事身临其中,烟头都烧到尾了浑然无知。

  “听了之后,年轻人,你有什么感想?”他说。

  他的话打断了身临其境的我,缓过神来时,我显得有些尴尬,甚至有些同情。

  或许他看出了我的心思后,安慰我说。

  “不用太过悲伤,这百分百原味属于我的个人故事,不带有一丝虚伪。”

  我被他的幽默咧嘴笑了,而且我本人也知道,怀韵遇上这样的事情完全是他自作自受,要说可怜的话,他连让人可怜他的资本都没有。

  酷`N匠f☆网@i唯XB一.w正、v版,"?其CW他…都是n6盗C版

  这句话是他后来跟我说的:当初我去赌是我个人的意愿,又没人逼着我去。所以,自己埋下的坑自己跳吧。

  那一晚,我和他好像聊了很多事情,直到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一些上早班的人员开始来回走动,我们甚至还在忘我之中。

  他曾不止一次想知道我的身份,想知道我为何会带着面具行走,想得到我的亲口承认来满足他心里的好奇。

  但我并没有对他承认,他笑着说。

  “年轻人!看来你也很多疑啊!”

  无形之中,我接受了他的邀请,而且他也告诉我,会教我一些开保险柜的技巧。

  请你们记住的是,我并非是冲着他教我开保险柜才帮他,而是接下来帮他偷手表的途中需要用到这个技巧!

  我们回去后,隔了三天时间。这三天时间内,我们都是在轮流监视那家公司。还是那句话,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而怀韵似乎也越来越开朗,他渐渐的接受我们每个人。

  按照计划,我是主力,就犹如一个人的大脑,要偷到手表必须由我来行事。

  所以,怀韵亲手教我如何用触觉听觉来开锁。

  我这样说,让你们觉得听起来像是看病一样,可这并没有一点的夸大,是事实!因为我成功了。

  我和他独处一间屋子中,他告诉我,开保险柜需要用到的方法是类似听诊器的扩大器。

  将它贴在保险柜上,将扩大器塞入你耳朵里,仔细感受着它活动的音效。

  虽然说他是制作保险柜的,可我觉得他比我更有资格资本去做一个贼。

  因为,他对保险柜的内部结构非常清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