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范兴学的见解,因为我持有不同想法,于是当场直接说穿了。

  “我觉得任康现在还没能抓到怀韵,”我抿一口茶继续说,“首先,任康对唐诗诺你情有独钟,为了得到你的芳心他不会这样欺骗你,这是有目共睹。其二,我相信怀韵本人肯定做了什么亏心事,也或许他做了什么让人厌恶的事,才会有这么多的仇家。而当时去找他的我们以及任康等人,怀韵错误的把我们当成了他的仇家。”

  “哦!这点就解释得通他为何要跳窗逃走了!”钟泽恍然大悟。

  “那不对啊!我们期间曾不断给他们他提示,声称我们不是来伤害他的人。那他都这样了为什么还不停下来?”范兴学问。

  “要是口头声称有用的话,那么世界上就没有小孩子被怪事件持续发生了!更何况,怀韵看起来有一番年纪,他的社会经验非常丰富!知道如何对付找上门的仇家。”我说。

  “那也说不通啊,”范兴学继续说,“我记得当时我帮他逃离任康对魔爪了!”

  我转正脸看着范兴学。

  “我就这样说吧。你当时这样撞击他的车本意上是为了他好,同时也是为了我们好。可你使用的方式过于激烈粗暴,让做贼心虚的怀韵本人觉得你们想当场杀死他!这就等于一个男人挟持住一个女人时,口头声称自己是好人,可面对美色的他下面却是硬的,明白了吗?”

  “咦…”万莲鄙视看了我一眼。

  “这个比喻打得好!我给满分!”钟泽。

  “那么,现在怀韵又会去哪?”冯文明问。

  “车子是停在路边,由于我现在吃饭,设备完全不在身边,我就不知道了。”万莲。

  “无论如何,我觉得怀韵这个人应该做了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否则看见我们不会像看见仇家一样,抱头鼠窜的。”我。

  “你们有什么看法或者见解吗?说来听听。”钟泽看着各位。

  “没有,除了我从他车顶上摔下来之后,对他一点了解都没有。”我。

  “我明天还得去交警大队缴费。”范兴学。

  “呃…你们追捕的过程中,我一直闻着你们的尾气走的。”冯文明。

  “我也一样。”钟泽举手。

  现场唯一一个没说话的人就只有唐诗诺。我觉得现在咱们发现了怀韵,她应该打起十二分精神的,可不知为何会这般严肃沉默,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万莲用手肘推了她一把,将她从发呆中叫醒后看了看我们,咳两声后说。

  “呃…至少我们现在还有收获!那就是怀韵的面相我们每个人都熟知了。”

  诶,她不说我还真把这一点给忘了!对啊!我们知道怀韵的面相啊!

  “你能不能再黑进系统,然后再次找到他?”冯文明看着万莲说。

  “这个倒是没问题,可我需要回到车上。”万莲。

  “那你们休息够了吗?我觉得不能再浪费时间,我也不允许再次失败了。”唐诗诺看了看我们。

  但是我给了她一个告诫。

  “我希望你记住,看到怀韵时不要像飞蛾扑火一般,无脑上。你得先看清情况,明白吗?”

  酷匠{U网'首、。发

  她也只是点头接受我的意见。

  后来我们几人结束了晚餐之后,一同聚在万莲的商务车中,看着她来来回回翻遍一个又一个监控录像。

  这个过程是缓慢的,当时我有些困,然后又在驾驶座上打盹。

  “找到了找到了!!”

  车厢内传来万莲惊喜的声音,感觉就像闹钟一样将睡梦中的我打醒。

  回到车厢上时,万莲惊喜的指着她的电脑屏幕给我们解释。

  “这段监控录像录下来时,是一个小时前的事。怀韵开着他的车经过了一家酒吧之后诱拐,接着我调查那条道路的监控时,却没发现他开车经过。”

  “监控死角吗?”唐诗诺问。

  “嗯!”万莲又调出另一幅监控,“这片区域是夜市!人烟稠密,人流量非常大!那边有酒吧棋牌室包括地下赌场等等,不计其数!”

  “你的意思是说,监控录像没有拍到怀韵的车,那是因为他在拐弯时没多久就停下车了?”范兴学。

  “我觉得有这个可能,所以我才叫上你们的。”万莲。

  脑补一下当时的路线:怀韵在一条车道上行驶,右拐之后失去了他的行踪。而右边的那条道路摄像头并非是全程记录下来的。这就是死角。

  “那好!”唐诗诺显得非常兴奋,“好了!现在我们就去那边!记住了!这次别再让怀韵他跑了!”

  我们几人面对唐诗诺像是面对军官一样,不敢有半分怠慢,坚定点头。

  经过半小时的行驶,我们来到了一个半小时之前丢失怀韵的街道。

  刚一下车,我们就看到那些店铺的LED多重多彩的善良滚动字幕源源不断的闪烁在我们面前。

  这附近生意非常的好!各式各样的高矮胖瘦绝色美女搭配西装革领染着金发带着假牙的白领小混混和老油条们出入。现场人数众多,甚至觉得周围缺氧,都是飘散着那些女人香水味以及烟草味。

  朝着前方看去,距离我们大概30米左右才有摄像头。那也就是说,这30米内的每一家店铺怀韵都有可能出入。

  环视四周大概数了数,这30米内的形形色色的消费场所不下6家。附近都是一些餐厅KTV还有酒吧,而这些场所都是有包厢的,这你要我怎么找?

  当时我就当场懵逼了,范兴学搭着我的肩膀笑着问我。

  “怎么了?哥们?人生这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美女啊?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有一种特别想从后面犯罪的冲动?是不是感觉到某部位发热?别急,我们也是有美女的!”

  “不是,我在想别的事?”我回味着刚才范兴学对我说的话有些不对劲,反问他,“你刚刚说我们也有美女?”

  然后他让我转身,在转身的那一霎那,我看到两条玉腿缓慢踏下车厢,站立在我面前的是唐诗诺和万莲这对姐妹。

  唐诗诺穿着黑色高跟鞋黑色连衣裙吊带右手拎着一个小包戴着黑色墨镜长发翩翩,下车时不定时的左右看看;万莲则是穿着一身宽松黑色半身裙,身上并没有多余的挂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