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我的瞳孔微微睁大,目光和注意力全集中在那两个女人身上。

  这两个女人都经过浓妆淡抹,身上的穿着以及身材各有千秋,她们在我心目中,就是这条街上最耀眼的星。

  tT酷0匠网-●首发

  万莲身上透露着一种气质,就是那种小清新,是不是嘟着嘴,这一个举动却又有一种叫什么来着?

  诶我真的给忘了,网络上这种嘟嘴叫什么我给忘了。

  但我更多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在唐诗诺身上。不得不说的是,唐诗诺一身的黑色包括严肃的表情,带给我的形象是那种冰封冷艳女王。更重要的是,我这个人也钟爱黑色!

  当时我甚至忘了我的眼睛就像色狼一样,带着一种痴迷的眼神来回徘徊在她上下身,忘己。

  直到钟泽一掌打在我的肩膀上时,我才清醒过来。

  “嘿嘿,哥们?你这是在看什么呢?看得那么入迷的?是不是打算…嗯嗯?”钟泽对我挑眉,而且那种动作还是带着邪恶气息的挑眉。

  我撒谎了,笑了笑道。

  “没什么,只是在想事情,没什么。”

  “是不是真的捏?要是我刚才没有叫醒你的话,你没准现在都已经流口水了!”

  “别乱说话!”我。

  唐诗诺和万莲两人缓缓向我们走来,唐诗诺对我们说。

  “你们几个想从哪一间开始找?”

  我们几个彼此对视,似乎在用同样的话在对彼此说:怎样你有没有什么线索我一头雾水!

  唐诗诺这会儿很干脆,从我们一片茫然的表情很快就猜到了我们的心理。伸手伸进包里拿出几个无线电给我们。

  “有什么情况通知彼此,我们两人分成一组。”

  选搭档的流程非常简单,那两个女的一组,而我和钟泽一组,冯文明和钟泽一组。

  钟泽一开始打算找的目标就是那些KTV,进入之前还一副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道。

  “嘿嘿!哥哥我跟你说!这里有你绝对想不到的精彩!跟着哥哥走!”

  当时我还在皱眉,回思着他这句话。显而易见,他这句话明显话中有话,可我就是搞不懂到底是啥意思。

  进入KTV,只要你敏感些的话,你能感觉到那些地板非常有节奏的震荡。钟泽跟我说,这是低音炮的威力。

  详细的过程我就不说了,直接跳到当时钟泽一直想要让我看的那一幕。

  来到了包厢楼层,钟泽大大方方的打开了其中一道门。包厢里灯光昏暗,空气中夹杂着酒水和烟味。包厢内还有几个人是清醒的,在我们开门时用懵逼的眼神看着我们。

  借助包厢里的激光灯,我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包厢的沙发上有几个女的烂醉如泥躺在一起。她们身上似乎一丝不挂(不好意思灯光太暗)。

  可我能确定的是,她们彼此搂成一团一副高枕无忧的样子,似乎不把周围的噪音因素放在耳边。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已经有底了,无非就是喝多了嗨高了之类的。

  而钟泽则是一副色迷迷的看着沙发上的那几个女的,我赶紧将他的魂魄拉回来并关上门,站在走廊上对他说。

  “你要给我看的就是这个?”

  钟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对我说。

  “当然了!那还有什么的?!”

  我白了他一眼。

  “哥哥(贬义),不是我说你,我的确是从乡下来的,可女人的身体构造部位我是看过的!”

  “真的?”他质疑。

  “真的!”我挺起胸脯。

  “我看不见得哟~”

  “这话怎么说?”

  “我记得你以前都是跟范兴学在一起的,我记得他只爱车子的,你哪有什么时间去了解美女的?”

  “哦,说白了你就是想带坏我对不对?”我。

  “什么叫做带坏你?没准我们好运的话还能免费给…”

  我还没把他的话听进去,然后就走下楼,他则是在后边追我。

  “诶诶诶,你去哪里啊?我们不是说好了要找到怀韵的吗?”

  “我去楼下的大厅看看!楼上的这些包厢全部都交给你了!相信我,我这是在成全你!”

  耳边传来清脆的一声,属于钟泽的响指。

  其实KTV哪里都是一样的,KTV大厅没有私人空间,而且都是站着的(当时我去的KTV是站着的)。大厅不像是包厢一样,拥有私人空间而且你要是可以的话也可以那个那个!

  但是大厅的唯一的优点就是人多,伴随着音乐节奏摆动自己的身子,热闹!

  当时我来到大厅门口,就看到前方有一个女的,全身只遮住三点,站在一个小小的舞台上扭动身子。中间则是DJ台。那个人多的啊,真的是有一种要将人挤扁的意思。

  不过在这种地方消费的大多数都是红黄蓝绿青蓝紫他头发的青年年轻中年人。像怀韵这样的老顽童出现在这种场所,少之又少。

  任务看起来很简单,那就比如在一群水牛中找到一只黄牛一样。

  话是这么说,可我当时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挤进人群当中。每与一人产生摩擦时,他们都会回头看一眼,发现没他的事后才继续喝自己的酒。

  每走三步我都得东张西望,因为从不同的角度上看事看人,会有不同的发现。

  可我从大厅逛到洗手间,上了个厕所无意间看到一对男女从厕所里出来时,我什么都没有发现。

  直到我走出大厅上楼找钟泽时,我的脑袋里不断膨胀,似乎我的心脏在脑袋里一样,不断的“砰砰砰”好几次的回响。

  而我却发现钟泽当时检查包厢时,他每次临走前,都用一种恋恋不舍的神情望着包厢几眼。

  “喂!你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我大老远的叫钟泽。

  “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看到!”钟泽。

  “那就好,下楼吧。”我。

  “怎么回事啊你?要是那个怀韵刚好就在这里呢?我还没检查所有的包厢呢!”钟泽一脸的不舍。

  我知道,他就是想过过眼瘾。

  而我也只能陪他,但是请记住的是,我并不是过眼瘾,而是为了找怀韵这个人。

  很遗憾的是,我们在楼层上并没有发现,而钟泽却非常兴奋,指着天花板说。

  “别急!楼上还有一层!也是包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