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这样静静的,背靠在车里,点上一根烟,静静地看着她笑。

  她足足笑了几分钟的时间,刚好我一根烟。后来她似乎忘记了车内也有万莲和冯文明,她的大笑惊动了在车厢里休息的万莲。

  “哎哟!!”万莲不厌其烦的抱怨,“姐!你笑够了没有啊?!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唐诗诺赶紧闭嘴,捂住自己的嘴巴,憋气憋得脸都红了,但仍然没能阻止她笑的节奏。

  最后她自己用苦肉计,也就是捏自身的肉,防止自己过多的笑,然后才停止笑。

  “我静静的看着你笑得那么淫/荡,这个过程已经用去了我两根烟的时间。我就想问问你,到底有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好笑的!!”我恶狠狠的看着唐诗诺。

  这会儿唐诗诺很淡定的喝了一口饮料,最后竟然呛到了。看到这一幕,我在心底暗暗点头:我让你笑!我让你笑!继续笑吧!看你能得瑟多长时间。

  “哈哈…你知道吗?黑曼巴…你这个人感觉很好笑的…”唐诗诺。

  “我甚至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哪个地方那么好笑,麻烦你能告诉我吗?”我问她。

  “英雄难过美人关,你知道这句话吗?”她说。

  “知道谢谢,但严格按照标准来说,你还不算美人。”

  “那至少刚刚你沉浸其中。”她说。

  “那也是你如此投入。”

  “那我是演,但是我很快就把自己与演戏划分界限,你还不能,所以根本不知我在笑什么。”她说。

  “哦谢谢。我也可以理解为你把我当成一个英雄。”

  “英雄和狗熊,它们不过是一个字之别。”

  我暗暗握拳:操!难道你想说的就是这个?

  半会儿后,她这么跟我解释,为何笑我的理由。

  “你知道吗?刚刚你跟我提了这么多关于如何把宝盒拿到手,我总感觉你这个人无形之中在为我着想。然后我又联系到前段时间你主动接近我,不由得让我产生一种想法…”

  然后她用唇语来告诉我:你喜欢我。

  可幸的是,她没有女人的那种羞涩和矜持。对于这种直白性的话语对她来说如同正常人说的“谢谢”一样。很不幸的是,我总感觉我对她这种感觉被利用了。

  当时我的确有这么一点点的小惊喜,我没想到她会注意到我,我以为她会是位石女之类的。

  但是她接下来说的话却让我感觉我完全被她戏弄了。

  “先撇开你是不是喜欢我这个信息的真实性。黑曼巴…你很容易被美女诱惑,而且是很轻易的那一种,根本没有任何难度!而且刚才我也说了,我的家底已经见底了,根本没有多少。如果你真的为我想的话,那你就不应该问我拿酬劳了。”

  我倒吸一口气,又呼出一口气,这种动作如此反复三次后我才平静下来,淡淡的回击她。

  “先证明一点,我不是吃美人计的那一套!我也不是什么诱惑!还有,你说的话让我连标点符号都不行!什么你家底见底之类的话,完全就是让我可怜你!对不对?”

  她把脚放在桌上,一根手指头卷着自己的长发漫不经心的说。

  “我的家底见底,这点信不信由你。但是针对前者你所说的,你不被美人诱惑…我也可以说你说话根本不带标点符号(连续上句,她的意思为我说的也是谎话)~”

  她说的是事实。假设我真的能过刚才她那一关,也就是她临时出演的那种美人计,那么我应该心如死灰,也应该脸不红心不跳才对。

  那我脑海里浮现的画面又该如何解释?

  久许之后,我们又陷入了沉默。我默默的点上一根烟,尽可能的装作随口问。

  “你也经常用这招对付其他的男人吗?”

  “嗯哼~”

  “你这个「嗯哼」代表着什么?肯定吗?”

  “随你怎么想,反正我的事不需要向你交代清楚。”她一个完美的回击让我当场无言。

  也对,从她一言一行来看,我在她眼中就是只猴子。她要是高兴的话会配合我演出几场暧昧。可最终都是我投入其中,身为演员的她很快就划清现实和虚拟世界。

  当晚我着实无聊,坐在车厢里几乎都要入睡。可每次看到她的背影,坚信她还在睁眼工作时,我就觉得她这人很坚强。

  直到当晚后半夜,大概三点钟左右,我好不容易就快进入梦乡,也就是处于半梦半醒阶段,她突然一惊一乍起来。

  “诶?怎么会有人?”

  “好像是朝着我们这边来的。”

  “我没猜错!对方就是朝着我们这边来的!”

  我被她一惊一乍的口吻惊醒,以为她又是来耍我,无奈翻了个身低喃道。

  “别打扰我们睡觉…这一点都不好玩……”

  “我没在玩!”她提高了嗓音,“是真的有人朝着我们的方向走来!而且好像是个熟人!”

  听她焦急的口气,我连忙站起身,看向屏幕。

  果不其然,是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往我们这边走。

  灯光的缺失难以确定是个有模有样的人,可双眼锐利的我还是通过月光看得出,朝我们走来的就是卓克!

  “他来这里干什么?”冯文明不解的问。

  “这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被吵醒的万莲心中满是抱怨。

  当时我记得,监视器上捕捉到的画面,卓可直接是径直走到这里的。他没有拐弯,直接是朝着我们的方向而来。

  这样代表了什么?

  z9酷6匠%3网5h唯‘(一/s正版;$,7%其5A他都√是盗)版:

  代表着他是知道我们在这里的!而且是来找我们的!

  然后我联系到早点时间的事情,很快就知道他来这里的目的,边穿上外套对他们说。

  “我知道他来干什么,我去见他。”

  “等我会儿,我和你一起去。”冯文明也跟上来。

  “不了,我一人去见他。”

  “那万一他对你不利怎么办?你一定打不过他的。”冯文明。

  “他要是带有攻击性行为的话,那么他就不是一个人来了。别说了,我自己一人去见他。”

  他们几人觉得我说的有道理,也没有再和我争执下去。我穿好外套之后,走下去,朝着他的方向步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