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之后,他们也没有笑,只是用一副严肃的表情看着我。看准他们的表情分析他们的心理,我也不知他们到底接不接受我的道歉。

  久许后,我问他们。

  “你们这一个个一脸茫然是什么意思?吓傻了吗?”

  冯文明缓缓摇头。

  “不,我觉得你是装的。”

  “装的?”我不解的问。

  “嗯!一点诚意也没有!”万莲这个小鬼头趁机添乱。

  “我一点诚意都没有?!”我诧异的指着自己的鼻子。

  “那不信你们看看大家的意见啊,”万莲跳起来,“大伙们!你说说,他的道歉没有诚意!?你们满不满足?!你们接不接受?!”

  接着他们几个非常有默契的摇头,用懒洋洋的口气、失望的表情回应。

  “没有诚意…不满足…不接受…”

  妈的,你们这是蹬鼻子上脸知道不?!我说都说了!难道上次任务的失败全都归罪在我身上吗?我被柯阔绑起来吊打你们都忘了吗?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可我实际上真的就是这么想的!

  看着眼前的这一个个傻逼,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似乎就在等待着我出糗一般!

  一个个大爷样的,翘着二郎腿,把我当作一个孩子来训,他们倒是开心了!

  “快点说呀!你不是已经认识到你的错了吗?”唐诗诺。

  我真的是百口莫辩。不过撇清当时对他们的埋怨,的确,我那晚真的是太过火了。

  于是,我调整了自己的口气,深深的对他们鞠躬。

  “抱歉…请各位原谅我…”

  挺直身板时,我看到钟泽刚刚要开口,我直接指着他的鼻子威胁他。

  “我已经是给你们又是道歉又是鞠躬的!你这次千万别说我还没有诚意!你要是再从我身上挑刺,再说我哪里哪里做得不到位,还要求我再道歉一次,我这会儿可就拿啤酒瓶砸你脸上啊跟你讲!”

  钟泽张大最大,一想到要求我再道歉一次幻想着被我用啤酒瓶呼脸的场景,他就乖乖闭嘴了。

  然后我看到万莲也要开口,我再次把指尖对准她。

  “我告诉你啊!万莲!做人不要太得寸进尺啊!我跟你说,我年纪说什么我都比你的大!”

  然后唐诗诺喃喃一句。

  “什么啊?原来你想说的就这个啊?”

  我再次懵逼,茫然的问她。

  “你们刚刚不是就是要让我道歉吗?”

  “没有啊!”唐诗诺假扮成一脸纯真女孩一样,“我刚刚还以为你要发钱给我们去什么夜店消遣消遣呢!”

  “啊?”

  “啊什么啊?用得着你道歉吗?”钟泽插嘴,“我刚刚就是想说这个的!可你就是不让我说!妈的,浪费我的表情!”

  》更^-新}最P$快-上3酷l匠h网

  我又把目光聚集在范兴学身上。

  “你他妈…你他妈是几个意思?”

  范兴学倒是一脸的无所谓回应我。

  “我是什么意思?本来嘛!大家都说好了,你要是去请大家喝个酒唱个K之类的!我们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谁知道你要用这么土的方式啊!唉!!”

  一经过他这么指点,我忽然发现:我操!我被他们几个人联合起来耍了!不但是要我道歉,现在他们还要我请他们去唱歌!

  他们这是按套路出牌吗?

  他们这是那我当猴耍吗?

  可能我在他们眼中就是只猴而已…

  范兴学大大方方的上前,把手搭在我肩膀上,亲切的问。

  “怎样啊?大盗贼?嗯?你请我们潇洒一番,我们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怎样啊?”

  我的愤怒都打一处来,冲着他大喊。

  “我操!我哪里知道你们这是要去唱歌!直接早说就是了!弄得我现在脸面无存的!”

  范兴学抹了抹脸上的口水后说道。

  “诶,这又不算什么大事,你就勉勉强强答应了呗?再说了,是你自己误会了意思,能怪我?”

  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其他的人也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他们的微笑似乎在对我说:看见了吗?这就是你和我们冷战的下场,看见了吗?下次还敢不敢了?下次要是再敢误会我们的话,那我们就不只是去唱歌那么简单的事哦~这事也就在无形中默定了,我几乎是被他们几个人推着上楼洗浴。毕竟几天没洗澡了,那酸爽除了我自己能忍得了之外,可能就没人了吧。

  我洗浴之后,在浴室里搓洗自己的衣服,突然间听到身后说话。

  “看样子,你的伤势就和你所说的那样,没什么大碍。”

  转过头一看,原来是冯文明!

  一想起他,我就觉得满心愧疚,连忙道歉。

  “抱歉,上次不能这样指点你的,明知道你和胡祥没关系。”

  “别放在心上,是人都有冲动的时刻。再说了,你这样想也是正确的!要是我是你的话,我也会这么想!”

  这个结也就是在无形中被范兴学化解了。真的感谢他,要不是他的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和每个人处理好自己的关系。

  等冯文明走出之后,接着又来了个唐诗诺。

  她就像上次我偷看她一样,倚靠在门边,一副颇有兴致的看着我。

  “看什么?”我漫不经心的问。

  “我实在是挺好奇的,黑曼巴,你之前是干什么的?”

  “为什么这么问?”我看着她。

  “很正常啊,”她指着洗衣机,“我要是你的话,我肯定会把衣服全都丢尽洗衣机里,任凭它自己处理就行了。可我看你搓得那么用力…你该不会不想用吧?”

  “不是不想用,而是我自己不会用,”我缓缓说,“我那个年代,还有洗衣机。谁知道…时过境迁,现在很多事情都变了。”

  “那个…”她说话断断续续,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之前发生的事…我感到挺抱歉的…”

  “什么事?”

  “你被柯阔他们绑起来打。我并不知道这是,我要是知道的话,或许可以让你免受一些苦。”她说。

  “没关系!”我转过身来看看自信的拍自己的胸膛,“我这不是还活着吗?”

  她一点都没有要回避的意思,眼光不断在我身上徘徊。我趁机抓住这个细节,狠狠的羞辱她。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流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