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假货的确是很多,那为什么任康会把这个假货存放在他的保险箱里呢?”钟泽问。

  “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假货也说不定。”范兴学。

  “这个假货,我看也不值什么钱。把这个小东西与保险箱里的那些宝石存放在一起,多少都有些掉档次。”钟泽说到这里,看了看了我,“哦?是吧?你认为呢?”

  全程,冯文明和万莲两人一直都没有说话。全程,唐诗诺的双眼一直在盯着我看。

  虽然这两人的话题都在宝盒上来回徘徊,可我知道,唐诗诺心里正在想着另一件事。

  正当钟泽一一把疑问道出来时,我插嘴道。

  “宝盒是真是假,我无法鉴定。但是要说这个宝盒是真的!也就是昨天我打开任康的保险箱时,是真的话,那么假的有两种可能。”

  他们几人齐刷刷把眼光聚集在我身上,我继续道。

  “第一个。那就是在我被他们打昏时,他们把真品换成真品,让我带着次品回来。第二个……”我仰头看着唐诗诺,与她对视,“那就是我在途中自己掉包。在真宝盒到手之后,我将真品给换掉。是么?这就是你这眼神想说的吗?”

  唐诗诺这会儿很诚实,也很严肃,点头。

  “有这个可能。”

  范兴学的眼光在我和唐诗诺两人之间徘徊流离,喃喃道。

  “不可能吧?要是黑曼巴你把真品给拿走的话,任康早就发现了!虽然说这个次品伪造得和真品没有两样!可我觉得,你没有必要要换掉真品。”

  我转头看着他说。

  “为什么呢?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在我被他们抓住之前,我曾打开过宝盒,发现里面有某一种价值连城的东西,足够让我销声匿迹活下半辈子呢?你怎么不这样想?”

  范兴学顿时语塞。唐诗诺表现得非常急切。

  “什么?你打开过宝盒了?你是怎么打开的?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马上给我交出来!”

  看看啊,看看啊,你现在终于是显出原型了吧?啊?你最先开始想说的就是这个吧?嗯?

  我没有说话,可心里的情绪早就是一锅粥,稳定不了!

  冯文明看着我与她在空中用眼神对峙,觉得气氛不对,赶紧转移话题。

  “好了好了,先不说这个了!黑曼巴,来,我先给你的伤口包扎消毒一下,很快就会好的!”

  “不用,谢谢,”我再次委婉拒绝他的好意,继续对唐诗诺说,“这个宝盒次品出现在这里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我被抓起来之后,在就和任康商量好。他打算给我一笔钱,足够让诸葛李找不到我,我可以逍遥法外浪迹天涯,谁也找不到我!难道这种说法不合适吗?各位?”

  我说完看了看各位,他们的脸色表情很沉重。看得出来,我推出的可能性让他们半信半疑,一时间抓不准到底要相信谁。

  唐诗诺是这几个人当中,头脑最清醒的那个人,她对我说。

  “好了,黑曼巴,我刚才不应该怀疑你的!你应该对我们实话实说。这个为什么是次品。”

  我也坦诚,直接挑白了说。

  “你确定看上这个目标前,这个东西是真品?真金白银?”

  “万分确定!”她斩钉截铁道。

  “那好,那答案非常明显,”我背靠在沙发上,“那就是任康当时塞进我兜里的就是次品!或者说,当时他早就在保险箱里放了个次品等我去拿!”

  众人很疑惑,眉头紧锁。我知道他们心里想的事情非常复杂,甚至没有头绪。

  他们有没有头绪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必须让唐诗诺理清我想对她说的话。

  “我说到这里,你明白我想要说什么了吗?”

  “你意思是说,任康早就知道我们要入侵他的别墅偷他的东西?”

  我拍手赞扬道。

  “聪明!这就是任康的想法!他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表面上他糊里糊涂,被我们声东击西!可是,他比谁都精明。”

  “不是不是不是…”万莲的小脑袋快承受不住,也快跟不上我的思路,连忙打断,“你们说的这些都是没头没尾的。一会儿说你掉包真品,带回次品。这会儿又说任康给你的是次品,这到底是怎么意思?”

  众人的眼光再次聚集在我身上,我默默的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上,把自己的思路一一陈述给他们。

  昨晚的行动,任康早就了如指掌。他知道我要进入他的别墅,偷宝盒。但是他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内阻止我并揭穿我,而是在我面前上演了一场高深莫测的戏法!显示出他拥有瞬间看穿万物的能力!

  W酷匠r网b◇首:发u

  刚刚唐诗诺说,宝盒是真金白银。但是当我一接触它的时候,重量明显和黄金不同!眼前的这个宝盒,我绝对有理由相信它是用黄铜或者一些我不知道的材料加工打造而成!

  柯阔抓住我,并把我绑在一张椅子上盘问,目的就在于想知道我到底为谁工作。通过对我的蹂躏,好知道唐诗诺的弱点在哪。这样柯阔再把弱点告诉任康,任康掌握100%机遇,直接一举拿下他的梦中情人。

  后面的细节你们也懂。在唐诗诺面前故意假装要给我支票当作医药费,行为举止落落大方,目的就是为了在唐诗诺面前表现出他应有的绅士风范的那一面。

  说完了之后,那几个人顿时恍然大悟。钟泽猛拍大腿说。

  “哦~~~原来他这是利用钓鱼的心态来面对我们!在水里的我们看到了鱼饵,就会奋不顾身扑上前。但是我们不知道还有鱼钩!他在等我们上钩!”

  “这个比喻不怎样。但是任康在无形中领先我们一步,这是目前可以肯定的!”范兴学。

  “可我想不通的一点就是…”冯文明低头沉思道,“为什么任康不选择待在现场,亲手抓住你,这样不比较显得他能力高超吗?”

  “呵呵…”我轻蔑,倒吸一口气吐出白圈,“相比抓住我,他更希望和唐诗诺约会!剩下的事他会交给柯阔!简直是鱼和熊掌都握在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