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那我这一整晚不都是得用香烟来排忧解闷了?”警局。

  “真不好意思,我们的工作人员全部都已经下班回家了,带给你诸多不便请谅解。”

  之后,或许是警员的一个脏话,发射台的客服之类的人员就挂断了电话。电话中断,我们无从监听,但是我们已经找到了相关的信息,这点就足够了。

  钟泽拿出自己的手机,拨打刚才警局去电发射台的号码,并关掉监听设备,同时拨号。

  他开的是扩音,因此我能听到他与警局的那个去电发射台的电话号码。

  “喂?”

  “喂,你好,”钟泽的每字每句都带着礼仪,透露着个人修养和尊重,“请问是您刚才去电总部的吗?”

  “是的,请问你是谁?”警局问。

  “哦,我们是总部的工作人员,刚才接到总部的指令,说你们那边电视信号出了点问题。我们刚好在附近完成一单任务,恰巧就在您的附近。请问您现在有时间吗?如果有的话我们现在马上掉头绕路过去看看。”

  “好好好好!”警局的口气表现得异常惊喜,求之不得,“我现在有空!你们过来吧!我现在非常有空!”

  “好,那就待会儿见!”

  说完挂断了电话,他对驾驶座上的范兴学一个点头动作,范兴学马上启动车子,朝着警局的地方前进。

  我觉得这些话我也可以说,我没觉得他和冯文明相比,好到底好在哪里。

  不一会儿,我们就将车子开到了警局。期间还经过万莲那辆黑色商务车停靠在路边。

  来到警局,大门前的那两个保安很快就将我们拦下来,并要求知道开车的范兴学的身份,同时也要求他出示自己的证件。

  这些琐事我们都已经办好,就凭他们的双眼是不会看出我们证件上的端倪。

  很顺利,在保安看了范兴学的证件后,同时打开车门瞄了一眼车厢之后,直接把我们放进去了。

  肯定是他们的联系工作做得特别好,否则我们还得在这里浪费更多的时间。

  随意将车子停在进门后的左手边。下车后,打开车门,一人拿着一个工具箱,我们就听到老远有人呼喊我们。

  “喂!是发射台的工作人员吗?”

  我们顺着声音看过去,马上就看到了身后楼道上正有一个人向我们招手。想必这人应该是打电话给发射台的警员了。

  距离太远的关系,我们并没有当场给他指示确认,而是拎着工具箱朝着警员的方向走去。

  爬楼梯上三楼,警员就在楼梯口等待着我们。对于我们的出现他倒是显得非常激动态度也很热情。

  “你们的工作效率啊!刚刚挂断电话还没多久,你们就来了!”

  钟泽曾告诫过我们,一切事情由他带头,而且我和范兴学只是他的小跟班,不允许说任何话。

  所以回应警员的当然是钟泽了。

  “我不效率也得效率,”钟泽开始抱怨,“正常来说这个点我们已经下班,而现在的我们却还在这里帮你们修信号。家里还有个娇妻等着我,晚点回去肯定又要被她骂了!”

  警员笑着,亲切的把手搭在钟泽肩膀上,对着他说。

  “感同身受!现在啊,每个职业都有加班的那一刻!反正你晚点回去之后就跟你的老婆说你加班了!我想你老婆肯定会原谅你的!”

  钟泽和他唱反调。

  “说来也巧。前两天我就用过这招,但是我当时却在和我的朋友熬夜通宵打麻将。最要紧的是还把仅存不多的私房钱给赌输还欠债了。”

  警员这会儿就显得有些尴尬了,我料他肯定没想到钟泽还有这等嗜好。我想他心里一定是在暗暗骂钟泽活该。

  路途当中,我曾遇到不少的警务人员,而且他们还是穿着制服的,与我擦肩而过!

  即便我带着人皮面具,可内心还是作祟,我甚至没有胆子和他们对视一眼!

  虽然我身上穿着都是发射台的工作人员服装,脸上带着人皮面具,他们很难看出来。但是我就是作祟。

  警员带我们来到他的办公室,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办公室,其中还有一个他的同事。

  进屋之后,钟泽一边唠叨着一边打开工具箱打算开始检查。

  “唉…我们这种工作工资不算是很高,可我们还是得加班!最蛋疼的还是没有加班费!真的是要死啊!!”

  警员则是对他微微一笑。

  “没关系!没关系!从这点我可以看得出你对你的工作非常看重!说不定你是个好人!”

  他真的说错了,钟泽要是好人的话,那么我也是好人。

  为了不凸显我们是外行人,我和范兴学两人也是打开工具箱,手里拿着工具开始在这边晃晃那边晃晃,十足像个跟屁虫。

  酷匠《网}j永W久7"免O费}看小,说

  过了半会儿之后,钟泽一脸不耐烦的看着我们说教。

  “不是我说你们,跟了我这么长时间了你们难道还不会独立吗?难道非得要我带你们到我退休吗?我真的在怀疑你们是怎么进公司的!去找点别的事干!别在这里妨碍我!”

  我和范兴学不约而同彼此对视一眼,虽然内心有着对他的怨恨,但这也证明也演技非常逼真。要不是鉴于当时的所在地,我真的会和范兴学扑上去。

  不过,我算是听明白了他对我们两人的暗示,那就是要我们与他保持一些距离,这样我们就能找到机会下手。

  为此,我们灰头土脸的与钟泽保持一段距离,眼睁睁的看着他围着一台电视机翻来覆去,这里念叨两句那边念叨两句的。

  半会儿后,他对警员说。

  “你们的信号接收器是不是在楼顶?”

  “哦!是!是!”

  “我现在需要到楼顶去看一下,你能带路吗?”

  “可以!”

  说着警员走在前头,钟泽跟在他后头,临走前他还指着我们的鼻子说。

  “你们两个待在这里!什么东西都不要碰!明天我得跟公司好好说一下你们对工作的态度!听懂了没?”

  我和范兴学两人纷纷点头,接着垂着头,表现出一副“完了要丢工作了要饿死”的神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