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卓克两人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距离我们一大排车的怀韵。他当时盘坐在车厢上,完全像个佛祖一样,悠然自得。

  接着我们开始起步,助跑之后站在车头边缘一跃而起,跳上一辆私家车上。

  但是私家车司机似乎惊吓过度,也或许我们的动静给他带来非常大的震惊。他当时直接来了一个急刹,我和卓克两人没有刚刚落脚还没有任何准备,纷纷头伸前,双双滚落地面。

  接着是那个私家车司机头探出车窗,对我们大骂。

  “妈的!你们这两个是不是有病啊?你们爱冒险去海底悬崖边缘去冒险不行吗?偏偏要在这里吗?”

  我和卓克并没有留意太多,直接是站起身来继续往前跑。

  接着我和他两人瞄准一辆小型货车,在它行驶的途中我们不断扒上去。

  就这样,我和卓克两人就像两只猴子一样,不断在车子与车子直接来回跳。一会儿我们分开,一会儿我们又集中在一辆车上。

  其中我们带来了多少惊呼和相机的闪光灯,包括那些司机的破口大骂我是忘了。

  我对待卓克不像对待任康或者是柯阔一样,我把他当成一个可敬的对手来看待。所以我们的竞争方式才会特别的公平,不会去干扰对方。

  期间无线电那头曾传来他们的呼叫,想让我告诉他们怀韵到底在哪里。但是我无视了,因为我正在争取。

  G更r新&最b快j上:酷匠《网v(

  期间,我和卓克曾遇到过这样的窘境。

  因为我们当时是站在车顶上,是站着的,完全没有半点支撑稳定住我们的点。可车子的司机或许是刚拿到驾照没多久的那种,急速转弯,当时我和卓克同时往一个方向一边倒。

  翻滚了几圈之后,我和他两人同时抓住了车厢的边缘稳定住自己。有惊无险。

  这要是摔下去的话,那么很可能被车轮碾过去,当场死亡都有可能。

  动作就是这样反复,而怀韵非常非常的悠闲,他自然没有料想到自己身后还跟着我们。无比安逸的把自己屁股下的车子当成观光客车,而他就是观光观众。

  而他却不知,我和卓克两人距离怀韵不过就是三辆车。只要我们一鼓作气,肯定能抓到怀韵。

  当时我和他的想法也是一样。先是站在车顶上双手撑着膝盖喘粗气,过了半饷,我们没有任何鸣枪(喊开始),在车厢上助跑。

  期间一口气连跳三辆车。

  但是后面出现了一些小的插曲。

  因为车与车之间的距离有些距离的关系,我们是抓着车子的边缘这样晾着。

  双脚不断挣扎,在找支点撑我们上去。可我们的头部刚刚高于车厢,迎面就袭来了一条电线,吓得我们赶紧缩了回去。

  就是在那时候,车上的怀韵发现了我们。

  因为电线经过他才会经过到我们。他为了躲过电线才会平躺在车厢上,可他是睁开双眼,就是这样发现我们的存在。

  之后,我和卓克两人几乎是两三下同时上车厢。而车厢上的怀韵一看到我们,脸色有些迷茫。

  为了防止他再跑,我直接对他说。

  “别再跑了!我们不会伤害你!”

  怀韵这时候出奇的静,他似乎准备听我们的话,没打算再逃下去。

  我猜不透原因。这要是根据之前的情况来分析的话,他如此拼命的逃跑,而现在就断了逃跑的念头。两者之间的转变太大。

  难道是我和卓克的气场和别人不同吗?

  我不觉得。当时我更注重的是:我和卓克的起跑现在是相同的。可我们毕竟是为不同的老板办事,那我们该如何来决定怀韵属于谁的?

  我和卓克对视了有这么几秒钟,他对我说。

  “你的跑步耐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怎样?你还能跑吗?”

  一听到这里,我已经听出了他接下来要如何办事了,对他说。

  “你决定要拱手相让?”

  “现在还不知道,那就要看谁的了。”

  我和卓克缓缓站直身板,我对面前的怀韵说。

  “现在,你再跑,让我们再抓到你。”

  “你…你们想说什么?”怀韵表示不解。

  “我说让你再跑,我们来决定你这只兔子是谁的。”我重申。

  “哦!哦哦!…”怀韵说着就转身,期间还时不时的带着警惕转身,生怕我们戏弄他。

  车子在行驶,我们目送怀韵下车并走上人行道开始小跑起来的同时,我与卓克两人撒丫子从车厢上下车,往同一个方向跑。

  我们的路径从车道中央转到人行道上,期间身体和多少人产生碰撞我忘了。

  当时我和卓克两人的目标非常明确,那就是怀韵本人。

  我们几乎不分上下,并肩而行。原本你是这样的,可又出现一段小插曲,让我落后了。

  一位母亲正带着自己的小孩往冰淇淋店走,而她必须经过人行道才能进入冰淇淋店。我差点就撞上了他们母子俩,为了防止不伤害这些小孩,我只能一个急刹车。而卓克则是带着一种开天辟地的气势继续向前冲撞。

  卓克已经领先于我,眼看着怀韵就是他本人的!可我并没有放弃,继续向前追赶。

  怀韵这时候又耍起了小心机,在车辆纵横的十字路口,冒着生命危险跑了过去。这一现象导致了正在越过十字路口的众多车主急刹车,非常的不满,甚至开始对他破口大骂。

  而卓克当时已经站在路中央。从我的视角上看去,面对这些来来往往的车辆,他每次都是跃跃欲试。已经抬起脚了,可就因为车子鸣笛声收了回来。

  我也是带着胆颤的心跑到了马路中间,一起与卓克对着马路对面那个一摇一摆扬长而去的怀韵,中间却隔着无规则的来往车辆暗暗切齿。

  看到这一幕,我觉得我和卓克都输了,看来这下子我回去之后只能是和唐诗诺坦白,大不了就被她一骂,第二天过后就没事了。

  可没想到的是,卓克竟然做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他决定要冒险!而且因为他的任性举动,差点就横尸道路中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